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构建和谐社会途径:政治改革


中共中央在2006年做出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定,指出中国不仅面对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相当突出。政治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社会的和谐只有通过政治改革才能实现。

2006年10月11号,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在中国进入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想观念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这种空前的社会变革产生不少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包括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教育、医疗、住房、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等。

中国经济发展目前正处在人均GDP从1000美元向3000美元跨越的关键阶段。在这个社会最容易发生动荡的转型期间,社会阶层、社会群体、社会体制等方面的不适应和矛盾表现得尤为突出。

旅美独立政治分析家曹长青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提出要构建和谐社会,其背景原因就是中国社会已经非常不和谐。

*社会不和谐达成相当严重程度*

他说,中国各种盗匪抢匪至少有1000万人, 遍及各地的黑社会成员超过3000万人,妓女600万,吸毒者450万人,艾滋病患者100多万,精神疾病者1600万,以及忧郁症患者2600万。

曹长青说,不解决造成不和谐的矛盾和问题,将危及中国整个社会的稳定和健康发展。

曹长青说:“中共在强调稳定压倒一切的时候, 说明中国社会相当不稳定。现在换个提法,要建立和谐社会,那就只能给外界一个强烈的印象,这个社会严重的不和谐。这个不和谐的主要标准之一就是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全方位的腐败。这个腐败不仅来自执政党、政府,也来自整个社会。”

曹长青还表示,中国经济畸形发展造成的贫富不均是社会不和谐的另外一个原因。

他说:“今天中国社会严重地贫富不均。世界银行公布的一个最新统计表明,中国经济在持续地发展,可是占中国10%最穷的人,中国13亿10%是1.3亿中国人,他们的收入不仅没有上升,还下降了2.5%。同一时期中国最富有的10%的人口,那1亿1千万人,他们的平均收入增长了16%,这样大的贫富差距,社会怎么可能会有和谐呢?”

*政府强行压制民众造成更深不满*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说,中共当局近年来公布的群体抗争事件尽管只是冰山一角,但是从事件的数量和参与的人数来看,已经说明中国社会现在是多么的不和谐。官方统计数字显示,过去几年来,群体性事件呈直线上升趋势,2003年为5万8千多起,2004年为7万4千多起,2005年为8万7千多起。

胡平说,中共当局对于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大多采取高压政策,调集武警部队和防暴警察,迫使民众俯首帖耳,这不仅加剧了官民对立,更使社会变得越来越不和谐。

他说:“中共的持续高压,一方面是导致这么一些不和谐的原因,因为首先这种暴政导致这样的结果。人们的不满没有发泄渠道。89运动时,人们对理性解决问题还有一些信心,现在根本没有这个信心了。所以,很多不满,看起来不重要的事情就会酿成事先想不到的大的事件,对中共的政权构成严峻的挑战。”

*社会制度缺乏公平正义*

一个社会和谐与否,社会公平正义是最基本的条件,而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保证在于完善的社会制度。

当代中国研究的主编程晓农博士说,当社会制度无法提供公平正义的保证时,社会的和谐就无从谈起。他说,中国构建和谐社会主要面临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腐败,另外一个是民不聊生。

他说:“在民不聊生方面,现在农业税取消了,农民情况稍有好转,但在征地等方面,以及对城镇下岗职工失业人口提供必要的社会保障问题,做得仍然很不足。另外,农村医疗开支基本上是零,得了病只有等死,城里人都看不起,不要说农民。”

程晓农说,中共当局明知腐败是妨碍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大问题,却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虽然也拿官至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等腐败官员开刀,但没有下决心从制度上杜绝腐败。

*小恩小惠无法根本解决不和谐*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指出,中共当局为了缓解社会不和谐也对弱势群体做一些安抚,但这些“胡萝卜”无法从根本上抚平社会的不满情绪,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不和谐问题。

他说:“中共的最基本的前提是要控制政治垄断地位,而这种垄断地位正是造成中国社会不和谐的一个基础。这点不变,构建和谐社会也就无从谈起。”

中共中央的决定认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科学发展、改革开放、民主法治,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同时要高度重视加速发展的均衡战略、收入分配的公平战略、长治久安的疏导战略、依法行政的反腐战略、资源环境的补偿战略。

不过,当代中国研究主编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共能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固然很好,也很适合中国的国情,但问题是,这个口号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

他说,中共的承诺和能力之间存在很大差距。对中国政府而言,最大的难处不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落实他们的承诺,而是用钱不当。如果中国当局能砍掉相当一部份基层官员,砍掉公费开车、公费吃喝、公费旅游,就可以节省几万亿元人民币用于和谐社会的建设。

*问题根结是政治制度问题*

程晓农说,如果中共构建和谐社会的决定得不到认真贯彻执行,社会在三、五年内没有显著改观的话,人民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就会转移到中共制度本身。

他说:“不动制度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不动制度就没办法解决干部问题。干部的腐败、干部的冗员、干部的奢侈消费、干部的铁饭碗,这都是制度问题。那么,动了制度,只好走上了政治改革的路。但是从现在看来,政府好像是不想走,没有看出来他有任何迹象愿意从制度层面来认识这个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