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以党纪代法纠纷助官员获赔偿


中国当局用党纪和行政手段解决一个引起广泛关注的民事纠纷侵权案,使得控告《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作者侵犯名誉权的安徽地方官获得经济赔偿。等待法院宣判两年多却渺无音讯的被告作家陈桂棣、春桃夫妇感到非常气愤。

安徽作家陈桂棣、春桃夫妇在2007年元旦前夕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安徽阜阳干部张西德告他们夫妇的诽谤案虽然法院没有判决,但原告已经得到了被告之一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的5万元赔偿费。为了躲避迫害而离开安徽的陈桂棣和春桃对这种法外解决方式感到非常不理解和难以接受。

*法院一直未做出判决*

陈桂棣和春桃所写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得罪了不少地方官员。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2004年初在把这对作家告上了法庭,理由是此书对其声誉构成很大损害,要求被告赔礼道歉,付给原告20万人民币。

阜阳市中级法院当年8月受理了这个案子,但是两年多来一直没有做出一审判决。就在陈桂棣和几个律师一直耐心等待判决结果的时候,突然传来消息,说原告张西德已经“获胜”并拿到了《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出版单位人民文学出版社的5万元赔偿费。

陈桂棣打电话询问人民文学出版社,结果证实确有此事。他说:“你现在通过组织系统,强行叫人民文学出版社赔偿他。他当时提出10万,人民文学出版社接受不了这个数字,于是商量,减了一下,找了个中间数就赔了五万。”

*中共常委写批示*

消息人士说,中共中央主管政法工作的常委罗干写了批示,通过最高法院和宣传部门用共产党的纪律来压人民文学出版社执行这个指示,出版社只好派人把钱送到安徽张西德手上。中文部记者给张西德打电话,没有接通。

在《中国农民调查》一案中为陈桂棣夫妇辩护的北京律师浦志强说,作为辩护律师,他们一直在等待法庭的宣判结果,没想到等到的是这样的消息。他说:“传闻说,这个案子结了,张西德撤诉了,人民文学出版社肯定赔了钱了,道歉了,然后法院不承认案子撤诉,也不承认案子没了。我得证实啊。我们作为被告和当事人,我们有权过问。法院不判已经很过份了,如果中间又做了好多手脚,就更加不光明磊落了。”

*陈桂棣:脱离法治观点*

陈桂棣夫妇的这本书引起轩然大波,他们的住宅也被歹徒砸了多次而无一破案。目前他们夫妇已经离开了安徽。陈桂棣对这种用党纪和行政手段来解决法律纠纷的做法非常气愤。

他说:“上面找到了出版社的上级单位中国出版集团。集团找出版社,而且话讲得非常严重:你是不是党的企业?你必须这样做!我听了后感到很奇怪。难道我们党的企业就不需要法律了吗?我们所有法律都是在党领导下制定的啊。而且不同意就要换人,党叫你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我觉得这些话根本就脱离了法治的观点,非常荒谬。”

陈桂棣说,他们这个案子从2004年法庭受理到现在已经三年,中国没有一部法律允许一个案子拖这么长时间不判。2004年秋案子开庭后,安徽许多领导人出来给被告做工作,要调解。但陈桂棣、春桃夫妇认为,行政方面不应该干预法律案件,“法律程序已经走到这一步,法院就应该判决”。

陈桂棣还说,任何法律方面的判决,作为被告他都认为是程序以内的运作,都是可以接受的,哪怕败诉,也有上诉的机会,而这种用党纪和行政手段来“内部秘密”处理法律案件,作为被告、当事人和普通公民,他们无论如何想不通。

*安徽两副省长受贿*

原告张西德是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报导干部有贪腐渎职行为的时候任是阜阳临泉县委书记。他2004年冬天曾经对中文部记者说,《中国农民调查》中有关他的部份“严重失实,有丑化、侮辱、诽谤内容,希望法庭能秉公来判,澄清事实,恢复名誉,(被告)公开向他赔礼道歉。”他说,《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应该收回。

陈桂棣说,张西德不仅不应该得到赔偿,而且应该负起刑法上的责任。陈桂棣说,当时开了四天的庭,大家看得非常清楚,张西德成了被告。他说:“我们的农民当庭控诉他啊!我们掌握了大量的材料,没有写,因为我们爱这个国家。他做的太恶劣了,我们觉得这样写,伤害的不是张西德,而是这个国家!所以,我们大量地采取了回避的写法。你既然开庭,我们全都给你揭出来!”

从2004年以来,安徽副省长王怀忠因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而被枪决,另一位副省长王昭耀贪污受贿700万而落马。这两人都是阜阳出来的干部。他们的倒台连带了一批阜阳干部垮台,其中有两任市长、三任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尚军、刘家义还有张自民、还有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公安局长和国安局长。陈桂棣说,这“二王”带坏了当地的党风和民风,导致底下干部“一拨一拨被抓”。

陈桂棣说,他们会耐心等待宣判。他说,春桃的年龄还不大,还可以继续等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