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非洲钻石贸易和金伯利程序议定书


西非的钻石业今年在好莱坞影片“血腥钻石”的推动下骤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影片描写的是塞拉利昂十年内战期间所出现的种种暴行。有分析人士说,西非地区的钻石业自塞拉利昂内战结束后发生了很大变化。还有活动人士表示,对于那些在金刚石矿区生活和工作的人来说,他们生活并没有多大改善。

1990年代期间,非法的钻石贸易被认为助长了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内战,内战导致成千上万民众丧生,有关国家被遭踏得不成样子。反政府力量和政府则相互指责对方为购买武器而出售钻石。

2002年,参与钻石贸易的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开始执行“金伯利程序议定书”。这个议定书的目的是核实钻石起源地,防止钻石贸易的钱被用来资助战争。

“非洲和加拿大夥伴”组织的工作人员伊万.斯米利女士说,即便有了监督机制和相关条例,走私活动预防起来也很难。斯米利说,非洲的大部份边界松散,即使在像机场这样的官方检查地点,也没有进行搜查的制度,看他们是否带有钻石。

斯米利女士说:“钻石是地球上一种价值最高的财富,非常容易藏匿。因此,假如有人想偷窃钻石,或者有走私钻石的种种需要,那么他们就一定会这样做,这是永远也杜绝不了的。‘金伯利程序议定书’能够抓获走私活动的百分之九十或者九十五,但是不可能全部抓获。

斯米利女士说,这个议定书成功地引起人们对钻石问题的关注,迫使钻石贸易商要通过合法渠道销售钻石。

六年前,也就是“金伯利程序议定书”出现以前,塞拉利昂官方出口了价值约一百万美元的钻石。2005年,该国钻石出口达一亿四千五百万美元。

阿布.布里马是一个名为“争取正义开采”组织的协调员。这家总部设在弗里敦的组织负责监督塞拉利昂的开采业。布里马说,“金伯利程序议定书”使得塞拉利昂政府在开采注册登记等方面做出了一些改进。不过,布里马说,协调工作的加强推动了投资的增加,但是这对普通民众来说意义并不大。

布里马说,环境以及劳工问题并没有被列入“金伯利程序议定书”的范围。

布里马说:“金伯利程序议定书并没有给当地社区民众、开采人员、矿工本身,乃至整个国家的生活带来重大改善。所以说,钻石行业究竟使哪些人受益?这个问题目前还存在严重的分歧。”

布里马说,钻石矿附近地区依然是塞拉利昂最贫困地区,那里的生活费用经常很高,贫富差距巨大。

布里马表示,他希望在未来几年里能够暂时停止发展钻石行业,以便进行行业调整,让政府修改有关法律。

克里恩.杜夫卡女士是设在达卡尔的“人权观察组织”的研究人员,她说,西部非洲地区的内战不是钻石之过,而是糟糕的管理制度造成的。

杜夫卡女士说:“钻石本身,或者说,以同样方式开采的任何其他自然资源,都不是我们在西部非洲地区所目睹的战争的根源,特别是在塞拉利昂,管理不善、腐败、裙带关系、财富分配不均以及绝对贫困现像战前就存在了数十年,这是导致塞拉利昂战争的真正因素,而非钻石本身。”

联合国说,虽然西部非洲大部份地区正在履行有关的国际规则,然而来自科特迪瓦的非法钻石依然能够进入运输系统。

联合国说,科特迪瓦是全球最后一个还在生产非法钻石的国家。科特迪瓦政府在大约八年前就宣布,由于北方的钻石矿区被反政府力量所控制,所以官方暂时停止钻石运输活动。2005年联合国采取制裁行动之后并没有能够阻止科特迪瓦钻石通过秘密渠道进入马里和加纳。

加纳是金伯利程序议定书的成员国。加纳已经开始执行新的检查程序,以确保加纳出口的钻石确系来自加纳,而不是来自战争冲突地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