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重视未成年孩子法律权利


美国每年有不少涉及未成年孩子受到虐待和被忽视的案件。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在涉及未成年孩子受虐待和忽视的案件中,法庭必须为他们委派诉讼监护人代表他们的权利。有些州允许那些经过训练的非专职法律人士来担任诉讼监护人,另外一些州则要求诉讼监护人必须是职业律师。在如何更有效地保护未成年孩子的法律权利方面,各州的做法不一致。

*达米安生下来被亲生父母忽视*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每年大约有2000到3000起儿童被虐待和忽视案件,以及不到1000起父母抚养权被终止的案件发生。现在为大家介绍其中一起。

2002年,一对18岁的年轻人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名叫达米安。孩子出生后,双方没有继续在一起生活,孩子由女方一人抚养。女方本人也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从小被人领养,有酗酒和吸毒的行为。新罕布什尔州的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在得到有关她忽视孩子的举报后便对此事展开调查,最后决定把孩子从她身边带走。

好心的哈梅尔夫妇得知此事后,同意让达米安寄养在他们家中,直到他的亲生父母有能力抚养他时再将他领回去。哈梅尔先生是一位职业高尔夫球手,哈梅尔太太从事医疗保健工作。他们自己有一个儿子,但是为了帮助生活有困难的人领养了一对双胞胎女孩,现在这3个孩子都已经成年。哈梅尔太太回忆说,达米安被送到她家的时候只有两个月大。

哈梅尔太太说:“我们是作为养父养母的身份收留达米安的。新罕布什尔州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最终的目的是让达米安和他的亲生父母团圆。我们最初都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政府方面为了帮助达米安的母亲自立,为她提供了各种服务,例如心理咨询、毒品检测以及如何为人父母的课程等。”

*法庭为达米安委派特别义工*

哈梅尔太太说,新罕布什尔州法庭还专门委派了一位诉讼监护人,以代表达米安的利益,这位监护人不是律师,而是被称为“特别义工”的普通公民。

新罕布什尔州地区法院家庭法行政法官埃德温.凯利(Edwin Kelly)说,这些经过培训的特别义工不收取任何报酬,为法庭提供信息。他说:

“在未成年孩子受到虐待或忽视的案件中,州政府负责保护未成年孩子的部门委派律师代表州政府的立场,被指控虐待和忽视孩子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律师保护他们的权利。新罕布什尔州的法律规定,未成年孩子也应有权得到一位由法庭委派的诉讼监护人,这个监护人可能是律师,也可能是代表他利益的其他人。”

*要求终止达米安生父抚养权*

但是,达米安的生母因无力养育孩子而自动放弃了抚养权。达米安的生父最初还承担一些抚养责任,后来因为失去工作和住处,探望孩子越来越不规律。哈梅尔太太说,这一切给达米安的情绪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在幼儿园里常常会发脾气和采取挑衅性的行为。

面对这种情况,新罕布什尔州的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决定采取法律行动,终止达米安生父的抚养权,以便让哈梅尔夫妇正式领养达米安。但是,达米安的生父表示反对,于是双方只好通过法庭诉讼来解决这场争议。那么,这场诉讼的结果如何呢?

为了赢得诉讼,哈梅尔夫妇几次要求约见新罕布什尔州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的律师,以便为诉讼作准备。但是州政府的这位律师有好几个案件积压在身,双方一直无法会面。考虑到法庭委派的“特别义工”缺乏法律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哈梅尔夫妇决定自己聘请律师保护孩子的权益。

哈梅尔太太说:“我们聘请了自己的律师,协助州政府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的律师打这场官司。这个政府部门只有这么一位律师,但是他有好多案件需要处理,因此没有时间听取我们对这个案件的感受和想法。我们认为,如果不采取行动结束达米安生父的抚养权,那会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哈梅尔太太认为,虽然法庭委派的律师不能象“特别义工”那样有充足的时间地处理某一案件,但是他们可以为受虐待和忽视的未成年孩子提供具有专业水平的法律服务。

*专业律师协助哈梅尔夫妇出庭*

哈梅尔夫妇聘请了新罕布什尔州的玛丽莲.马奥尼(Marilyn Mahoney)律师协助他们为出庭作准备。马奥尼律师同时也为法庭委派的“特别义工”和政府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的律师提供法律方面的帮助。马奥尼律师表示,由于这个诉讼涉及达米安一生的幸福,因此由律师,而不是非专业人士代表他进行诉讼非常重要。

马奥尼律师说:“新罕布什尔州和其他一些州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州政府的律师有太多的案件需要处理,案件多到让他们应接不暇的程度。虽然他们的水平很高,本意也是好的,但有的时候,他们无法做到面面俱到,这并不是说他们不是好律师。因此,由我作为私人律师帮助州政府律师准备诉讼,使诉讼结果令当事人满意,这是很有帮助的。”

新罕布什尔州的法庭经过审议最后做出裁决,终止达米安生父的抚养权。2005年9月,哈梅尔夫妇正式领养了达米安。哈梅尔太太说,达米安现在已经4岁了,各方面的情况非常好。

*专业律师参与诉讼至关重要*

据美国律师协会儿童和法律中心主任霍华德.戴维森(Howard Davidson)律师介绍,美国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未成年孩子因为各种问题出现在法庭上,其中一些人是被指控犯有刑事罪的青少年。宪法规定,这些孩子享有律师为他们辩护的权利,另外一些人是受到虐待、遗弃或忽视的孩子。

戴维森律师指出,对于这些孩子,联邦法律规定,法庭必须给他们每人委派一名诉讼监护人,但不要求这位诉讼监护人必须是律师,因此各州在具体执行这项法律时做法也不统一。

维森律师说:“大多数州的法律规定,法庭必须为这类未成年孩子委派律师,但是在有些州,未成年孩子得不到这样的待遇,他们只有法庭委派的诉讼监护人,也就是‘特别义工’来代表他们。美国在这方面仍需做出改进。对于这些受到虐待、遗弃或忽视的未成年孩子以及面临其它法律诉讼的未成年孩子,政府是否应该投入财力为他们指派律师,使法庭能听到他们的呼声呢?这是州议员们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戴维森律师认为,由律师代表未成年孩子的法律权利,对诉讼的成败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说:

“如果一个律师经过良好的训练,而且了解案情的发展以及孩子的需要,他会推动案件尽快得到解决,因为他们深知不这么做会造成很大的危害。我们认为,就保护孩子的权益来说,法庭为他们委派经过良好训练的律师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戴维森律师承认,法庭为未成年孩子委派的律师得到的报酬非常低,因此律师们很难在维持律师事务所的运作的同时,为那些有需要的未成年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

*“特别义工”工作范围*

上面我们谈到在美国如果出现涉及未成年孩子受虐待或忽视以及父母抚养权被终止的案件,州政府方面有儿童、青少年和家庭保护处的律师出面代表它的利益。被指控虐待或忽视孩子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律师。如果他们有经济能力,可以自己聘请律师,如果经济能力不许可,法庭会出钱为他聘请一位私人律师。

对于受虐待或忽视的孩子,法庭会为他们委派诉讼监护人,很多州规定诉讼监护人必须是律师,但也有一些州则允许非专业人士充当诉讼监护人,这些非专业人士被称为“特别义工”。

他们经过“全美法庭委派特别义工组织”的培训,受法庭的委托专门代表受虐待和忽视的未成年孩子的利益,其工作的目标是为这些孩子找到安全稳定的家庭环境。“特别义工”在对案件进行调查后,把了解到的有关孩子的信息如实地向法庭汇报。

“全美法庭委派特别义工组织”是一个独立的非盈利组织,它和法庭签订了义务服务合同。该组织在伊利诺伊州库克郡分部的儿童权益负责人比尔.戈登(Bill Gordon)介绍了“特别义工”的工作。

比尔.戈登说:“我们的工作从搜集最基本的信息开始。‘特别义工’接受培训后会被委派去对某一案件进行调查。他们对受到虐待或忽视的孩子至少要每30天探访一次,有的‘特别义工’探访的次数多一些。他们到孩子的学校和家里进行探访。如果孩子和亲生父母分开了,义工就在孩子和父母会面时去探访。所以,孩子到哪儿,‘特别义工’就到哪儿。‘特别义工’还和孩子周围的人交谈,了解有关亲生父母的情况等等。”

*“特别义工”作用不容忽视*

戈登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有一位律师在法庭上代表他们的法律权利,但是,在法庭没有可能为他们指派律师的情况下,从维护孩子的最佳利益来看,“特别义工”也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戈登说:“如果有人问我法庭是否应该委派律师来代表孩子的法律权利,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特别义工’的时间充裕,而且是司法体制外的人,他们没有大量的案件积压在身,也不受财务监督的压力,因为他们完全是义务服务。另外,‘特别义工’对自己主管的孩子付出了很多精力,对他们的情况也了如指掌。因此,他们向法庭提供的信息被人们认为是不存偏见的。”

新罕布什尔州地区法院家庭法行政法官凯利认为,在处理比较复杂的案件时,专业律师的参与非常重要,但就一般案件来说,法庭委派的“特别义工”是法庭可贵的信息来源。

凯利法官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们担心的是,在涉及未成年孩子被虐待和忽视的案件中,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得到一位法庭委派的律师来代表他们。我的观点是,法庭委派的‘特别义工’可以成为法庭对案件进行调查的耳目,他们获得的第一手资料,使法庭对案子的背景有更好的了解。”

因此,在涉及未成年孩子受虐待和忽视的案件中,大多数州规定必须为未成年孩子提供法庭委派的律师代表他们的法律权利。但是,由于律师们得到的报酬很低,再加上自身业务繁忙,因此很难保证法律服务的质量。

另外一些州为了降低诉讼成本,允许提供义务服务的“特别义工”代表受虐待和忽视的未成年孩子的最佳利益。这些人因缺乏法律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参与诉讼的能力往往受到人们的质疑。由于联邦法律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各州的做法各有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