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和伊政府绞死萨达姆问题之争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谈谈中国媒体在报道萨达姆被绞死的新闻时,详尽地报道了在绞死萨达姆过程中发生的混乱和失控,然而,对美国军方高级官员和美国外交官直到绞死萨达姆的六个小时之前,还在设法阻止伊拉克政府匆忙绞死萨达姆的努力,中国媒体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中国媒体忽略美伊分歧*

首先让我们看看中国媒体在报道萨达姆被绞死的新闻时用的标题。新华社,人民日报,以及各个门户网站新闻,都以显著的地位办了萨达姆被绞死的“热点专题”,刊登了大量文章。但是从这些报道的标题上,倾向性是很明显的。

例如新华社一月一号的一篇电讯题目是《处决萨达姆 国际社会争议无数》。新华社的另一条发自美国的电讯题目是《美国数地举行抗议处死萨达姆示威》。其他电讯的标题是《伊拉克乱象成风》,《伊拉克总理陷入视频丑闻危机》等等。

有的观察家指出,中国媒体对萨达姆被处死刑的报道,着力点在于绞死萨达姆侯赛因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所引起的争议,有的报道甚至把萨达姆侯赛因描绘成一个视死如归的悲剧英雄。

中国媒体忽略的是美国在处死萨达姆侯赛因的问题上和伊拉克政府的严重分歧,美国驻伊拉克的军事指挥官,外交官为了制止伊拉克政府绞死萨达姆所作出的努力,以及萨达姆侯赛因本人在临死前对美国人和对伊拉克人的态度。

下面就让我们综合介绍美国媒体在这方面的报道,作为对比中国媒体报道的参照系。

*绞刑是否该执行?*

纽约时报报道说:当萨达姆侯赛因知道了他将被美军转交给伊拉克政府之后,他立刻表示他意识到绞刑将很快进行。美军第134特工队发言人凯利说:“他离开拘留地点的时候,对自己在监狱中所受到的待遇感谢了看守和医护人员。”

然后,一辆汽车载着萨达姆到达一架等待在那里的美军黑鹰直升机。直升机飞到巴格达北部的伊斯迪克巴拉特监狱的时间大约为十分钟。一群伊拉克官员正等待着,准备把萨达姆送上绞刑架。美军特工队对纽约时报说:“在这段转移的短暂时间,萨达姆侯赛因表情比较凝重。”

直升机起飞的时候大约是巴格达时间早晨五点零五分。侯赛因的生命还有65分钟的时间。但是,当他飞过巴格达漆黑一团的郊区的时候,他不可能知道,在伊拉克最高官员和美国官员之间,以及美国官员内部,正在进行着最后一分钟的斗争。这场激烈争斗的中心议题是,萨达姆的绞刑,伴随着法律的含糊和伊斯兰宗教的敏感,是否应该执行。

*美国反对匆忙行刑*

美国方面反对匆忙绞死萨达姆.侯赛因,主要考虑到伊斯兰教的宰牲节。逊尼派穆斯林将在太阳升起的时刻开始庆祝宰牲节,同时也标志着每年穆斯林到麦加朝圣活动的结束。在巴格达,太阳升起的时间为7点零6分。伊拉克政府官员承诺绞刑将在黎明的曙光透过巴格达街道的棕榈树叶之前结束。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是,萨达姆脖子上套着绞索站在绞刑架上的照片迅速成为世界各大报的头条新闻,同时也在逊尼派穆斯林之中引发了愤怒的抗议。

但是美国为了制止伊拉克政府绞死萨达姆所作的最后一分钟的努力,直到最近才逐渐成为关注的焦点。

在这个问题上,伊拉克官员和美国的关系出现紧张,甚至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从星期四晚上开始试图强迫第二层美国军官和外交官把萨达姆交给他。马利基星期五重新进行了尝试。

*美军担心灾难性反弹*

美国拒绝马利基要求的努力由于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哈利勒扎德和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凯西将军都在度假而使局面变得复杂。美国方面的立场从头至尾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匆匆忙忙把萨达姆执行绞刑会导致灾难性的反弹,而事实证明正是如此。

值得指出的是,绞死萨达姆在美国官员内部的意见也是不一致的。马利基晚上10点30再次给美军打了电话,强硬地表示,试图说服伊拉克方面推迟绞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他要求把他的话迅速转达给华盛顿。美国军方对马利基的这一结论没有任何好感,因为最后将会是美国军方要负责把萨达姆运送到绞架上。

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哈利勒扎德和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凯西将军是一对好搭档。萨达姆最终的结局处理得一团糟,雪上加霜的是,华盛顿证实布什总统即将更换驻伊拉克大使和美军驻伊总司令,从而推行伊拉克战争的新政策。

伊拉克人之间在如何处置萨达姆侯赛因的问题上也有分歧。至少一名在特别法庭上宣判萨达姆侯赛因死刑的高级大法官,以及三名在萨达姆受审期间密切合作的美国律师,都分别在背后为制止侯赛因的死刑而努力。

*文化和利益冲突*

纽约时报通过对和绞刑有关的几十个美国官员和伊拉克官员所进行的采访表明,越来越明显的是,文化的冲突和整体利益的冲突反映出在伊拉克的美国人和在美国坦克后面登上权力舞台的伊拉克流亡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甚至在手机录像偷偷传出来之前,马利基的批评者们就表示,这场绞刑将成为一个比喻,说明所谓“新伊拉克”和萨达姆统治下的那片压迫和报复的土地有相像之处。

绞刑在美国人当中引发了广泛的不快。一些助理对纽约时报表示,美国军方的指挥官对强迫他们把萨达姆侯赛因交出去感到沮丧。美国军方高级官员相信,把萨达姆转交给伊拉克政府背后的驱动力不是要伸张正义而是出于复仇。

*军方和使馆互相指责*

在萨达姆被绞死的几天后,美国军方和美国大使馆之间互相指责,指控一些美国官员在星期五的午夜放弃了美国的利益而去安抚马利基先生和什叶派穆斯林中的强硬派。

在马利基先生的内部核心圈子里,绞刑成了萨达姆几十年血腥镇压的复仇标志,同时也意味着在长达几个世纪处于被征服的状态之后,终于把伊拉克五百万逊尼派穆斯林赶回他们的老家,而什叶派将留下来掌握伊拉克的大权。

*伊官员强调自主权*

马利基的下属把他在美军保护区“绿区”内的伊拉克总部称为“白宫”。

纽约时报报道说,甚至在美国人放弃不把侯赛因交给他的立场之前,早在星期五,在马利基“白宫”里的庆功宴就已经开始了。参加萨达姆绞刑的伊拉克官员表示,美国方面要求把萨达姆的绞刑执行日期推迟到伊斯兰为期四天的宰牲节过去之后再进行是浪费时间。他们对美国方面要求处死萨达姆必须履行必要的法律授权不屑一顾。他们认为美国人在萨达姆侯赛因绞刑问题上为推卸责任而宣扬的道德高点是虚伪的。

纽约时报援引这位伊拉克高级官员的话说:“他们(美国人)不可能把手洗干净。大家要共同负责任。他们只有人体拘禁权,而我们拥有法律拘禁权。”

他还说:“有一次,我对美国人说,是我们作决定还是你们作决定?美国人回答说,是你们作决定。我回答说,既然是我们的事务,当然我们有权做出决策。”他说,法律方面的各种花招不可能救侯赛因的命。他总结说,这个人必须去死。

*马利基之怒*

纽约时报报道说,即使是在萨达姆侯赛因被绞死一个星期之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在一次讲话中仍然掩饰不住他对美国人的愤怒。他抨击那些谴责绞刑的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权组织,说他们非常虚伪。他说:“我们感到困惑的是,当安法尔和哈拉贾发生罪行的时候,这些组织在那里呢?”他指的是萨达姆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的镇压。

为萨达姆侯赛因辩护的律师们普遍预测萨达姆的上诉会旷日持久,从而同意对萨达姆侯赛因屠杀18万库尔德人的指控进行审讯。当伊拉克上诉法庭宣布维持萨达姆死刑判决的时候,甚至连诉方都感到意外。

被告律师说,显然法庭的判决是在马利基总理的压力下作出的。马利基曾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伊拉克前政权领导者萨达姆于2006年结束前被处决。

一些在特别法庭工作的美国法律界人士也怀疑特别法庭的法官受到来自伊拉克政府的压力,几个月来他们对伊拉克政府的干预已经越来越感到不可忍受。

*美国种种不满*

在一长串的抱怨中,美国方面感到最困惑的是政府撤掉了两个他们认为比较同情萨达姆的法官,同时,伊拉克政府未能认真地调查三名为萨达姆辩护的被告律师被害身亡的事件。

美国方面感到困惑的还有上诉法庭急于把侯赛因推向绞架。最后在绞刑时发生的事件,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成了压倒骆驼脊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萨达姆被绞死的前一个星期四,伊拉克政府要求会见美军官员。但是当时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哈利勒扎德和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凯西将军都在度假,于是和马利基以及其他伊拉克官员谈判的工作由美军第134特工队指挥官加德尼尔少将和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负责政治事务的参赞斯科比女士负责。

美军第134特工队是专门负责监禁萨达姆侯赛因的部门。

*伊官员力排美议*

伊拉克官员说,马利基总理认为这两名官员的级别不够。他在多次和哈利勒扎德和凯西发生摩擦的交锋中意识到,他们俩都可以直通布什总统,因此马利基在和他俩打交道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避免得罪了他们。

然而,马利基星期四和美国低一级官员谈判的气氛不久就完全恶化。参加会谈的一位伊拉克法律专家说,当时伊拉克官员要求美国人立刻把萨达姆当晚交给伊拉克人,让他们可以在星期五拂晓之前把萨达姆绞死。

美军负责看押萨达姆的134特工队负责人加德尼尔少将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他要求马利基必须拿出能够证实可以合法对萨达姆侯赛因处以死刑的公函,这些公函必须有三个人的签字,一个是伊拉克总理巴利基,另一个是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第三个是伊拉克高等法院的首席大法官。

据参加美国方面和马利基会谈的一位伊拉克法律专家说,当时的焦点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伊拉克宪法规定只有在三人总统委员会的同意下才能执行所有的死刑。另一个是在萨达姆时代制定的一项法律规定死刑不能在宗教节日期间执行。

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是一个死刑的反对者。他曾经拒绝签署绞刑令。但是他的确在一封签了字的写给马利基总理的信件中说,如果政府那样做,他并不反对。

伊拉克方面还辩解说,萨达姆的特别法庭有其自己的合法性,这是美国人自己起草的,从而使特别法庭的判决可以不受制约。伊拉克的官员还反驳所谓节日期间不能执行死刑的法律说,前伊拉克政府制定的死刑法律已经被美国军队于2003年废除,现在伊拉克新议会2004年重新通过的法律中,并没有重申有关宗教节日期间不能处决犯人的禁令。

*咆哮会场 谈判破裂*

一位参加谈判的反对绞刑的伊拉克官员说,当时马利基的国家安全顾问鲁巴伊愤怒地嚷道:“这是伊拉克的事务。”他还说:“到底是谁来处决萨达姆?你们还是我们?”当美方坚持如果没有这些公函美方将拒绝交出萨达姆侯赛因的时候,另一名伊拉克官员咆哮说:“赶快把他交给我们!”

到了星期四午夜,美方和伊拉克政府之间的谈判破裂。加德尼尔少将向上级汇报了谈判的情况。谈判在星期五早晨再次恢复。凯西将军在10个时区之外的美国的凤凰城监视着巴格达街头交通灯的变换。

*美军强调国际标准*

此时,美国军方仍然反对立即对萨达姆执行绞刑,他们向马利基表示,除了法律程序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是,马利基的政府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执行绞刑要能够经得起任何批评。

当时与会的一名美国官员回忆说:“我们告诉伊拉克方面,他们必须遵守国际法,必须遵照国际标准和仪式来执行,他们必须向国际社会证明伊拉克是一个法制下的国家。”

马利基则表示,美方应尊重伊拉克在这个问题上自决的权利。当时参加谈判的美国官员说:“先别管我们。你们现在处在国际社会的视线之下。人们将在这个问题上观察你们。”

*伊方态度强硬 美方无力回天*

美国方面和伊拉克政府代表的激烈争论一直持续至巴格达当地时间的深夜。加德尼尔将军和美国使馆的斯科比女士在谈判中短暂地前往萨达姆的前“共和宫” 征求华盛顿的意见。共和宫现在是美国绿区的总部所在地。

纽约时报援引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星期五晚上10点30分,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哈利勒扎德和伊拉克总理马利基通了电话,为说服他不要执行对萨达姆的绞刑做最后的努力,但这位伊拉克领导人的态度非常强硬。

哈利勒扎德大使打了第二个电话给华盛顿,转达了“这位伊拉克总理要执行(绞刑)的决心”。哈利勒扎德大使的结论是,鉴于对伊拉克主权的尊重,美方已无法再阻止伊拉克政府的决定。

*赖斯最后同意交人*

纽约时报援引华盛顿白宫高级官员的话说,哈利勒扎德在华盛顿请示的主要是美国国务卿赖斯。尽管在巴格达的美国军事指挥官仍持保留意见,但赖斯最后为把萨达姆交出去开了绿灯。一位美国官员说,赖斯的意见获得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哈德利的支持。

纽约时报援引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归根结底,是伊拉克人去解释他们的法律,我们读他们的法律解释他们的法律有不同见解,但最终我们不能把这里作为对伊拉克法律作最后解释的上诉法庭。那个国家的总统说这符合他们的法律程序,我们不是他们的法律保姆。”

*美国大使的最后努力*

哈利勒扎德大使最后表示,伊拉克方面必须提供伊拉克最高司法委员会首席大法官艾哈迈迪签署的一个批准绞刑的书面裁决,然而这一要求遭到艾哈迈迪的拒绝。

伊拉克人这时打出了他们的王牌:致电圣城纳吉夫的什叶派级别最高的教长,请求伊拉克什叶派最高神职机构的批准。当马利基的手下报告说,他们已获得了这一批准后,马利基签署了授权对萨达姆执行绞刑的文件,当时已经是29日晚上23点45分。

*美建议邀请观察员*

美国方面又建议邀请外国记者和联合国观察员。美国军事指挥官担心在复仇心态的驱使下,法律和程序会荡然无存。一位美国军官说,任何和这场争斗有关的人员都能够告诉你,一个愤怒情绪总爆发的时刻一定会到来。

伊拉克政府拒绝了让外界观察员参加的建议,并且组织了一个由14名什叶派官员组成的行刑队。伊拉克政府邀请了一名逊尼派穆斯林神职人员来帮助侯赛因作最后的祈祷。

在美军关押萨达姆的营地,X程序第二晚再次启动。直升机进入起飞场地。飞行路线的沿途开始进入警戒状态。美军派遣了警犬搜索了执行绞刑的场地。这是美国人到绞刑室的唯一时刻。

*萨达姆向美军致谢*

萨达姆在离开关押他的美国克劳普军营前,向执行看守任务的美国士兵道别,他在这里度过了1110天单独囚禁的日子。在直升机抵达美军在伊拉克北部的正义营地之后,这名前独裁者又逐一向每位曾经看押过他的美国士兵道谢。

然后,美军把萨达姆交给了伊拉克人,并和伊拉克方面的监狱负责人交换了文件,从而正式完成了萨达姆侯赛因的交接工作。

美国驻伊拉克军队的首席发言人卡尔德维尔将军说:“到这个时候为止,他仍是有尊严的。他向他的翻译道谢,对美国军事警察班表示感谢,感谢了军事警察班的班长,感谢了医生以及当时正好在场的一名美国上校。”

美国驻伊拉克军队的首席发言人卡尔德维尔将军强调指出:“从此刻之后,我们和任何程序,任何控制设备,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早晨5点30分,伊拉克人接管了萨达姆。一名在场的美国军官说,当伊拉克的官员接管了萨达姆侯赛因的时候,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萨达姆长期以来经常对美国看守说,他相信他们,但是他不相信伊拉克人。

这位美国官员说:“他仍然有尊严,但是他脸上充满蔑视.”

*非法录像起风波*

从那之后,叙述侯赛因最后经历的任务就被非法录制的手机录像所取代了。这段录像引起伊拉克逊尼派的强烈抗议,同时也在世界上引起轩然大波。

录像上,侯赛因站在绞刑架上,穿着他的黑色大衣,胡须花白,目视前方,并且和那些聚集在绞刑架前的什叶派穆斯林斗嘴。侯赛因仅仅念了穆斯林最神圣的祈祷文的一半,绞架下的门就突然打开了,当时是6点10分。

接下来我们介绍美方和伊拉克方面就处理伊拉克遗体方面的争执。

*美军空运遗体保护葬礼*

还不到7点,直升机就把萨达姆的尸体和伊拉克的官员运回了绿区。但马利基和他的官员们和逊尼派官员争论了17个小时,仍然无法就如何处理萨达姆的遗体达成一致意见。马利基的官员拒绝把遗体交给逊尼派穆斯林。在整个争论期间,萨达姆的遗体一直停放在马利基办公楼不远处的一辆救护车里,尸体上蒙着白布。

美国人最后一次介入。美国军队从萨达姆的家乡提格里特空运来了一个代表团抵达巴格达。马利基在午夜时分终于同意让他们把尸体领走。美军再次出动飞机,把这个代表团和候赛因的尸体送到离首都巴格达以北一百一十英里以外的提格里特地区。

数以百计的逊尼派穆斯林参加了按照伊斯兰传统举行的葬礼。一些伊拉克民众不顾当局宵禁的规定,出席悼念仪式。驻伊美军对整个葬礼仪式实施了严密的保安措施。

下面我们简单地介绍围绕这一事件的不同的评论和反应。

*反美文章批亲美专家*

新华网2006年12月31号刊登窦含章的文章:《绞死萨达姆就能证明美国正确吗?》文章说:判决的结果让美国人松了口气。美国人迫切需要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当初入侵伊拉克是正确的,这既是给全世界看,也是美国人对自己的安慰。

作者还批评中国国内一些专家和学者亲美,对萨达姆受审置之不理。作者说,他们这样做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这批所谓的专家学者都是爱美国之所爱,恨美国之所恨。

*网民:美军以血保自由*

一名中国网民在看了央视报道伊拉克逊尼派民众出席葬礼的一条电视新闻之后,很有感触。他在一篇文章中写出了自己的感想:

2007年1月1日,看到央视报道伊拉克人抗议处死老萨。有很多人在大街上游行。他们为了表达愤怒之情,一边高喊类似打倒美国、报仇血恨之类的口号,一边还不停地对空鸣枪。场面很壮观。但新闻里并没有报道说美军对游行进行了干预,而是听之任之。

这位中国网友说:“由此可以看出,伊拉克人在美国的占领下,有着游行的自由,甚至有着以反对占领军为宗旨游行的自由。此外,从这条新闻中还可以看出,伊拉克人在美国的占领下,有着持枪的自由,甚至有着以反对占领军为宗旨持枪的自由,而且可以在游行过程中鸣枪泄愤。

“如果把这一点与美军已经在伊拉克死了三千多人的背景联系起来,我才明白,为什么美军打伊拉克正规军象玩儿似的,然而对恐怖分子却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美军是在保护一样东西,一样值得用鲜血和生命去保护的东西:那就是自由。在美军的自由含义里,包括了你反对我的自由,甚至是你拿枪的自由,即使这样做置自己于枪口之下,也在所不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