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世纪正在到来?专家说法不一


美国最新一期时代周刊发表了题为“中国世纪”的封面文章。文章认为,在这个世纪里,美国的相对势力正在衰退,中国的相对势力正在上升,这已成定局。就此,中国问题专家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杨中美:中国崛起已成定式*

时代周刊的文章,让有关中国崛起的话题持续升温。日本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副理事长杨中美认为,时代周刊发表这篇文章,说明西方主流媒体已经开始对中国的崛起持肯定看法。

杨中美赞成文章中有关中国世纪的观点。

他说:“在新的世纪里,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一个定式了,相对的来说,就是美国一超独霸的格局将进行改变,逐渐衰弱,以中美为主的局面将来逐渐会明显。”

*郑永年:对中国的困难分析不够*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种看法。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郑永年在电视片《大国崛起》中曾说过,“一个国家外部的崛起,实际上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内部制度还没有健全的情况下,很难成为一个大国,即使成为一个大国,也不是可持续的。”

郑永年教授说,西方国家看到的只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中国面临的困难却没有进行足够的分析。

郑永年说:“没有一个完整的制度上的转型,制度上的超新,实际上现在中国领导人也最强调这方面,但是中国整个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的创新,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以前不管是英国的崛起也好,美国的崛起也好,完全是一套崭新制度的结果,在中国尽管大家已经认识到制度创新的重要性,但是制度创新是一个非常痛苦,非常艰难的过程,中国还远远没有开始。”

*杨中美:中国外交崛起不是挑战美国*

时代周刊的文章指出,尽管中国面临城市劳动力过剩、退休金体系名存实亡、环境破坏严重、腐败横行、街头抗议有增无减等问题,但中国还是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文章说,胡锦涛2004年上台后,就成了中国的外交积极使者,他先后对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很多国家进行访问,增加投资,在美国全力处理中东问题之际,填补了某些区域留下的影响力的真空。

对此,日本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副理事长杨中美认为,中国外交方面的崛起,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赢得稳定的能源保障,为自身的经济发展创造一个和平的环境,而不是为了有朝一日挑战美国。

杨中美说:“它非常小心地避开美国在中东的势头,尽量在自己友好的边境地区以及第三世界的外交在非洲展开,而不是和美国争风争霸,它现在还是吸取了邓小平要韬诲的外交政策,不和美国争霸,不和美国发生对抗。”

*郑永年:冲突会越来越多*

尽管如此,在伊朗的问题上,中国还是和美国发生了矛盾。中国最近取得了伊朗油田的开发权后,美国已经表示要考虑对中国采取报复行动。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的郑永年教授表示,中国在处理外交冲突方面的经验很匮乏,随着中国不断地“走出去”,这种冲突会越来越多。

郑永年说:“不仅是伊朗的问题,而是也是非洲的,拉丁美洲的,早期强调请进来,请进来不会发生冲突,因为你把整个市场开放给世界。你走出去就要发生冲突,你这个冲突怎么去解决,怎么跟其它的大国协调,这是最最重要的,中国还没有过这一关。中国领导人强调和谐世界,但是你怎么来达到和谐,这个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西方担心与中国冲突*

时代周刊的文章说,虽然中国强调自己的崛起是和平的,但是西方的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还是担心,今后中国和西方会产生冲突。

他们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和台湾问题,另一个就是中国一党专政的体制。文章认为,台湾问题引发战争的可能性很小。文章引述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黄靖的话说,“在台湾问题上,中国现在跟美国基本立场一致,双方都不希望台湾独立,双方都希望和平和稳定。”

然而,美国和一个非民主的中国如何才能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美国是否能够通过耐心和接触的政策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都还是未知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