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评析佛山市农民保土示威警民冲突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三山村农民因不满土地被不合理征用而举行静坐示威,地方政府派一千多名防暴警察驱散静坐农民。有学者认为,解决土地纠纷的根本之道是所有制问题,也有分析指出,中国农民在经济增长过程中成为绝对弱势群体,因而受害。

*非法征地?*

广东省佛山市三山管理区地方政府2005年将1万8千多亩土地卖给一家美国公司建造仓储设施,同时给予村民一次性补偿。三山村农民从2005年开始维权活动,并几次遭到地方政府打压。帮助农民争取合理补偿的维权律师杨在新说,地方政府没有遵守国家关于征用土地的法律,而且这次土地征用也没有得到省政府和国务院的批准。

*警察+武警 步枪+警棍*

两个星期前,村民开始昼夜看守工地,阻止建设工程开工。星期四上午,地方警察和600名武警携带步枪、盾牌和电警棍冲击维权村民。据一名参加抗议的村民说,有40多人遭到殴打后被带走,当天下午,一些老人被释放,到星期五,还有5名村民被扣押。另外一名抗议者说,警察在驱散抗议村民之后撤走,但仍有几十名便衣警察继续留在附近。

*私有化才能根本解决土地纠纷*

中国农村地区因土地被征用而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美国克莱姆森大学教授胡晓波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分析说,中国农民承包土地之后,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和买卖权,所以不能直接和开发商谈判,利益难以得到有效保护。假如农民拥有土地所有权,情况就会大不一样。

胡晓波:“讨价还价的结果是我可以不卖给你,这就造成了许多机会成本,他一定会考虑相应地提高收购价格,提高到一定地步,就会渐渐达到一种市场公平价格,而这种市场公平价格我相信一定会比现在农民只卖使用权的价格要高。”

胡晓波教授认为,不解决所有制问题,土地纠纷难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但从中国各方面的情况考虑,土地私有化有很大的困难。

*武警频出使人忧*

旅居美国的时事评论员何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通常,解决土地纠纷可以通过三种途径,一是市场调节,二是行政介入,三是司法介入。但最近的土地纠纷通过这三种手段都无法解决,结果地方政府出动武警日渐成为常规,这种趋势令人非常担心。

何频分析说,地方政府为了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更多地站在开发商一边,而开发商勾结地方官员的现像又非常普遍,农民成为绝对的弱势群体。

何频:“农民只能静坐,坐在工地上,或组织一帮人,日夜守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下,官员就把武警调来,把农民视为刁民,农民本来是交易的对象,但被变成犯罪对象进行打压。”

*维权少依托 其势难久长*

何频认为,中国政府很难有效减少或者从根本上解决土地纠纷。第一,政府需要维持经济的高速增长,因为没有经济增长,社会危机可能更严重。第二,对政府来说,权衡各种因素,牺牲农民的利益是比较容易的事情,因为农民的反抗形不成整体上的气势。

何频 :“所谓维权运动,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因为它没有媒体作为依托,没有司法作为依托,没有政府作为依托,也没有知识分子作为依托,所以很难持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