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称中国在伊朗北韩制裁上帮助大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在促成美国的一些政策在联合国获得认同上帮助很大,而且美国官员与中国官员讨论了怎样加强对北韩和伊朗的制裁的事宜。不过,美国对中国否决缅甸人权记录的安理会决议表示失望。

*对北韩制裁落实进展太慢*

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里斯廷.西尔弗伯格星期二在北京表示,美国和中国都支持对北韩采取制裁,但制裁的落实进展太慢。

西尔弗伯格说,安理会制裁委员会采取行动的任何决定需要15个安理会理事国的一致同意。她说,这延缓了对北韩采取制裁的1718号决议的执行。去年10月,在北韩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之后,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一致通过对北韩实施制裁。

西尔弗伯格说:“我们认为,我们跟北韩的磋商从两个方面着手,非常重要。首先,迅速、有利地落实1718号决议,并且尽快恢复六方会谈。”

*讨论伊朗核问题*

西尔弗伯格在北京同中国有关官员举行了两天的会谈,内容还包括伊朗的核问题。美国等很多西方国家认为,伊朗从事浓缩铀活动的目的是制造核武器,但是伊朗无视国际社会的压力,继续进行浓缩铀活动。去年12月,在中国的支持下,安理会投票表决通过了对德黑兰的制裁。

西尔弗伯格表示,美国希望这些制裁能扩大到决议范围以外的领域。不过,她没有做进一步的详细说明,只是表示她与中国同仁的会谈非常有建设性。

北韩2003年1月10号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不再允许联合国核查人员重返北韩。2003年8月27号,旨在解决北韩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启动,至今已经进行了5轮。第5轮第2阶段的六方会谈于2006年12月22号结束,但是未能说服北韩放弃其核计划。

*北京面临解决北韩问题历史时机*

戴维.阿舍是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问题中心资深研究员,曾担任国务院负责亚洲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高级顾问和国务院北韩工作组的协调员。

他说,在执行安理会有关北韩核项目决议的问题上,中国的作用最重要,但中国方面对于决议的贯彻情况不尽人意。

他说:“但问题是中国的执行情况并不像我们很多人希望的那样完整,那么全面。在北韩的核扩散活动上,中国不能保持中立,因为这是全球性的问题,直接影响到中国,因此中国更有理由要采取行动。”

阿舍博士指出,中国的海关不监督中国武器或化学品公司跟北韩进行的贸易,这同中国作为联合国决议案的签字国的地位不符。他说,很显然,中国担心,如果采取直接行动,可能会危及到六方会谈。

他说:“很显然,我必须鼓励中国履行应履行的责任,当然我们也要尊重中国的战略利益。但我们必须要让中国政府信服,随着2008年奥运会的到来以及中国在全球内影响和威信的增加,可能对中国发生的最糟糕事情是北韩继续过去几年的现状,继续掩盖其核项目的某些事实。由于担心危害六方会谈不愿打击北韩政权过度坏的方面和活动,不仅与六方会谈的目的背道而驰,也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北韩问题首席谈判代表希尔日前表示,有关北韩核项目问题的六方会谈可能不久就会恢复。希尔在会见了参加六方会谈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之后做出上述表示。

*六方会谈可能几个星期内恢复*

上星期,希尔和北韩的谈判代表在柏林举行了会晤,双方同意2到3个星期后恢复六方会谈。

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阿舍还说,在下一轮六方会谈举行之际,国际社会要尽快落实联合国有关制裁北韩的1718号决议,对北韩的货船实施检查,并切断北韩的经济来源;但与此同时要加强跟北韩的接触,鼓励北韩效仿中国进行内部变革,最终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

他说:“我希望下一轮六方会谈的结果不仅仅局限于外交协议,而是能伴随北韩内部行为的重大转变。即使国际核查人员可能被获准再次进入北韩,但是如果他们不能核查北韩的浓缩铀活动,六方会谈的积极成果就无从谈起,可能还是件坏事。”

阿舍说,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将是中国铸成的历史性重大失误。他说,这取决于中国的决定,现在是中国做出这种决定的重要时机。

*不满北京否决缅甸决议*

尽管华盛顿和北京在北韩核问题六方会谈方面进行合作,双方在一些外交政策仍存在很大分歧。美国对于北京行使否决权否决联合国安理会有关缅甸政治压迫和践踏人权状况的决议表示失望。另外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也投了否决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