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高校收费高贫困子弟望而却步


中国高等教育收费高是广受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专家说,中国高校收费的难以承受之重把中国广大寒门子弟拦在大学校门之外,严重阻碍和谐社会的建立。

*学费涨幅是居民收入十倍*

中国日前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2006年在有子女家庭中,子女教育费用超过医疗、养老、住房等消费,占家庭总消费的第一位。据1月中旬发布的另外一份有关中国青年发展趋势的报告称,目前大学学费在5千到1万元不等,比1989年增长了25倍,其涨幅是居民收入增长的10倍。

中国教育部前副部长张保庆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高校学费收费过高,超过百姓的经济承受能力。他说,他和他夫人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报导,按照国际通行的高校学费标准,学费一般占人均GDP20%的比例。中国一名大学生的费用相当于中国人均GDP的80%左右,远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一名大学生的花费等于一个中国农民13年以上的纯收入。

高等教育被普遍视为是一种准公共产品,从中受益的不仅仅是大学生本人,还有整个社会,因此高等教育的成本应当由个人和社会分担。虽然中国的教育部门一直否认教育产业化,但是中国高校的做法却是按照市场化理念行事的。中国普通百姓感到他们越来越难以承担高等教育这个产品。

*分析:社会财富投放公共服务过少*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所主任仲大军说,尽管近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积累了很多社会财富,但收入分配始终没有放在公共服务方面,本来政府应当承担的一大部份也由个人承担了。

他说:“因为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大头都被政府税收、企业和资本拿走了,劳动工资的比例很小。比如说今年税收有3万7千多亿元,但用到公共福利方面却不是太多。所以在公共教育、公共福利方面总是处在一个歉收的状态。”

*酝酿社会矛盾及动荡*

广州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说,中国是一个农业人口比例大、弱势群体人数多、贫富差距大的国家,高等教育收费过高就无法保障国民平等受教育的权利,这造成社会公正与平等权利的损害,这种损害将以社会不稳定或犯罪等其他形式表现出来。

艾晓明说:“很大一个人群由于贫困被抛到发展的可能性之外。像农村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他就不会梦想去上大学,那么他对生活的期待也就是当一名打工者。然后他就一步一步地失去了发展的可能性,这样的话不平等就会复制下去。如果一个社会在不断地复制不平等,没有一个公共资源去投入、去改善,这样的社会就会酝酿很多矛盾,就会出现激化。”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所主任仲大军认为,高等教育收费过高的问题集中反映了社会分配的不公、竞争的激烈和人心的冷漠等一系列社会价值缺失的问题。艾晓明教授则表示,社会和谐不应当只是一个口号,一个有能力的政府应当尽快拿出对策来,解决中国目前出现的一方面富裕阶层可以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甚至到世界名校去读书,另一方面贫困家庭因无力供子女上大学,悲惨故事时有发生的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