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社会挽救新生儿面临伦理抉择


美国每年的400万新生婴儿中有50万是早产儿,不到8个月就出生了。在这些早产儿当中,有40%的婴儿一生永远不能独立生活。这些高危婴儿为美国的家庭和社会提出了医疗和伦理两难的问题。

*奇迹婴儿克拉拉*

生物伦理学教授鲁斯.莱维.盖尔在她的新书《高危婴儿》中描述了医学奇迹给高危婴儿、他们的家庭以及社会带来的难以料定的结果。不过,其中的一个奇迹发生在女婴克拉拉身上。克拉拉患有先天横隔膜穿孔。盖尔说:“她生下来就得动手术,希望这种手术能让她恢复正常。”

克拉拉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住了3个星期。重症监护病房为象克拉拉这样患有重病的婴儿、伴有遗传异常的婴儿,或是那些急需医疗救治的早产儿提供救护治疗。

克拉拉的故事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盖尔说:“她现在好极了,完全恢复了健康。这个星期她刚刚渡过了12岁生日,她现在是个快乐的女孩。”

*并非每个故事都有完美结局*

不过,盖尔也告诉我们,重症监护病房也可能给新生儿带来厄运。这些婴儿是被救活了,但将来可能面临痛苦的一生。

盖尔说:“特别是在美国,我们没有花足够的时间来讨论遭受痛苦的问题。让一个婴儿遭受痛苦意味着什么?让孩子的家庭、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和其他所有关心他的人因为这个孩子遭罪而感到痛苦,这又意味着什么?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对此进行更多的讨论,这也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

*艰难的抉择*

父母往往在孩子出生后的头几个小时或是头几天就必须作出决定,怎么样做对孩子和他们自己来说是最佳选择;既然做了决定就要承受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

盖尔说:“在我的这本书里,一位母亲对我说:‘每次我把管子从孩子的喉咙里插进去给他进食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在折磨他。到了后来,我感觉我在和其他人一起折磨他。’还有一位父亲对我说:‘我的孩子被救活了,但是却没有得到拯救。’”

*社会和家庭的责任*

盖尔指出,选择安宁疗护,让病情非常严重的孩子自然死亡,这个问题在母亲怀孕期间就应该讨论,但事实上人们很少这样做。她说,家长和社会都没有为婴儿出生时可能发生的异常情况做好思想准备。

盖尔说:“整个社会都没有意识到这么多婴儿一出生就处于危险之中,他们都没有思想准备如何给孩子将来提供适当的教育。我觉得,如果我们事先充份了解会有多少婴儿将来会需要各种各样的特殊教育,社会就可能准备得更充份一些,这样每件事情就不用等到最后一刻才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