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一官员称中国不存在查禁问题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前不久下令禁止八本书出版发行,引起中国国内外的强烈反弹。中国当局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对来自国内外的强烈质疑做出正面回应。但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对海外记者表示,中国不存在查禁问题。批评者指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这种说法,完全是一派胡言。

*禁书之举受到广泛批评*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前不久下令禁止八本有关中国历史的书出版发行,在海内外受到众口一辞的强烈抨击。

批评者认为,中国当局这种肆意侵害作家的创作出版自由、戕害中国文化发展的做法,不但是侵犯了中国宪法明文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违反了国际公认的公民政治权利准则,也是跟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所宣传的建设和谐社会、谋求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平崛起的说法背道而驰。

中国内外的批评者强烈要求中共宣传部门及政府当局对肆意剥夺中国公民言论出版自由的做法对中国公民提出一个解释。中国当局到目前为止没有做出解释。但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报导,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对该报表示,中国“不存在查禁的问题,这一次我们一本书都没有查禁。”

批评者指出,中国拥有许多世界之最,有光彩的、也有不光彩的。当今中国一个不光彩的世界之最就是,中国的禁书名单之长是世界之最。批评人士说,如今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官员的中国“不存在查禁的问题”的说法,显然是颠倒黑白。

*孙文光:查禁的书太多了*

中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光表示,中国当局如今查禁的书太多了。当局的查禁,有的是通过行政手段的查禁,如跟出版社打招呼,不准出某个作者或某个话题的书,还有的直接通过公安机关闯入公民家中,把公民自己印刷的书抄走。

孙文光教授说,他自己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他的一个同事写了一本有关1957年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迫害知识分子的书,写好之后,10年四处打听,没有出版社敢出版。他还有一个同事自己写了一本有关文革历史的书,“写完了之后,没有地方出版,他就自己印刷出来,印了一千册,放在宿舍里。没有几天,公安就来了,给他全抄走了,还说他违法。这是山东大学的事情。这两件事情都是山东大学的事情。他怎么能说没有查禁呢?这根本是胡说八道,闭着眼说瞎话嘛。”

*中央可能作四种选择*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面对来自中国国内外的强烈批评,有可能做出四种选择:1)把新闻出版总署的某个官员撤职,当替罪羊,以平息民愤;2)继续进行镇压、查禁,以便向中国公众显示,中共无意放弃一党专制的权力;3)装聋作哑,等待批评声浪平息;4)从此放弃对中国公民的言论出版限制。

观察人士在等着看中共最高当局究竟会采取哪种选择。但是,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中共采取第四种选择、也就是从此放弃对中国公民的言论出版限制,这种可能性目前看来微乎其微,几乎等于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