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布什与国会能否在伊战上合作?


主持人:听众朋友,欢迎收听时事在线节目。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布什总统发表的“2007年国情咨文”。

美国总统布什在今年的国情咨文讲话中表示要同民主党占多数的美国国会合作,并呼吁国会同他合作。

布什说:“我们的政府意见分歧,对一些问题不能确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我们能够像我们的前辈一样努力解决分歧,为美国人民取得伟大的成就。美国人民并不在乎我们属于哪个党,只要我们在有工作要做的时候愿意相互合作。”

布什总统承认,白宫和国会之间最有争议的问题就是如何指挥反恐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

布什说:“我们在一段时间内就冲突的根源及我们所遵循的路线展开了辩论。当一个伟大的民主国家面临严峻问题时,这种辩论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为赢得反恐战争的胜利,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

美国总统和国会的分歧将如何影响到美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美国的中东的政策呢? 今天我们邀请了几位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他们是美国进步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前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劳伦斯.克伯(Lawrence Korb)、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杂志的资深作家凯文.怀特劳 (Kevin Whitelaw)以及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员汤姆.道纳利 (Tom Donnelly)。

请问劳伦斯.克伯,美国国会对布什总统的国情咨文讲话有什么看法呢?

克伯: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民主党人以及一些共和党议员都不赞成总统的看法。国会将通过正式的方式表明他们反对向伊拉克增派军队。这个决议没有约束力,但是除了民主党以外,还会有很多共和党人会签名。

主持人:凯文.怀特劳,在华盛顿这种气氛下,总统的运作会有多大的变化呢?

怀特劳:跟总统以前的处境相比,这个变化很大。以前,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给他提供了很大的运作空间。在伊拉克问题上他们并没有设法约束总统。现在的问题是,在国会中期选举之后,在2008年总统大选之前,民主、共和两党的议员们都想脱身。共和党议员急于和总统拉开距离。决定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人也在设法使自己看上去是在反对一个看来并不成功的策略。显然,问题是要找到竞选者认为是可行的策略。

主持人:汤姆.道纳利,你的看法呢?

道纳利:我认为,从总统的角度来看,至少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对伊拉克政策来说,最重要的事件并不是国情咨文,而是被派往伊拉克指挥战争的彼得雷乌斯将军的作证。

主持人:彼得雷乌斯将军在总统国情咨文讲话的当天在国会作证。

道纳利:是的,就在当天。所以,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呼吁给彼得雷乌斯将军一个机会,因为彼得雷乌斯将军很英俊,而且显然是一个很胜任的将军,我认为国会的流血止住了。正像劳伦斯所说的,国会即使通过决议,很可能只是反对增兵,而不是限制军队人数或是因为伊拉克战争指挥不利而减少拨款。

主持人:布什总统在第二任就职典礼上发表的演说,其中心议题是促进中东民主。他在这次国情咨文中又重提了这个主题。让我们来听听总统是怎么说的。

布什说:“通过援助温和派、改革派和呼吁民主的勇敢人士,我们得以推进自身在安全方面的利益。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一大问题是,美国是否会帮助中东人民建立自由的社会和享受人类的所有权利。我要说,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我们必须这样作。”

主持人:凯文.怀特劳,布什总统在第二次就职典礼上宣布美国支持并将继续支持中东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他在最近的国情咨文中说,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是否会帮助中东人民建立自由的社会。这是个很重要的变化吗?

怀特劳:我认为总统仍在设法把伊拉克放在这个更大的框架中。他不仅设法要给人们一个理由,不仅是进行反恐战争的理由,而且还要扩大,把伊拉克战争放在这个背景之下。

问题当然是,民主选举事实上在这些国家常常有负面的作用。黎巴嫩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真主党在政府中的势力扩大了。巴勒斯坦也是一个例子,哈马斯在选举中获胜。对布什的民主策略来说,这些都是尴尬的例子,至少在短期内。所以,布什在如何报告中东民主形势的时候,非常小心地绕过这个话题。

主持人:劳伦斯.克伯,你对总统有关民主计划的措辞怎么看?

克伯:如果你看看赖斯国务卿最近对埃及的访问,你就会想布什怎么能那么说呢?因为赖斯去埃及的时候赞扬穆巴拉克是一个伟人。而穆巴拉克绝对不是民主人士。赖斯一年前去埃及的时候曾挑战穆巴拉克,敦促他开放政治进程。这次她甚至没有提到或是承认那些设法在埃及实现民主的人。我认为,现在美国政府为了更集中于争取中东地区的稳定而离弃了民主。

主持人:汤姆.道纳利,美国不再使用在发起民主计划时的那种大胆措辞,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中东的现实,有多少是因为美国国内的政治局势呢?

道纳利:两种因素都有,不过我要说,这不是一个战略的方向,而是一个战术的调整。布什总统一向认为伊拉克战争以及中东的长期战争是本世纪的一个意识形态的挑战,是对这一代美国人以及未来几代美国人的挑战。

毫无疑问,布什放弃了一些措辞,更少地谈论自由伊斯兰世界的宽阔前景,更多地集中谈论争取民主的实际战术以及实现这一目标的实际战略。伊拉克显然是第一步。

主持人:凯文.怀特劳,你的看法呢?

怀特劳:布什在某种程度上把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的威胁一概而论,所以,我们大谈基地组织和逊尼派组织的威胁,慢慢地把什叶派穆斯林也包括进去,他们也是敌人。有趣的是,对什叶派穆斯林的威胁目前并没有清楚的定义。显然布什总统对伊朗支持的伊拉克境内的活动发动了新的攻势,所以有一个伊拉克的背景。更大的背景我们就不确定了。

道纳利:我有点不同意见。布什总统把以基地等类似组织形式出现的逊尼派极端主义同伊朗的什叶派革命运动很清楚地区别开来。伊朗的什叶派革命运动可以追溯到1979年的霍梅尼。

显然,对伊拉克和伊拉克的什叶派穆斯林社区来说,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是成为全民支持的政府的一股力量,一个自由运动呢,还是被伊朗式的领导人所收买,实行激进的伊斯兰教,创造一个神权政治的国家。这种国家很像伊朗的政府,类似于SALAFIST逊尼派极端分子梦想的回教国王的管区。

主持人:劳伦斯.克伯,你对伊拉克的局势怎么看?

克伯:伊拉克的什叶派穆斯林不同于伊朗的什叶派穆斯林。他们仍然会有良好的关系,不会被人控制。马利基11月下旬在约旦的安曼对布什总统说,你们退出,因为这个民选的政府要打击逊尼派穆斯林。伊拉克举行选举,他们赢了。

去年布什说,他们举行了选举。现在他们有一个很好的民主制度。可是如果你仔细看看,去年并不是很民主。凯文.怀特劳刚才说了,哈马斯和真主党都赢得了选举。记住,伊拉克总理马利基支持真主党反对黎巴嫩政府。

有人认为民主政府是可以创造的,而且他们会支持美国利益,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我认为必须后退一步,对此要非常谨慎。以色列人对他们说,不要在巴勒斯坦领土内举行选举,他们说,噢,不要阻止,让他们选举。结果你看哈马斯赢得了选举,造成了许多问题。

主持人:布什总统在伊拉克问题上遇到国会的阻力。他在国情咨文中直接谈到了伊拉克问题,让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布什说:“我们每个人都希望我们已经结束并且打赢了这场战争。但是放弃承诺,背弃朋友,使我们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这绝不是我们的行为方式。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此时此刻我们仍有能力来影响这场战斗的结局。让我们坚定决心,扭转局势,迎接胜利吧。

主持人:汤姆.道纳利,布什总统在多大程度上需要国会的决心来扭转伊拉克的局势呢?

道纳利:他需要得到最起码的支持。他要的是国会不投票减少拨款或是歪曲彼得雷乌斯将军指挥未来战斗的方式。他所需要的基本上就是国会的不干扰。总统能够忍受国会所有的决议,这些决议说,我们不赞成,我们反对,我们认为这是个坏主意。但是我认为,危机已经过去了,至少在目前是过去了。

主持人:劳伦斯.克伯,你怎么看呢?

克伯:我认为,有趣的是,布什表示要和民主党人磋商,但布什向他们提出的是一个既成事实。他说,我在增兵。事实上他还表示,我要在你们能够削减经费之前把军队派到那里。

我认为,不能以这种方式来争取国会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如果总统想要实践他的主张,想要给彼得雷乌斯将军一个机会去做这些事情,他的确需要美国人民的支持。没有这种支持,一切都完了。没有人民的支持,要在一个民主的体制下进行有选择的战争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凯文.怀特劳,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呢?

怀特劳:民主党人的处境有些困难,因为他们不想做一些布什总统以后能够反过来怪罪于他们的事。他们不想成为“谁失去了伊拉克”辩论的一部份。那场辩论应当是很清楚的。如果美国撤出伊拉克,责任在布什。民主党人不得不公开反对布什的战略,同时又不能引发一些让布什可以责怪他们的事情。

克伯:如果伊拉克战争在今后两个月里进展不利,我们就会看到那些想要参加08年总统竞选的共和党人到白宫去对总统说,你必须改变,现在的做法行不通。看看那些想要在2008年竞选总统的共和党人跟总统分道扬镳,这很有意思。

道纳利:这其实已经发生了。问题是,国会是否会采取某些行动,使自己背上恶名,比如削减经费,或是采取对伊拉克行动有重大影响的其他措施。我认为,国会在这个问题上很害怕,不敢采取这样的行动。我认为,除非情况严重恶化,否则国会是不会越过那个界限的。

主持人:你们提到削减经费和其他措施,国会可以对总统行使哪些权力呢?

克伯:有一些事情是他们可以做的。第一,他们可以明确表示,总统不得再次征用国民警卫队和后备役超过两年。美国有关法律规定,后备役人员不能连续两年服役。所以政府先让他们回家,然后再征召他们。

主持人:美国军队包括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军,还有后备役。后备役属于国民警卫队。

克伯:国会授权行政当局可以征召国民警卫队和后备役人员到军中服役两年。拉姆斯菲尔德任职国防部长期间把这个规定解释为,从9/11开始,我们征用后备役人员不会超过两年。现在,国防部想要修改这个规定。我想国会可以对此作出明确规定。他们可以限制驻伊拉克的美军人数,比如规定美军不得超过15万人。

这将给总统一些行动的空间。国会在2002年通过授权总统派兵攻打伊拉克的决议。决议要求总统确认伊拉克战争不会削弱全球反恐战争。现在国会可以要求总统重新确认。所以,即使不削减经费,国会也可以作很多事,他们可以对总统施加压力要求他证明为什么要采取目前的政策。

主持人:凯文.怀特劳,你认为国会是否会干预总统有权采取的具体行动呢?

怀特劳:我认为,国会不想过多地干预。我认为,最终国会只是要采取一些行动,定出一些界限和里程碑,然后可能给彼得雷乌斯将军一个机会。这是一个困难的机会,因为总统宣布的战略不仅是要增兵,而且要把更多的美国军人派到巴格达的街道上去,保护人口的安全。

过去3年半的时间里,美国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这是一个危险的战略,很可能在近期造成美军伤亡加重。这对国会如何作出回应显然又是一层压力。

主持人:布什总统建议国会在伊拉克问题上向总统提供咨询,让国会发挥新的作用。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布什说:两党以及国会和政府应当保持密切磋商,所以我提议由两党的国会领袖组成一个反恐战争特别委员会。我们在美国应以什么立场来对付一切挑战方面交换看法。我们要向国外的敌人表明,我们是团结一致,争取胜利。

主持人:劳伦斯.克伯,你认为成立反恐战争特别委员会的想法行得通吗?

克伯:总统的问题是他不愿听取不同意见,甚至于他自己政府内的不同意见。所以,由两党人士出面向布什讲他不愿听到的事情也不会促使总统有所改变。我刚才说过了,如果真想争取美国人民支持政府改变伊拉克政策,那就应当和国会磋商,而不是说,我要派兵了,你们是阻止不了的。

主持人:我们提到有些共和党人开始为2008年竞选总统候选人做准备。在民主党方面,我们看到一些颇有势力的参议员出面竞争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比如希拉里.克林顿和巴拉克.奥巴马。还有参议院外交政策委员会的重要成员拜登参议员。请问凯文.怀特劳,总统竞选的前景会如何影响国会对总统外交政策的立场呢?

怀特劳:在某种形式上,这使参议院更难采取很多的行动,因为这些总统候选人都想跟别人有所不同。每个人的计划都略有不同,他们想突出自己,所以很难达成正式的协议。他们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如何不会伤害到自己。

主持人:劳伦斯.克伯,你认为民主党人能够就一项主要的政策达成共识吗?

克伯:在我们这个国家里没有意见一致的政党。当年我在美国企业研究所工作的时候,只有两个人争相控制共和党,一个是老布什,一个是里根。他们对外交政策有完全不同的处理方法。这也反映在国会。

所以说,在野党很难形成反对力量。有些选民可能希望议员采取更多的行动,有的议员可能会对选民的要求作出反应。但是记住,你不仅要有国会的多数支持,还要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因为总统可以否决任何决议。你要有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推翻总统的否决,这在任何情况下几乎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在战争期间了。

主持人:汤姆.道纳利,我们只有一两分钟了。你认为目前布什总统在如何设法重建他的外交政策资本呢?

道纳利:真正能给总统外交政策提供资本的在于巴格达的安全计划是否成功。我认为这个计划能否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成功,不仅决定伊拉克的局势,而且几乎会决定布什总统的政绩。现在的危险是,人们的期望很高,他们期待几个星期之后,甚至几天内就会有成果。这是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