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陕甘宁农民求神拜佛满足精神追求


中国西部部分农村地区出现“村村有寺庙,见神就祷告”的宗教热。中国当局认为地下宗教、邪教势力抬头,需要加强文化思想建设和管制。评论人士认为,人类追求宗教信仰是一种无法遏制的天性,只有实现宗教自由,被视为邪教的团体才能被社会机制自然淘汰。

中国官方媒体了望周刊日前载文报导中国陕甘宁地区的农民对参加各种宗教活动的积极性,出现寺庙兴建热和信教热。

文章以陕西靖边县为例,在不包括小庙的情况下,全县22个乡有297座庙宇。虽然农民经济上贫困,但家家户户布施起来却都很慷慨。文章特别提到陕甘宁部份地区的地下宗教,以及被称为邪教的“门徒会”和“实际神”向农村转移的明显趋势。

*去政治化 信教不信党*

了望周刊的文章说,地下宗教、邪教、民间迷信的抬头反映了农民对共产党的不信任。中共陕西省委党校党建研究部主任岳东峰被引述说,改革开放后,思想文化领域出现“去政治化”的思潮。

一些群众把就业、医疗、教育等社会问题看成是共产党带来的,加上一些基层干部作风问题,影响了群众对共产党的信任,使得相当一部份农民转而寻求新出路和新寄托。

*追求信仰 人类天性*

香港圣神研究中心研究员温贝其神父认为,普天之下人们信仰宗教一般是出于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厌倦:“我认为人们信教主要是寻找精神上的幸福,而不是有了物质快乐就行了。他们希望找寻生命中更多的东西,寻求生命的真正意义。”

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范亚峰则认为,人类追求宗教信仰是人的一种无法遏制的天性,他说:“人追求精神和信仰是人天然的一个倾向,这样一种倾向是无法遏制的,这也是宗教自由是基于人性内在需求的一个依据。”

范亚峰说,近几年来中国兴起宗教复兴运动,除了基督教、天主教等信徒人数的大量扩展之外,传统的佛教、道教和儒教也正在复兴。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被视为在教义上有问题、有异端倾向的团体。范亚峰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中国民众缺乏一个主体信仰。到底哪一种宗教或者哲学思想能够成为中国未来的主体信仰正是中国哲学思想界正在辩论的一个主要话题。

*宗教复兴 城乡皆有*

身为基督徒的中国独立评论人士余杰认为,中国目前城市和乡村的宗教复兴其实是一样的,但是由于西部农民极端的贫困,在没有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在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绝望之下,中国农民宗教信仰的需求比起城市人来就会更加强烈。

余杰说,中国社会最近出现的一些被视为有严重偏差的所谓“邪教与异端”团体,正是因为政府对宗教所采取的高压政策,使得这些团体被迫处于地下状态,责任应该在政府。

*政教分离 自由发展*

余杰说,政教分离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原则,因此应当解散“三自爱国会”一类的政府宗教管理机构,开放公共空间,让每个教派自由发展,这样才能够让那些被视为是正教的主流宗教得以迅速发展,社会机制自然就会淘汰那些被视为有严重偏差的“邪教与异端”团体。

余杰认为,中国共产党为了社会的稳定发展,应该放弃对宗教所持的敌对、怀疑甚至仇恨的心态。

他说:“中国共产党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宪法规定的,落实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政府放弃管制宗教信仰自由的思路和政策。如果宗教信仰自由能够得到更大落实的话,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才有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