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报告: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盛极而衰


自由贸易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目前仍然是挂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嘴边的时髦用语,但是,观察人士敏锐地发现,贸易保护主义已经在全球各地抬头,经济民族主义已经在各国边境之间悄悄树立起新的经济壁垒。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的研究结果发现,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自由贸易浪潮正在盛极而衰。

对于当今绝大多数经济学家来说,以资本、商品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为标志的全球经济一体化浪潮仍然是不可避免而且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和决策部门也都在寻求更加开放的经济政策,以便让自己的国家最大限度地享受自由贸易和全球一体化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

*经济国际化不同于全球一体化*

但是,美国经济学界最近推出一篇有影响的研究报告指出,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度过了它的最辉煌时期,开始盛极而衰。这篇题为《全球一体化是否高潮已过》的报告借用美国康乃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康茨恩斯坦的观点,对“经济国际化”和“全球一体化”两个不同的概念做了区分。

报告的作者之一、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阿卜戴拉尔指出,经济国际化是全球一体化的表现形式,指的是国际间经贸往来和经济合作,这个过程仍在继续,但是,推动这一过程的动力--全球一体化的理念却正在减弱。

他说:“经济国际化只是资本、商品和劳动力在国际间流动的过程,而全球一体化是一个范围更广泛的社会进程,涉及政治、理念以及政府的机制和政策。正是这种意义上的全球一体化理念已经出现盛极而衰的现象。”

报告指出,上个世纪90年代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黄金时代,以互联网技术为突破口的信息技术革命使全球一体化如虎添翼,资本、商品和劳动力在全球自由流动的全球一体化概念似乎已经成为各国经济学家和政治家的共识。

*金融危机影响资本自由流动*

但是,90年代末亚洲、俄罗斯和拉丁美洲发生的金融危机打乱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阿卜戴拉尔指出,那次金融危机的阴影一直持续到21世纪的头几年,一个最大的影响是资本的自由流动受到阻碍。

他说:“1998年秋天全球金融一体化的理念达到高潮。当时的金融危机导致信贷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穆迪警告这些出现金融危机的发展中国家允许资本自由流动的风险,而对中国和印度限制资本流动的做法大加赞赏。随后,欧盟和美国等发达国家也相继放缓或停止了制定解放资本流动的法律程序。”

*美国贸易政策趋于保守*

过去几年,美国出现的经常账目的巨额赤字以及由此出现的争议使得全球一体化的概念在这个一贯倡导自由贸易的国家变得暧昧和尴尬起来。在贸易不平衡,尤其是美中贸易逆差不断上升的压力下,布什政府在倡导自由贸易和商品自由流动方面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理直气壮了。

报告的另一位作者、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研究员亚当.塞格尔说,时过境迁,一贯倡导自由贸易的全球一体化的领头羊美国目前在全球贸易政策方面正趋向全面保守。

他说:“在美国,我们看到,尽管美国由于经常账赤字而对外国资本的依赖日益加深,但是,美国却以国家安全为由驳回了中国收购尤尼科石油公司和IBM个人电脑的投资,目前参议院正在就限制外国投资问题进行辩论,美国国会对限制美中贸易的压力一浪高过一浪。现在,美国几乎每个州都制定了针对业务外包的限制。”

*中国减少对外资优惠*

近年在自由贸易和全球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受益最大的中国的风向也出现了变化。自从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北京一直在赋税等方面提供优惠待遇,吸引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但是,从2005年开始,北京逐步取消了对外资的优惠待遇,并对外国资本的并购和投资活动实行越来越严格的限制。

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研究员塞格尔说:“我并不是说中国已经变得自我封闭起来,但是,中国正在改变以往给予外资丰厚优惠的政策,转而重点扶植国内企业。从外国资本收购中国徐工集团的案例我们就可以看出,北京也和美国一样以经济安全为由限制外国投资。中国立法机构也正在就有关是否有国有企业垄断或相对控制有关国计民生领域的问题进行辩论。”

报告的两位作者相继指出,美国和欧盟在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的移民问题上的民意日趋保守,也反映了全球一体化的前景已经出现了不确定的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