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崔英杰案悲剧:执法与生存对峙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介绍的是,北京无证小贩持刀杀城管;舆论呼吁刀下留人促中国和谐社会。


在北京市中关村贩卖烤肠的小贩崔英杰,原来是退伍军人。由于赖以维生的刚买只有一天的三轮车遭到城管副队长李志强等人扣留,情急之下用切小肠的一元钱一把塑料柄小刀将李志强刺死。案情并不复杂,但是在对待崔英杰的命运上,官方媒体和民间舆论有极大地反差。

*弱势者为生存情急之下酿下悲剧*

首先介绍两位当事人。杀人犯崔英杰,年仅23岁,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入伍服役。根据崔英杰辩护律师提供的材料,崔英杰在71799部队服役期间表现良好,荣获所服役部队颁发的优秀士兵证书、获嘉奖一次;平时训练刻苦,成绩突出,多次在军人大会上作为典型被点名表扬。退伍后在家乡农村没有出路,便和中国几亿农民工一起,流动到大城市,前来北京谋生,先后做过保安。

去年8月案发时,由于保安公司长期拖欠农民工工资,崔英杰不得以贩卖烤肠谋生,案发前一天才借钱购得一辆崭新的三轮车。不料第二天,刚开始做生意就被城管工作人员李志强等人以无照商贩的名义依法没收。

被害人李志强,36岁,干城管已经8年。在当城管前,他在北京裕龙大酒店里当服务员。1997年,因为一个偶然机会,得知“北京市容监察”部门要招公务员,刚从党校取得大专学历的李志强去报考,并被录取。这一年他28岁。1998年,北京“城管”队伍成立,李志强从“市容”调到了“城管”。2005年11月因工作成绩突出,他被调入北京海淀城管监察大队业务督察一科,2006年4月,被聘为这个大队的海淀分队副分队长。

*案发过程并非复杂*

事情发生的经过并不复杂。根据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对这一案件进行公开审判所提供的检方的起诉书(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京检一分刑诉字(2006)第243号起诉书),崔英杰于2006年8月11日17时许,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科贸大厦西北角路边,因无照经营被海淀区城管大队查处时,即持刀威胁,阻碍城管人员的正常执法活动,并持刀猛刺海淀城管队副分队长李志强(男、殁年36岁)颈部,伤及李右侧头臂静脉及右肺上叶,致李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根据中国官方的法院网公布的庭审纪录,下面我们介绍被告的说法。

崔英杰在法庭上说,“我家比较穷,来北京打工。我没有文化干了保安,干保安的同时不开工资,我没有多少钱减轻家庭负担,我又兼了一份外卖,同时我感觉还是改变不了我的生活,所以我就当上了小贩。”

崔英杰在法庭上说,“就在2006年8月11日,我和我父亲带的小女孩一起来到科贸西北角的胡同口,在那里摆摊的时候,来了城管人。我跟他们说,把三轮车给我留下,这是我新买的,我只听见一句话:不行,车必须带走。我拿了划肠的小刀吓唬他们,我看人越来越多,我感觉不可能打过他们,这时候我准备离开,决定不要了。 ”

崔英杰说,“我直接走出了人群,走出去以后我发现小女孩没有跟过来,我又返回来去看,找那个女孩,结果没找到女孩,看见他们一大帮人把我的车往他们的车上装,我非常心痛,跑过去想把车要回来,当我跑到车跟前的时候,车已经起动了。 ”

崔英杰在法庭上说,“我就一转身迎上一大帮人,我急于脱身,当时非常紧张,就直接向左侧跑去,是栏杆,直接挨着的人就是李志强。我感觉他在抓我,我就用手上的刀扎了被害人,扎完了我就跑了。”

公诉人问,“扎人的时候,使用什么样子的刀子? ”

崔英杰答,“一元钱买的小刀,塑料把,红色,带刀鞘。”

*崔英杰经历受到社会同情*

刚才介绍的是庭审时被告介绍杀人的经过。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国媒体对这个案件的各种不同角度的报道。

台湾中国时报注意到中国媒体广泛引用了一名当了8年城管的干部的话“崔英杰必须死,如果不死如何让城管在未来执法”。但是,海外媒体也注意到在中国,同情崔英杰的舆论力量比这个说法更为强烈,其原因在于城管制度不健全,以及部分城管和警察野蛮执法。

一些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指出,崔英杰的事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涉及很多中国目前社会重大热点问题,例如中国亿万农业劳动力从农村流向城市的问题;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虽经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呼吁仍然无法解决的问题;建设和谐社会所涉及的城乡差距问题;城市富豪挥金如土以及生活在大城市底层的农民工之间生活品质和财富分配的巨大差距;民众暴力抗法事件越演越烈,越来越多等等问题。

崔英杰杀人事件的经过,中国媒体在报道中也不是舆论一律的。很多媒体都报道了有关崔英杰工作了4个月,有3个月没有拿到工资,最后每天只好吃方便面度日的情况。综合南方日报等一些中国地方媒体报道,后来崔英杰买了一辆旧三轮,开了个烤肠的生意。由于以前已经被城关没收了一辆旧三轮,他便向战友和同乡借钱,在案发前一天,才买了一辆新三轮。8月初,崔英杰跟家里说烤肠生意不错,想找个帮手。崔英杰的父亲在前面村子里找到了一个正在放暑假的小姑娘。8月10日,崔英杰的父亲领着帮工的农村女孩坐长途车来到北京。崔英杰当时兴致很高,骑着他的那辆新三轮拉着两人在圆明园外面转悠了一圈。

买了新三轮,找到帮工的崔英杰,当时的心情喜乐和满足程度,恐怕并不亚于郊区别墅里开宝马汽车的北京富豪。据南方日报报道,崔英杰对自己白天卖烤肠,晚上当保安的人生企划非常自豪,由于考肠的生意不错,他凡事都乐观起来。

崔英杰的母亲这样回忆儿子的打算:“他说,妈不要着急,等过年我就能攒上钱了。到时候我们翻新一下房子。”

崔英杰家里的两间砖房是30年前盖的,屋顶不时往下落土。父亲要给他介绍对象让他早点结婚,崔英杰说,现在不行,等攒了钱,要大大方方地结婚。崔英杰喜欢过一个女孩,但没有表白,两人逛过一次朝阳公园。

刚刚生了火,正在专心烤肠的崔英杰对李志强等城管队员的出现措手不及。下面是南方日报对当时发生的情况的报道:

李志强封堵了崔英杰的去路,崔英杰不断挥舞着双手。“车子留给我,别的都给你们。”崔英杰喊道。崔英杰开始一直在央求,“求你们把车子留给我,就靠这个吃饭”。连说两遍都没有用,他的口气就变了,“我再说一遍,把车留下,其余你们拿走!”然而仍然无用。10多分钟后,崔英杰放弃了努力。

此时,李志强正在队友的协助下,把那辆崭新的三轮车抬到城管的卡车上。帮工的小姑娘还一直死死拽着车把。城管队员开始准备收队,这是3天整治行动中最后的战果。忽然,崔英杰再次从人群中走出来,他走过李志强,走向北京城管海淀分队副队长宋成栋。李志强看见了刀:“老宋,小心后面!”几乎是在刹那,崔英杰忽然转身,将刀子扎在了李志强锁骨与咽喉之间,血柱立刻喷射出来。

*官方态度强硬先下政治判决*

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站在执法的李志强一边。新华社报道说,2006年9月16日,北京市政府第127次市长办公会议决定:批准李志强为革命烈士。

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还扬言要“向暴力抗法亮剑”。新华社的报道说,李志强同志的鲜血让我们在悲哀之余无比愤慨,依法维护和规范经济秩序和城市管理,却遭遇了如此暴行,这是对法律的公然侵犯与亵渎。当不法分子拿起凶器的那一刹那,便成了嚣张的暴徒,丧心病狂地向人性挑战!

新华社报道说,正常的经济生活需要法律利剑的保障,不法之徒已经将法律置于脑后,法律的利剑当然要坚决打击、决不手软,纵容的后果必然是惨重的代价。

北京城管部门在互联网上设立了网上灵堂,接受各界人士的留言和哀悼。在留言中,访客董武君的看法比较具有代表性。他在留言中说:“姐夫,你走了已经5个多月了,虽然家里人的生活已经走入了正轨,但每个人都没有停止过怀念你。杀害你的凶手已经开庭审判,但是至今仍未宣判。我们不了解法律程序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过程,我们只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们只知道杀人偿命自古以来都是天经地义,无论凶手如何狡辩,他扎在你脖子上那致命的一刀都是事实。你为了你的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想此刻,你在天堂也静静地看着吧,看着法律如何还你一个公正,还你一个尊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李志强的亲属董武君有关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观点不难理解,但是中国司法系统在审理此案之后,至今仍未宣判的原因,远远比天经地义的杀人偿命复杂得多。这个案子在中国民间舆论和互联网上引起了空前的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中国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在依法维权无效的情况下,越来越多地采取暴力抗法的手段,而这个案件背景也折射出胡锦涛、温家宝建设和谐社会后面的不和谐的阴影。

*基本生存权与强势政府对抗*

中国凯迪网络发表文中思的文章评论这个案件说,站在政治角度看问题,这是一桩弱势群体(小商贩)的基本人权(生存权)与强势政府(城管)之间的公开对抗。文中思还对北京市委授予李志强革命烈士称号评论说,当事人崔英杰落入法网,从法律的程序来说,只要没有最后被司法判决,法理上的身份都是“犯罪嫌疑人”。但是,北京“城管案”在没有作出最后的司法定论之前,崔英杰的命运就在北京市政府授予李志强“革命烈士”的称号后,事实上已经得到了“必死无疑”的“政治判决”,而“革命烈士”这个称号的强大政治意图,是眼下的司法审判无法逾越的障碍。

另一位中国网友(残星未逝)发表文章,评论了这个案件与建立和谐社会的关系。文章说,“身居高档别墅、家雇保姆的达官富豪们可能从未见过城管们是如何‘执法’的,一般平民百姓可是对威风凛凛的城管们如何‘执法’司空见惯了,我们时不时可以看到城管们开着标有‘行政执法’字样的卡车呼啸着同时出现在一条巷子的两头,把小贩们值钱的水果、三轮车、折叠桌、塑料凳一股脑儿朝卡车上搬,把秤杆撇断、把他们认为不值钱的蔬菜踩烂、把煤球炉掀翻、把馄饨皮撒得满地,空气中弥漫着正在燃烧的煤球遇到水后发出的难闻的气味,小贩们苦苦哀求的哭喊声、城管们凶神恶煞的叫骂声。”

这位中国网友说,“每当我看到这些场景时,我总在想:这与今天我们所倡导的和谐社会是多么的不相容啊!反差是何等巨大啊!当弱者生不如死时他们就会铤而走险,就有可能酿成悲剧。我的这种想法今天不幸成了事实。你把他赖以谋生的三轮车抢走了,断了他最后一丝生机,他就会想与其饿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他还说,“我认为,要建设和谐社会,绝对不能拉出一支不受法律约束的队伍,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小摊小贩,把已经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当作敌人那样赶尽杀绝。而必须从源头上来解决问题,必须从根本上解决弱势群体的温饱问题。”

*律师:当人被逼无奈谁会更冷静?*

崔英杰的辩护人夏霖律师在辩护词中也提到了弱势群体的问题。他在辩护中说,“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我的当事人来到城市,被生活所迫,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他始终善良纯朴,无论这个社会怎样伤害他,他没有偷盗、没有抢劫,没有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我在法庭上庄严地向各位发问,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将心比心,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

夏霖律师在辩护词中说,“我的当事人崔英杰,一直是孝顺的孩子,守法的良民,在部队是优秀的军人。他和他的战友们一直在为我们的国家默默付出;当他脱下军装走出军营,未被安置工作时也没有抱怨过这个社会对他的不公。这个国家像崔英杰一样在默默讨生活的复员军人何止千万,他们同样在关注崔英杰的命运,关注着本案的结果。”

夏霖律师在辩护词中说,“法谚有云:立良法于天下者,则天下治。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城市管理制度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幸福还是要使他们更困苦?我们作为法律人的使命是要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还是要使它更惨烈?我们已经失去了李志强,是否还要失去崔英杰?”

*纽约市长关注社会底层值得借鉴*

中国法院网上发表了一篇美国纽约市为什么不禁小贩的文章,可以为中国管理市容市貌的城管部门作为对比。文章说,“去年,纽约市交通局曾向市政府递交了一项‘人行道摊位修正法案’,想把原有‘允许摊主出墙3英尺摆设摊位’的规定,修正为“每年由交通局进行评估,对严重影响公共交通的出街摊位予以取缔,或者将终止核发及续发营业执照”。

纽约市交通局的用意也不坏,是为公共秩序考虑!可是,这个修正案一呈到彭博市长那里就被否决了。他保全了纽约市内超过2000余家水果、蔬菜、烟杂、花铺等沿街摊点的生命。彭博市长的做法,立刻得到纽约市民及《纽约时报》等多家主流媒体的一致赞许,幽默的美国人还拿他调侃了一把,说彭博市长是“美国城管的敌人”。

宁可当“城管的敌人”,也要当老百姓和贩夫走卒的朋友,彭博市长的做法可能会给中国公务员和各地的市长们带来一点启迪。

*请为弱势群体放条生路吧!*

中国法院网的文章说,“普通百姓的生计,对于偌大一个城市来说,或许是小事情,但对于具体的每一个家庭来说,其实就关乎生计的天大事情。民生无小事,一分一厘其实都是民生之重。这对国际大都会纽约是如此,对于我们这些发展中的城市来说更是如此。 ”

最后,关于这个案子,我们引用李志强网上灵堂一位中国民众的留言作为结束。这位中国民众说,“我感到沉重的是,被杀者代表着合法秩序,杀人者代表着合理要求,但合法和合理的冲突竟需要一条生命和两个家庭的幸福作代价。但我无法解开这么一个死结,只能无言。但愿李志强烈士的生命能让我国的法律有更多的人性和理性,但愿,李志强烈士能使我们的执法者时刻想到弱者的生存,但愿,这个社会不再分为互相对立的几个群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