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反渎职或成中共权力斗争新武器


中国加强反腐力度,重组反渎职侵权局。不过,有观察人士指出,司法不独立,机构再健全,不仅无法制约现有的腐败,还有可能把反渎职作为中共权力斗争的新武器。

*加大打击渎职侵权犯罪*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表示,截至今年1月,中国25个省级检察院已经成立了反渎职侵权局,以加大打击渎职侵权犯罪的力度,从根本上改变反腐败格局中反贪污贿赂“硬”、反渎职侵权“软”的局面。

中共当局近年来大搞廉政建设,对利用职权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的案件进行了重点查处,对于严重违法乱纪的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领导成克杰、王怀忠、胡长青等处以死刑,更多的腐败份子被判处数年,乃至无期徒刑等重刑。

*渎职侵权犯罪危害更大*

贪污腐败份子行贿受贿,侵吞国家资产,理应受到刑法的严厉惩罚。但是,中国的法律和实践对于给生命和经济造成更大损失的渎职侵权犯罪惩罚却远比贪污腐败罪轻。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厅副厅长宋寒松说,在某种程度上,渎职侵权犯罪比贪污犯罪危害还大。他举例说,在1998年到2000年三年查处的案件中,贪污贿赂犯罪的平均个案涉及款项价值是25.8万元,而渎职犯罪的平均个案案值高达285万元。渎职侵权犯罪还往往给人民生命健康造成重大损害后果。

中国检察机关2006年参与了对1千383起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的调查,立案查办涉嫌渎职等职务犯罪的案件629人,但多数免予刑事处罚或被判缓刑。以去年底山西左云县导致56名矿工死亡的特大透水事故为例,12名责任人涉嫌渎职犯罪,9人被判缓刑,3人被免予刑事处罚。

*张伟国:反渎职侵权局作用令人怀疑*

美国新世界网站创办人和编辑张伟国说,从表明上看,中共当局重组反渎职侵权局是加大反腐力度,把反腐败具体化、职能化,但是反渎职侵权局能否真正发挥其功能则令人怀疑。

张伟国说:“中共自己反自己的腐败,有很大的局限性。如果真正司法独立了,检察院是一个独立的检察监督系统,这些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检察系统里具体的机构的设置,实际上真正显出它的作用和功能来,还要等到整体上有了司法独立的前提才能彰显的。否则的话,就有被人看成是作秀的嫌疑,不能真正起到反腐败的作用。这是中国政治设计上的一个很大问题。”

*腐败越反越严重*

张伟国说,这些年来,历任中共领导人都把廉政反腐败作为他们施政的一个目标。一些重大反腐败案件也的确证明了一些高官被拉下马或送上刑场,但是中国的反腐败不是越反越廉洁,而是越反腐败越严重,更恶化。

*没有监督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机制*

张伟国指出,中共设置反渎职侵权局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在其任期内是否渎职。他说,如果反渎职侵权局没有监督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机制,类似部门设的再多,效果也不会太明显。张伟国认为,应该充份发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现有的监督检查职能。

张伟国说:“检察官员的渎职与否,人大本来就有这个功能。每一次人大开会,如果人大代表真正能够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力,对于政府的各级官员进行审计,进行质询,这实际上渎职侵权犯罪的问题一下子就出来了。”

张伟国说,司法不独立,机构再健全,仍然无法制约现有的腐败状况。

*中国当局反渎职犯罪“三难”*

中国当局反渎职犯罪目前还存在他们所说的的“三难”,即发现难,查证难,处理难。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厅副厅长宋寒松说,不少部门和行业存在以罚代刑,降格处理,不向检察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这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是一些检察机关查办渎职侵权犯罪的主要阻力。

新世界网站创办人和编辑张伟国指出,中共当局反渎职工作进展不得力,有一个思想观念上的误区,认为渎职是交学费,是好心办坏事,好人犯错误。他说,这种观念必须要改变,因为渎职侵权犯罪给社会和人民带来的损害比贪污受贿更严重。

*张伟国:警惕利用反渎职打击异己*

另一方面,张伟国警告说,要警惕目前掌握大权和实权的中共领导人利用反渎职的名义来打击异己。

张伟国说:“如果是一些真正在干实事的人,只不过是在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周到,出了一些砒漏,政治领导人因为不在自己这条线上,甚至是自己政敌的对象的时候,就可以用渎职来打击对方,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在这样的做法,很可能会成为中国新的权力斗争当中的一个新武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