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通缉嫌犯王又曾吁保释遭驳回


被台湾通缉的经济犯王又曾2月13日上午在洛杉矶移民局圣佩卓拘留所出庭应讯。王又曾申请保释遭到驳回,法庭并就王又曾案排期设定聆讯日期,届时将决定是否让王又曾入境美国或是将他遣返回台湾。由于王又曾透过律师要求闭门应讯,所有媒体都无法旁听。

涉嫌掏空力霸集团的台湾通缉嫌犯王又曾,十三日上午在洛杉矶圣佩卓港的移民局拘留所首次聆讯。王又曾透过律师尼尔森(Frank Nelson)向法庭要求闭门聆讯,在移民局控方律师未反对情况下,法官彼得斯(Rose Peters)裁定禁止旁听,原先获同意旁听的六名媒体代表也被请出拘留所。

*下一次出庭日期说法不一*

据两名同时进入该法庭为其他人辩护的律师透露,王又曾看起来非常疲惫。至于王又曾的下一次出庭日期,其中一名律师史可匹恩(John Scopin)说是3月6日,但另一名律师则说是3月7日上午10时。

不论王又曾的个别听证日期是哪一天,这个农历年他恐怕必须要在牢中渡过。

*没有急需保释的理由*

国土安全部移民海关执法局(简称ICE)的公关人员凯斯女士(Virginia Kice)向六位代表透露,王又曾关押在三、四十人的牢房里,没有健康紧急状况,也没有暴力威胁等急需保释离开的理由。

拘留所外聚集了二、三十位来自美国各地和台湾的中文媒体的代表,由于法庭空间狭窄,媒体在前一天先推选了三名代表,后来凯斯同意再抽签选出三名代表,准备在当天早上进入法庭旁听。代表中包括两名移民律师周正烜和杨羚,还有一名速描师。

*不公开听证可能有两个理由*

律师周正烜分析,王又曾这是初次见庭,是确认身分和提出申请。像这种保释听证(Bail Bond Hearing)或排期听证 (Master Calendar hearing)一般是向公众公开的,但是,王又曾的律师在前一天晚上9时提出闭门的动议,当天代表移民局的控方律师罗伦斯(Lawrance)又没有反对,法官就裁定禁止旁听。

周正烜说:“不公开听证可能有两个理由,一是当事人提出政治庇护要求,内容过于敏感,为了保护的理由不公开;另一个理由是涉及国家国土安全机密。王又曾案到这个地步,我猜测最大的可能是政治庇护,不能公开迫害的过程。”

*可能拖很久*

周正烜还说:“移民局法庭只是国土安全部下面的一个行政听证庭,国土安全部由总统管辖,移民局法庭只是一个上诉的管道。申请人对移民法庭裁决不同意,可以一直上诉到联邦法院,可能拖很久。”

周正烜也指出,王又曾的律师随时可以提出保释的要求,同时也可提出依亲调整身分的申请。他说,王又曾如是没有有效证件想要入境,依规定,法官一般不会批准保释;何况王又曾有逃跑的可能,保释机率很低。

*申请庇护获准机会不大*

媒体代表的另一位律师杨羚曾任移民局保释官并处理过政治庇护案件,根据她在移民局所受的训练,如果申请庇护者在母国有刑案起诉,大多数会被要求回国先自行解决起诉问题,不论王又曾是提出I-130申请依亲还是I-485调整身分,最后都会面临提出母国良民证的问题,因此获准机会不大。

杨羚说,如果王又曾提出I-589政治庇护申请、或是先搁置依亲移民先办政治庇护、或是先办依亲暂搁政治庇护,都是可以的,但是,王又曾须提出政治迫害的证据,如果台湾方面以证人身分提出王又曾犯罪的证据,杨羚认为,他获准政治庇护的机会相当微小。

*最快也要一年*

杨羚透露,一般这类案件可拖上三、五年,不过,已被拘押者因人道理由,可能加速办理,但最快也要一年才可能离开拘留所。

至于王又曾有无可能要求自动离境,杨羚说不可能,因为收到移民法庭通知书前在美已满一年才可要求自动离境,王又曾收到通知书前在美只有几天。

尽管不能进入移民局法庭,现场二、三十位中文媒体人员也是忙着追访相关人士。代表王又曾的尼尔森、兼任翻译的商业律师戴雯(Tiffany Tai)等进出法庭都被大批媒体包围。尼尔森等人表示,没有当事人同意,他们什么都无可奉告。

今天的法庭时间是上午8时,但是5时即有媒体到场,与台湾联线或是先发图片。在追访过程中还有两名电视摄影跌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