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称应帮助穷国建保健基础设施


全世界每年有600万人死于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其中大多数是在发展中国家。近年来,很多国家的政府、多边组织和民间基金会已经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应付这种全球性的挑战。但是,有些卫生专家担心,这些资金所针对的目标过于狭窄,不能满足千百万人的基本健康需要。

全世界名列第二的富翁巴斐特2006年从他个人的财产当中拨出300亿美元捐给盖茨基金会。在过去6年中,盖茨基金会本身也捐出66亿美元用来进行多项全球性的防治疾病的计划。美国政府在2003年提出一项为期5年的艾滋病紧急防治计划,经费总计达150亿美元。其他的富有国家和多边组织也捐出大笔款项。

*加勒特:慷慨捐款也引起严重问题*

非官方的外交关系理事会资深研究员加勒特说,从所有的迹象看来,这方面的资金将不断增加,但是她说,相关各方的慷慨捐助也引起严重的问题。

加勒特:“问题是捐款来的太快,世界各地负责卫生工作的领导人还来不及想一想应该怎么样使用这些款项。我们是不是在做必须做的事情?是否在以正确的方式做这些事情?更严重的是,这些款项的一大部份被指定用于若干非常特殊和狭隘的疾病防治问题。”

加勒特说,抵御疾病必须考虑到当地的医疗条件。她说,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区,医务人员严重不足,专家估计大约缺少100万人。那里很多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流向较为富有的国家,人口逐渐老化,因此需要更多的保健服务。加勒特说,除了这种人才的流失,很多发展中国家缺少维持保健系统的基本设施,在很多贫穷国家,医院、诊所和实验室已经数十年不被重视。

加勒特说:“说到底,如果我们不放眼全球,改变只注重某一种疾病的做法,所有这些慷慨的捐助会变得令人失望,甚至于使死亡率增加。”

*贝特:贫穷国家常挪用保健拨款*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专家贝特说,贫穷国家历来都没有把保健列为优先事项,保健拨款常常被挪用。他说,贫穷国家必需重新考虑他们应该把重点放在哪里。贝特说:“我们比较富有的国家应该对贫穷国家予以协助,但是如果他们自己不努力,我们的帮助就没有多少作用。不仅仅是卫生方面,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加勒特说,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捐助者的压力下,贫穷国家的政府开始增加卫生预算。但是她说,这些经费主要还是用于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等致命疾病的防治,其实有更多的人死于难产、小儿科疾病、呼吸道、肠道感染和痢疾。加勒特希望世界卫生组织在协调日趋复杂的全球保健工作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专家贝特说,世界卫生组织虽然在传播重要讯息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是在确认目标和协调援助方面需要改进。

贝特和加勒特都认为,如果不采取重大措施来改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医疗设施,仅仅增加援助不会使全世界的健康状况获得改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