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台湾果农望政府支持产品销往中国


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台湾的农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农民和地方官员希望台北当局不要让政治因素束缚手脚,尽快积极行动起来,支持他们把农产品销往中国大陆。

彰化县员林镇54岁的果农许金堆和他的叔叔许银相一前一后,坐在没有扶手的单轨平板运输车上,爬着陡峭的山坡,到后山上自家的果园里去检查杨桃的生长情况。几年前,他们花了三十几万新台币安装这条单轨运输线,为的是把员林镇盛产杨桃的传统继续下去。

许金堆说:“从台湾,我们小时候所知道的信息,从我懂事开始,杨桃就是在员林这边,别的地方都还没有。最主要的发源地就在我们员林这边。”

*进口水果冲击台湾市场*

然而,自从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大量进口水果进入台湾市场,严重冲击了本地水果的销售,随之而来的价格低迷迫使许金堆一家及其附近的果农放弃了大部份的杨桃种植。

许金堆说,“本来,以我们这边来讲,有13公顷都是杨桃园,但是因为这几年杨桃销路的影响,大家都放弃了,慢慢都放弃了。今年剩下没几个人在干。以我自己来讲,讲实在话,杨桃我已经放弃(种)了。”

员林镇另一位果农黄藻柏也深有体会,如今他种植杨桃和荔枝的果园加在一起才只有八分地。他说:“自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的台湾水果,不论是员林镇还是台湾全省都是一样,进口的水果太多了。我们自产的水果吃厌了,都会吃进口的。这个冲击最大。”

*彰化县农业局长助农民渡难关*

果农许金堆说,能拯救台湾果农的唯一办法是将水果外销出去。他说:“台湾所能够生产的水果必须要有一半能出去,不管是到大陆也好、日本也好、美国也好。一定要政府帮忙,把它销一半出去。只要一半出去,一半留在自己国内,这个价格就会稳定。”

员林镇所在的彰化县有131万人,其中农村人口有46万。县农业局长邱士平说,他希望能大力推动农产品向中国大陆的出口,帮助本县农民渡过难关。

邱士平说:“(对)大陆农产品的外销在我们局里面扮演的位置也是非常重要的。原来我们只销到加拿大和日本,最近我们主攻大陆,这对我们农民来讲,他们觉得获益良多。”

*北京为台湾水果开“绿色通道”*

北京当局去年采取了一系列步骤,表示要帮台湾农民排忧解难。这些步骤包括允许台湾22种水果进入中国大陆,并且为这些农产品顺利通关设置了所谓的“绿色通道”。

邱士平对中国大陆这些做法表示肯定。他说:“毕竟,杨桃、还有蕃石榴以及各种农产品,都是比较不耐久藏。以我们彰化县外销中国大陆来讲,它所开设的绿色通道对农产品,尤其是新鲜的农产品,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

不过,台北对北京公布的种种优惠政策表示怀疑。台湾行政院主管农业的农委会说,北京的做法很明显是为了统战,在达到了政治目的之后就不会积极购买台湾的农产品。农委会还说,中国大陆的农产品市场极其不稳定,因此不鼓励台湾的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积极响应北京的呼唤。

*果农被台安全部门调查*

彰化县社头乡农会总干事萧芳远常常跑大陆,希望能帮当地的农民推销农产品,然而他的行动招来了台湾安全部门对他的调查。萧芳远说:“当我们销到大陆去的时候,我们接到的最大压力是什么,你知道吗?我们被调查单位调查。政府没有给我们这些基层的人一种信任感。”

彰化县县长卓伯源也批评陈水扁政府在允许农产品出口到中国大陆的问题上过于保守,把政治考量置于农民的福祉之上。他说:“中央是比较保守的。某些人一些所谓的政治主张是不是只为了他个人政治上获取更大的能量?这样是不应该的。我们应该站在人民本位决定怎么样来做可以增强人民的福祉。”

不过,彰化县的官员和农民都认识到,他们不应该把农产品出口都寄托于中国大陆,而是要拓展农产品向世界各地销售的途径。

*中国朝令夕改令台湾果农担忧*

曾经去中国大陆经商、后来又被迫撤退的员林镇果农许金堆对这一点深有体会。他说:“讲实在,大陆那种地方,它说变就变。它今天下的命令明天可以改。今天这个人答应你,不表示这就是绝对的,上面还有人。他一句否定,你就完蛋了。”

台湾大学农业经济学系的几位教授也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台湾农产品登陆的不确定性相当高,中国市场应该是台湾农产品外销全球布局的一环,但并非主要一环。

*农委会促外销推出优惠措施*

台湾行政院农委会表示,政府正在努力推动台湾农产品外销,而且每年在这方面的花费高达4亿新台币。与此同时,农委会也推出了一些优惠措施,试图推动台湾水果在本地的销售。

不过,彰化县果农许金堆希望政府官员的动作要快。他说,农民的日子很难过,台北的官员应该到山上的果园来亲自体会农家人的艰辛。他说:“中央政府那些人,讲实在,应该出来走一走,上山来看看,让他们来坐坐这个单轨车,让他们体验一下农民的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