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台湾政治与二二八事件六十周年祭

  • 熊健

2007年2月28号是台湾“二二八事件”六十周年纪念日。美国首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于2月22号举办了以“二二八事件的政治含义”为主题的研讨会。与会一些学者表示,通过研讨会的形式来探讨如何弥补228事件所遗留下来的伤痕,因为如果伤痕无法弥补,不达成和解的话,对台湾的民主发展可能会起到负面作用。

*二二八事件*

1947年2月28号,前一天台北市的一个女烟贩和缉私人员的冲突引爆了全面的官民冲突。在有些民众被枪杀以后,情势一发不可收拾。

从2月28号开始,自发性的动乱从台北蔓延到全省各地。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闻讯立即派兵到台湾镇压,数月之间死伤、失踪者数以万计,给死难者家属留下了难以沫灭的哀痛。

*李登辉平反二二八*

台湾岛内的人民在那以后将近半个世纪国民党的威权统治之下,对二二八事件噤若寒蝉。直到李登辉担任台湾总统推行台湾民主化运动之后,原来被认为禁忌的二二八事件受到台湾政府的平反。

1995年,李登辉以台湾总统的身份代表台湾政府向所有的二二八事件的家属公开道歉。同年10月,行政院成立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处理各项补偿措施以及发放补偿金的专职机构。

*陈水扁宣布纪念日*

1996年,陈水扁以台北市长的身份宣布订定二二八事件纪念日。台湾的行政院在同年通过2月28号为国假日。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于2006年把二二八事件定调为“官逼民反”。

*陈文彦:抚平留下的伤痕*

支持台湾民进党的台湾人关系委员会执行长陈文彦在布鲁金斯研究所2月22号举行的有关二二八事件有关的研讨会上告诉记者说,纪念二二八事件六十周年,就是要抚平该事件给台湾人民留下的伤痕。

他说:“当然,一代一代,这种伤痕会淡化,但是,影响力犹在。比如现在台湾岛内族群不和谐,可以追溯到二二八。1945年国民政府刚到台湾来的时候,大家欢迎摇旗呐喊,制造国旗唱国歌,欢迎祖国军队到来。但是二二八事件之后,台湾人民的态度180度转变,所以,影响非常之大。因此,要了解台湾的政治,一定要了解该事件给台湾人民心里所造成的伤痕。”

*彭明敏:无法谈族群和解的问题*

台湾总统府资深国策顾问彭明敏在研讨会后对记者说,有关抚平二二八事件留下的伤痕的工作仍然有一定的阻碍。他进一步分析说,虽然李登辉对受难者的家属正式表达歉意,但是,他认为诚意不够,而且在事实真相全部公布之前无法谈族群和解的问题。

他说: “要把责任讲清楚。哪一个人应该对事件负责。这个不明了以前如何进行和解呢?把所有的档案都公开,让历史家去追踪经过,这是唯一的办法。要使得受难的家属感觉到政府对二二八事件的道歉是诚恳的。目前这种感觉一点都没有。”

*台湾意识觉醒的开始*

台湾人关系委员会的执行长陈文彦在研讨会后告诉记者说,台湾的主体意识就是从二二八事件开始的。

陈文彦说:“ 二二八是台湾意识觉醒的开始,一直到现在这种意识还在增加。当然有一段时期在国民党压制下,这种心里慢慢消失。但是台湾民主化之后,这种趋势慢慢在成长。最近台湾民调关于‘我是台湾人’的比例相当的高。 ”

*陈文彦:台湾是民主国家*

陈文彦说,台湾是民主国家,它的一切、它的未来、它的发展都必须靠两千三百万人民来决定,因此,台湾民主、台湾主体意识发展对未来台湾政治发展是不能轻视的。

*徐博东:台独有很复杂的因素*

中国大陆的台湾问题专家徐博东在接受中文部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他认为,二二八事件和当时大陆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独裁专制统治的斗争事实上是一体的,并不是割裂开来的。他本人认为,中国对从二二八事件延伸出来的台湾独立运动虽然是采取批判的态度,但是,他也看到大陆当局对二二八受害者同情和理解的态度。

他说:“台独有很复杂的因素,不能单纯的看一个方面,要化解台独的思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不断的通过‘做台湾人的工作’;另一个方面要把自己搞好,还要看国际整个环境的变化,急于解决台独问题,恐怕也不是一下解决的了的事情。所以,要有耐心,采取比较柔和温柔的办法恐怕更能奏效,光靠打压的方法是不行的。”

*中国对台湾问题有底线*

可是,他说,中国方面对台湾的问题也有底线,底线就是台湾是否搞法理台独的问题。

徐博东说:“所谓法理台独是否在法律上切断和中国大陆的联系。事实上,台湾的现行的法律制度还是一个中国架构。如果陈水扁打著宪政改革的旗号改变台湾中华民国的领土范围,那就是法理台独,胡锦涛讲的‘四个绝不’当中的‘绝不容忍台独’就是这个意思。”

*卜睿哲:对台湾人民作出明智的选择深具信心*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卜睿哲表示,他也注意到,台湾有些人推动台湾主体意识的法理台独,但是,根据民意调查,这种人只占13%,而主张维持现状的人占62%到63%。

卜睿哲说:“大部分台湾的人民意识到推动法理台独会给台湾带来的危害,只有少部分人认为推动法理台独是优先考虑事项。我对台湾人民做出明智的选择深具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