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在世贸承诺与双边协议间求平衡


由于世界贸易组织的多哈回合谈判一致没有进展,许多国家现在都在大力谋求双边自由贸易协议。尽管美国目前采取的策略是多管齐下,在推动世贸谈判的同时,努力追求地区性和双边协议,但是有的贸易专家认为,全球自由贸易的捷径还是多边协议。

*美政策对国际体系影响深远*

国际贸易作为世界各国产品市场相互沟通交往的载体,是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份。美国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贸易大国,作为经济实力最强的工业化国家,在维护国际贸易秩序问题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美国的贸易政策也对国际贸易体系产生深刻影响。

过去20年,美国一直寻求在履行对世贸组织作出的重要承诺以及跟其它国家谋求地区性和双边自由贸易协议之间取得平衡。

布什政府于2003年提出了“竞争性自由化”的概念并被作为美国贸易政策的核心;以美国国内存在的巨大贸易机会为基础,通过与符合标准的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刺激签约国周边国家也跟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以从中获得贸易区内规则制定的主动权。

观察人士指出,布什政府对美国的贸易政策做了重大调整,其根本目的是确保美国在全球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跟克林顿政府及其前政府的贸易政策相比,布什政府的贸易政策有一些显著不同的特徵。克林顿政府及其以前的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特点是推动以关贸总协定(GATT)以及世界贸易组织(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自由化,而布什政府则将多边、区域和双边贸易自由化同时并举。

*巴菲尔德:签订双边协议比较容易*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贸易问题专家、前美国贸易代表顾问克劳德.巴菲尔德认为,对于美国来说,签订双边贸易协议比较容易。

巴菲尔德说:“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很容易吸引那些中小经济体,因为我们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对它们有吸引力。无论是布什、克林顿或是其他任何总统当政时期都不例外。但是如果超越双边磋商,那就非常困难了。比如我们在关于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中,就一些问题跟34个国家进行磋商,那几乎跟关贸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一样棘手。”

*佐立克:贸易政策是全球战略重要部份*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对贸易政策的调整首先是为了确保美国在全球市场上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同时美国的贸易政策又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份。

前美国贸易代表佐立克曾强调,美国的贸易政策与美国更广泛的经济、政治和安全目标密切相关。

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之后,美国加强了跟东盟的合作。另外,近年来随着多哈谈判停滞不前,东盟已经成为世界各国自由贸易谈判争夺的对象,美国更是如此。美国希望尽早完成《美国-东盟贸易投资框架协议》,建立一个能够加强美国-东盟投资流通的体系,加强双方在WTO等多边贸易体系中的合作。

*巴菲尔德:应继续与东南亚接触*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贸易问题专家、前美国贸易代表顾问克劳德.巴菲尔德建议美国继续跟东南亚国家保持接触。

巴菲尔德说:“我们目前跟东亚地区的四、五个国家签署了双边贸易协议。我们的选择之一是继续跟东亚国家就双边协议进行磋商,前提是作为地区性协议的一员,无论从经济还是从政治或安全角度看,跟东亚国家的双边协议无损于我们的国家利益。”

*国会扮演的角色*

但是跟其它国家相比,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往往受到国会的制约。巴菲尔德指出,这是美国立法机构的独到之处。

巴菲尔德说:“我认为,美国立法机构的角色非常独特。其它民主政府或民选政府跟美国相比情况都不相同,因为在美国,宪法给予国会全权来决定贸易政策。在贸易政策方面,行政部门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得到国会的授权。”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安妮.克鲁格认为,与其一个接一个地谈判双边协议,等待美国国会一个接一个地审批,不如集中精力谈判多边协议,达到一石多鸟、一蹴而就的效果。

克鲁格女士说:“即使我们能够跟日本或韩国达成一个像样的自由贸易协议,你能想像这个双边协议会比多边协议更容易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吗?我认为,双边协议在美国国会遇到的阻力其实并不比多边协议少。因此我认为,多边协议相对来说要更有优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