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发展指数地区差异高达十几倍


一项首次发布的中国发展指数显示,中国发展水平差距最大的是健康指数地区差异。健康指数差异巨大导致的社会问题是老百姓看病难,因此医疗体制改革成为中国民众最关心的热点问题。他们期盼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推动新一轮医疗改革。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评价中心2月26号首次发布的中国发展指数涵盖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包括健康指数、教育指数、生活水平指数和社会环境指数等4个单项指数。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发展水平地区差异较大,城乡差距较大。差距最小的是社会环境指数地区差异,最大的是健康指数地区差距。

曾经对中国发展地区差距做过考察的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认为,人大得出的中国发展指数调查结果基本上如实反映出中国的现状。

他说,中国最发达的省市和最落后的省市之间的差距,比如上海和贵州相比,在包括人均财政收入、人均存款等一系列指标方面,都有12倍到16倍的差距。

*财政投入不均造就特权城市*

胡星斗教授说,财政投入的不均造成资源占有的不均,从而使中国产生了一批特权城市,以北京这个最大的特权城市为例,它不仅仅集中了中国最好的大学,也集中了最好的医院和最高级的医疗设施。

他说:“我过去看过这方面的报导,像核磁共振、CT这类高端的医疗设备、先进的仪器,光北京市拥有的数量就相当于整个欧洲拥有的数量,甚至比整个欧洲还要多。”

*医疗卫生投入比例世界最末*

胡星斗教授说,中国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比例是世界最低,只有2%以上,而美国的占百分之十几,印度也占5%到6%,与此同时,中国极为有限的医疗卫生资源却因为不公平的特权制度而分配不均。

有报导说,中国政府医疗费用的80%被各级干部消费掉了。胡星斗认为,中国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消费不均是投资决策的不民主、不科学造成的。

胡星斗说:“它是由于官本位造成的官僚化财政、随意化财政制度所造成的。因为中央的领导都住在北京,当然主要的投资就投资北京,省里面的领导都住在省会,所以主要投资都投资省会。也就是说,这种投资完全是官本位的,是官员说了算的,而不是比较科学的财政支出、预算体制要经过议会批准的体制,或者是由下面的各个组成的委员会经过投票来决定投资投到那个地区,不是这样的一个科学决策的体制。”

*胡星斗:要改变特权制度*

中国新华网报导,在2007年全国“两会”召开之前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两会”解决医疗、环保、房价、社保、食品安全等一系列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抱有期盼,而医疗卫生位居榜首。

76%的网民把加快医疗体制改革列为最为关注的热点问题,84%的网民认为药价过高,93%以上的网民对目前医疗改革的成效不满意。

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说,要进行医疗体制的改革,小的方面要建立科学、民主、阳光的财政制度和金融制度,做到科学、均衡地投资。大的方面则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特权制度,方能改变中国医疗投入占GDP比例世界倒数第一、中国医疗的公平性被视为是世界倒数第4的状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