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人大政协难对政府决策施影响


中国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在星期六开幕前夕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介绍会议议程和工作。分析人士认为,只要中国共产党不放弃一党专制制度,就不要期盼政协或人大能对政府决策施加影响力。

*政治与社会问题日益尖锐*

今年的两会是在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社会发生巨大变革、各种政治与社会问题日益尖锐之际召开的。预计,本届人大、政协代表将讨论物权法和企业所得税法草案,还要讨论与民生紧密相关的住房、环境、社保等问题。

新加坡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戴维.凯利说,中国领导人现在担心,中国农村地区在经济急速发展中被日益甩在后面,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引发的社会骚乱有可能威胁政治秩序,带来无法承受的后果。

他说:“中国领导人现在终于意识到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是否是高质量增长?是否是可持续增长?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是否给他们带来了无法承受的代价?”

*分析:政协为中共一党专制作点缀*

两会期间先召开的是星期六开幕的全国政协会议。不过,比起星期一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来,人们普遍对政协会议的召开显得不那么关心。虽然全国政协大会发言人吴建民星期五在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但分析人士总是把中国政协形容成花瓶,为中共一党独裁作些点缀。有评论人士说,一群被中国政府指派的各届名流星期六将再次聚集在一起,做一些发发议论、牢骚,提提建议的工作。

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余杰在接受采访时说,即使让政协委员发牢骚,他们也不会越过官方许可的范围。

他说:“即使发牢骚也在官方许可的范围之内,绝对不可能发牢骚发到像天安门事件或法轮功等最高度敏感的话题上。我们把现在的政协和80年代相比,我觉得还比不上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那个时代有老一代的政协委员非常敢言,以戏剧作家吴祖光为代表。他在政协会议上直接提出要把毛泽东的纪念堂改成文革博物馆,把毛的像从天安门上取下来。但是据我所知,89民运之后这十几年,政协委员中再没有像吴祖光那样具有如此道德勇气的人了。”

*有胆识委员少得可怜*

余杰说,有些政协委员也敢于提出一些被视为敏感的意见建议,但是人数比例很低。他举例说,在中国青年报的冰点事件后,去年的政协会议上只有一位社科院的学者委员提出了批评意见。即便如此,他们的意见也很难见诸于与公众见面的媒体,甚至无法在政协会议内部的简报上刊出。余杰认为,这是政协委员本身不经民选产生,缺乏合法性的体现。

他说:“政协在目前的国家架构中的身份是妾身不明,究竟是正室夫人、还是二奶、还是小妾?它在法律架构上处在一种很暧昧、很荒诞的地位。每一名政协委员,从市一级到省一级、到全国,并不是真正由民众选举产生的,所以他们自己的身份都没有合法性,因此很难发出真正代表民意的话语。”

*中国无意进行政治改革*

中国媒体在两会召开前夕发表了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一篇长文,表示中共坚持社会主义初期阶段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温家宝的讲话被分析人士普遍解读为,中共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要长期坚持一党专制的政治制度。

中国独立知识分子余杰说,只要中共一党独裁的制度不变,中国的人大、政协就没有可能发展成为现代国家架构中的组成部份,无法真正拥有立法权和监督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