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两百右派及家属要求国家道歉赔偿


今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上海200多右派及其家属上书中央,要求国家对右派正式道歉,做出经济赔偿并建立反右博物馆。

以上海和华东地区为主的200多名右派及其家属的联名公开申诉信说,文革的走资派全都补发了工资,而右派受难时间更长,却没有得到一视同仁。

据中国共产党自己的统计,上世纪50年代被打成右派的人,有55万之多。这些人和家属加起来有两三百万,他们在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受到了残酷迫害和无情打击。

*一些右派未获改正“错划”*

这封申诉信的联系人之一是退休干部彭志一。他的父亲彭文应是民盟上海负责人,已在1962年去世。中共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改正了绝大多数“错划”右派,但是仍然留下一些人不予改正,其中除了大名鼎鼎的章伯钧、罗隆基和储安平,还彭文应以及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陈仁炳。

彭志一对中文部记者说,他父亲1949年前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被国民党抄了家,1949年后父亲被打成右派,又被共产党抄了家。他说,虽然他父亲已在1962年去世,他和他妻子在文革中仍然因为父亲的问题遭到批斗,身心备受摧残。

彭志一对记者说,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大右派章乃器的儿子章立凡都已经表示愿意加入联名呼吁。

*申诉信呼吁建立反右博物馆*

这封申诉信呼吁建立反右博物馆。当年中国老作家巴金80年代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呼吁到现在也不了了之,因此建立反右博物馆可能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不过彭志一说,只要大家努力,还是有可能的。他说:“南京屠杀博物馆你在宣传,奥茨维辛博物馆也在陈列,反正是把丑恶的事情摆出来,让后人不忘啊。现在要共产党摆自己错误和丑恶的东西,(它)当然不愿意啦。但是,从保留历史文物来讲,应该这样做的。”

彭志一说,虽然官方不喜欢这方面的研究,但民间有许多右派及其家属还在搜集整理有关的史料和文物。他说:“我就出了一本父亲的百年纪念册。这些都是将来放在反右博物馆里面的书啊!每个人都有一本血泪账,照片、图片,什么都有,只要有个平台。我们现在条件不成熟。哪一位有正义感有财力的人愿意支持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就能办了。用现代化的科技手段都能复制啊。摆出来,展览、陈列嘛。”

彭志一说,这都是客观历史,人不应该忘记历史,而现在许多年轻人都不懂这段历史。他说,写小说、写电影,都不如办展览来的真实。他说,应该像抢救青铜器和青花瓷那样来抢救政治历史文物,“有些政治债是需要讨还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