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三年解决绝对贫困目标受质疑


一些中国政协委员说,现在中国需要帮扶的人口约为一亿人,其中绝对贫困人口2148万,依靠今年开始推行的农村最低收入保障制度,2010年可望解决绝对贫困人口的问题。一些中国农业问题专家对此提出质疑。

中国全国政协委员陈耀邦、张宝文、林毅夫和王志宝星期二上午以“发展现代农业、推进新农村建设”为题召开记者会。

*王志宝:约一亿人需帮扶*

王志宝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国人均年收入683元以下的算绝对贫困人口,人均不到958元的算作低收入人口,按照这种标准计算,中国需要帮扶的人口还有大约一亿人,其中绝对贫困人口2148万。

陈耀邦补充说,原来计划2010年基本解决全国绝对贫困人口的贫困问题,他对此非常乐观,特别是从今年开始,中国要全面在农村实行最低收入保障制度。陈耀邦说,如果每一个贫困人口补差300块钱,全国拿出60亿元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使2100万人超过最低生活保障线683元,解决绝对贫困。

*姚监复:全体农民都是贫困人口*

中国管理科学院农业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姚监复首先对中国贫困人口的计算标准提出质疑,因为中国并没有使用世界银行的标准,跟国际接轨。他说:“世界银行定的标准是一天消费两美元以下是贫困人口,一天消费一美元以下是绝对贫困的赤贫人口,如果按这个标准的话,中国去年农民平均收入不到4000块钱,也就是500美元,也就是全体农民低于新的标准两美元,都是贫困人口。极端贫困人口,按一美元算,可能是他们说的一亿人左右。”

对于2010年解决绝对贫困的预期,姚监复指出,中国最近几年在脱贫方面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这是值得肯定的,但贫困是一个动态的现象,中国反贫困将是长期的和艰苦的。他表示,在贫困人口的问题上,中国既要自力更生,也要实事求是,跟国际接轨,不应该无端放弃本来能够从世界银行得到的50年低息的扶贫软贷款。

姚监复说:“我觉得成绩可以肯定,但是我们是从一个非常低、非常低的水平上发展的,我们应该跟世界银行的标准看齐,争取世界银行应该有的援助,我们国家也应该自力更生,农民也应该自己发挥自己的潜力,但是这个周期是很长的,也不必在没有达到世界脱贫标准时就宣布我们已经脱贫了。”

*牛昌玉:中央地方根本不是一个思路*

与此同时,关心农民问题的中国民间机构三春大地社会研究所所长牛昌玉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从中国现行体制的角度出发,给帮助农民脱贫的问题泼了冷水。他表示,在脱贫的问题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根本就不是一个思路。

牛昌玉说:“中央出3900多个亿来建设新农村,但是中国的农村是面广、线长,从中央到地方,层层截流,层层扒皮,到地方和农民手中就很有限了。即使是有这方面的政策、社保、贫困补助,实际上讲,真正的贫困人口不一定能得到这些钱。”

牛昌玉认为,依靠现行的制度,地方政府的贪腐本质根本得不到解决,因此必须要彻底地进行体制改革。他表示,应该叫农民自己组织起来,给农民民主、权利和监督,以农民为主力和主体,才能让脱贫和扶农惠农政策得到真正的落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