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财长访华推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星期三抵达北京,会见了中国副总理吴仪,旋即前往上海。保尔森将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发表演讲。专家认为,敦促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是保尔森此行的主要目的。

保尔森乘坐的飞机星期三下午在北京国际机场降落后几分钟,保尔森就和中国副总理吴仪在机场进行了会谈。据中国媒体报导,保尔森和吴仪相互转达了两国元首给对方的口信,表示对双边战略经济对话给予高度重视。

会谈结束后,保尔森立即前往上海。他星期四将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发表演讲,并会见上海私营部门的金融高管人员。

这是保尔森为期四天的亚洲之行的第三站,前两站是韩国和日本。保尔森这次到中国是为今年5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双边第二次战略经济对话做准备。这是保尔森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后一年内对中国的第三次访问。

*北京机场拜会吴仪*

保尔森和吴仪在机场会谈前后公开发表的言论只是一般性的感谢和问候,没有特别提及这次双方讨论的主要议题。

吴仪表示,中方愿与美方共同努力,推动第二次对话取得成功,以增进战略互信,实现互利共赢,全面推进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的发展。

保尔森则对吴仪专程赶到机场会见表示感谢,并表示愿意与吴仪密切合作,共同推动对话进程。

不过,不少媒体认为,双方领导人这次探讨的内容主要涉及三大领域,一是中国进一步对外资开放服务业、加强环境保护和加快中国总体经济改革。

但华盛顿智囊机构经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部主任本.卡林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推动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和开放资本市场应该在保尔森的这次访问中占有突出的位置。

*推动中国金融改革占突出位置*

他说:“管理好一个现代经济体的关键之一,就是要有一个坚实的金融体系。金融体系在资本资源分配方面,调节企业和投资者之间关系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要使资本得到有效的配置就必须有一个独立的、高效的金融体系,准确地确定风险,给企业和投资人提供多样的金融工具。”

卡林纳表示,中国虽然在经济发展方面进展迅速,制造业产品的全球竞争力在过去的20多年中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是中国的金融体系还相对比较落后,不能够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

卡林纳指出,美中之间的很多问题,如汇率问题、外汇储备问题、贸易赤字问题等等,都跟中国的金融体系不发达有很大的关系。

卡林纳认为,保尔森这次访华的活动安排与过去不同,他选择到上海期货交易所发表讲话本身就体现了这次访问的意图。卡林纳说:“我认为,这次讲话会很有意思,尽管我还不知道他会讲什么内容。这个人是美国财政部长,代表着美国的声音。他还有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的经历,在金融业厉练了很多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合适的讲台,从这个地方与中国的商界和金融界拉近关系,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

卡林纳认为,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对中美来说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情,既能够加快解决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也能够让美国的金融机构从更加开放的中国金融市场中获取更大的好处。

美联社星期三的一篇报导指出,在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方面,美方最关注的领域有五个。一是外汇市场;二是股票市场,美方希望中国取消对外国投资者从事人民币交易的限制和对合格的外国机头投资者的限制;三是债券市场,美方要求中国缩小政府机构对债券发放的垄断,让企业能够根据自己的融资需要来发行债券;四是保险业。外国保险机构要求获得在中国全国展开业务的许可,取消外国企业在中国保险公司中的股份不得超过50%的限制;五是期货市场。外国投资者现在还不允许在中国从事期货交易。

*保尔森对华政策引发更多不满*

媒体广泛注意到,保尔森的中国政策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来自国会的压力。他担任财政部长之后就大力向国会游说,希望国会支持他的建立美中战略经济合作关系,通盘解决双边的经贸纠纷的双边关系战略。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前任主席劳伦斯.武尔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年过去了,除了人民币有小幅升值以外,国会还没有看到中国在解决双边经贸纠纷方面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他说,国会对保尔森的新策略的不满情绪正在增加。

他说:“国会一部分议员对保尔森的对华政策并不满意。蒂姆.瑞安议员今年就提出了关于中国操纵汇率的议案。伊利诺依州议员丹.戴维斯公开表示对中国的行动迟缓非常不满。华盛顿州的议员吉姆.麦克德莫特也批评保尔森的政策有效甚微。其他还有很多议员对美中双边贸易严重失衡等问题感到强烈不满。”

美联社引用美国商会副会长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的话说,“政治的钟表在滴答滴答地响。国会议员对行政部门和中国政府的耐心正在减少。他们显然期望看到进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