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谁能救中国之争和民主社会主义


今天的话题是,多年来中国产生的关于“什么才能救中国”问题的种种观点,主要介绍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以及相关的反响。

*主义、口号和救国*

中国近百来,出现过很多有关什么才能救中国的口号,其中有“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有学者提出截然相反的口号,他们提倡全盘西化,称“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在历史上,有“革命救国”、“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科技救国”等种种主张。

中国国学家黄侃曾经提出过《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黄侃开的药方,就象是休克疗法或者叫震荡疗法(Shocking Therapy)。

但是现在很多中国政治理论家提倡渐进,反对俄罗斯和东欧国家实行的休克疗法或者叫震荡疗法,他们提倡改革,不愿革命。海外也有不少学者认为,中国不能大乱,只能和平演变。

中国理论家提出了只有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促发展”的口号。而体制外的一些中国学者也针锋相对提出“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异议人士:社会主义误国*

中国独立知识分子牟传珩在一篇文章中分析了为什么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牟传珩说:近百年来,“社会主义实践”给世界留下的经验是暴力、专制、浪费加腐败。那个从欧洲徘徊而来的“幽灵”,已经蹂躏、折磨了中华民族80多个年头。

牟传珩认为: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的历史,就是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救中国的历史。目前,中共政权赖以存在的统治基础--公有制,正在静悄悄地被股份化革命所瓦解。

牟传珩认为,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已经很少有人能举着拳头说自己的政治使命是“消灭私有制”和剥削者了。但是,在张开臂膀拥抱资本扩张全球化的同时,就是不肯走出“社会主义道路的假象”。政治短见和既得利益,使中共领袖集团恐惧扔掉这面招牌会导致人民离心离德,使自己丧失合法性和凝聚力。

牟传行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招牌,已经成为专制、虚伪加腐败的代名词。这面旗帜打得愈久,中共的整体形像就愈假,社会的政治反弹就愈强。 牟传行表示,今天的中共,已经深深地陷于了理论上的贫乏、政治上的衰弱和道德上的重重信任危机之中。

*中国官方:社会主义救中国*

和这类学者观点截然对立的,是中国官方的观点。中国国务院外宣办的官方网站自称是“中国最大的外宣网站联盟”。这个网站表示:

“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在总结我们党执政55年来的历史经验时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我们党几十年来探求救国救民之路和强国富民之路得出的必然结论,是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的科学真理,也是我们党在领导人民夺取政权、代表人民执掌政权过程中树立的坚定信念.”

*社会主义救中国是教学难点*

中国教育工作者们也向天真的孩子们灌输这个命题。中国初中政治课第五册教案中,第三课讲的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教案列举的教学目标是:

通过教学,让学生了解中国走上由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是中国革命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通过教学,使学生懂得走社会主义道路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通过教学,使学生认识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中国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

不过这份教案承认,“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这是本课的重点,又是难点。”

不过,今天的青年一代,号称是“互联网一代”,“即时通一代“。他们早已经不满足于老师在课堂上的填鸭式的灌输,而可以从互联网上吸收各种观点进行对比消化,从而得出自己的结论。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

最近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受到海外媒体关注的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教授的一篇文章,就是一篇能够促中国青少年独立思维的发人深省的文章。这篇文章发表的背景,恰逢中共召开十七大之前,更给海外观察家留下很多想象的空间。

据纽约出版的《世界日报》报导,每次中共举行党代表大会之前,中共党内各派力量都会就改革方向及速度展开激烈论战,并试图影响中共最高层的政策取向。 党龄超过60年的前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在最新一期的理论刊物《炎黄春秋》发表长文指出,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贪污腐败、贫富悬殊等坏现象,使党内“左派”趁机利用群众的不满,从根本上否定改革开放,鼓吹回到毛泽东时代。

*恩格斯和勃列日涅夫不信共产主义*

谢韬在这篇题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文章中,大胆否定了所谓“共产主义大目标”。谢韬在文章中指出,“共产主义大目标”是一个被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早年提出来而晚年抛弃的命题。

文章还援引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的回忆录说,勃列日涅夫曾经对他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马列发源国不要马列*

谢韬在文章中还提出了一个现象,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中国理论家的思索。

谢韬说:“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份,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而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产生文革反右大跃进的社会制度*

谢韬在文章中提出实践是检验一种社会制度好坏的标准。他说,有人说中国的制度好得很,中国绝对不能学西方民主和三权分立那一套。

谢韬认为,一个制度好不好,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中国的制度不能够阻止把五十万人打成右派,不能阻止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疯狂,当法西斯式的文革废止中国宪法,停止议会活动的时候,中国的制度没有任何反抗。

谢韬问道:“说这个政府在保障民主,保障人权,保护宪法尊严方面,形同虚设,丝毫不起作用,难道不符合事实吗?”

谢韬呼吁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不能再拖延了。谢韬说,企图保留毛泽东模式的政治体制,只在经济上改革开放,会重蹈蒋介石和国民党在中国大陆走向灭亡的官僚资本主义道路。只有民主宪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贪污腐败问题。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美国的“民主社会主义”因素*

谢韬教授还在文章中举了美国作为例子。在去年年底的美国中期选举中,美国选民以选票作为民意的代表,把更多的民主党议员选入了国会,使美国民主党在美国国会的参众两院都成为多数党。

谢韬认为,美国的民主党,实际上就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的会员。谢韬分析了美国民主党的经济理念之后认为,美国民主党的经济政策植根于马克思和凯恩斯的经济思想,主张政府引导市场经济,适度的国有化,实行全民医疗保险,政府办学校,减免穷人税收,提高福利,提高最低工资,更多地关怀弱势群体。谢韬说:“民主社会主义把美国‘赤化’了。 ”

*两大亮点:民富官廉*

谢韬针对目前中国的改革导致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的问题说:共同富裕不是让有产者变成无产者,而是让无产者变成有产者;不是让富人变成穷人,而是让穷人变成富人。这是社会民主党人治理国家的总的思路。这个崭新的思路比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劫富济贫的思路高超百倍,前者是共同富裕,后者是共同贫穷。

谢韬说:就在暴力社会主义走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民主社会主义在西北欧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富裕+专制腐败也不是社会主义。普通民众的富裕和政府官员的廉洁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两大亮点。民主社会主义寄托着人类的希望。

*陈奎德:社会民主主义*

中国问题专家,前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任陈奎德对谢韬的文章表示高度赞赏。

“谢韬在文章中表达了近年来中共的一些觉悟了的老党员以及党内一些改革派知识分子的比较普遍的看法。谢韬先生我见过,我们在美国谈过很久。他是一个很正派的人,过去也受过很多苦,包括胡风集团,经历过很多党内的风风雨雨,各种残酷斗争。所以他对中国共产党的这一套做法是完全拒绝了。

“谢韬提出的民主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现在世界上以北欧为代表的福利国家实行的社会民主主义。从社会学上看,比较确切的说法是社会民主主义。在政治体制上,强调民主,这一点与西方其他国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经济上比较照顾弱势群体的利益。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成为左翼的自由主义。”

*胡锦涛: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谢韬的文章多次提到胡锦涛和温家宝,令海外观察家猜测这篇文章是否代表中共高层在十七大之前的某种思索。

谢韬援引2004年胡锦涛在访问法国期间在法国国民议会的演讲说,胡锦涛郑重昭告世界:“我们明确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我们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社会主义民主的具体制度,保证人民充份行使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监督的权利。”

谢韬认为,这些说法给中国的民主政治带来了新的希望。

*大胆直言 掌握话语权*

谢韬在文章中对中共最高领导人回避对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提出不同意见,他呼吁胡锦涛和温家宝要大胆直言,不要回避争论。

谢韬说,过去中央采取的“打左灯,向右拐”的策略,以及“不争论”的政策,等于是只有执政权没有话语权,等于任凭左派对改革开放进行攻击和非难,放弃了自己的答辩权。

*为青年开思路*

谢韬教授的这些观点,在中国青年人当中产生极大的反响。一位中国青年学子在互联网上发表了自己对谢韬教授文章的看法:

“我从小信奉马克思主义,几十年都在思考: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宥于浅薄,百思不得其解。读了本文,茅塞顿开!我相信,当中国人民脑子一旦清醒过来,中国的振兴就会指日可待!当务之急是充份调动国人的思考能力,在比较中鉴别并选择我们的方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