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就业难今年求职者半数难如愿


中国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预计今年中国城镇新增求职人员中,只有一半人能找到工作,突显了中国面临着严峻的就业压力。

*田成平:就业形势依然严峻*

这一数字是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星期二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的。 田成平表示:“预计今年中国城镇新增求职人员将会有2千400万人。”他说:“我们将努力增加城镇的就业岗位,加上城镇一部份退休人员所腾出来的岗位,争取能够实现1千200万人的就业。”

田成平还说:“我们对当前就业形势的分析仍然认为,中国在未来几年的就业的压力依然很大,就业的形势依然严峻。”

*仲大军:人口学问题导致的经济学问题*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去年年底曾发表题为《2006:中国民生问题之回眸》的文章,分析中国的就业难题。他说,首先是人口总量的问题,这是人口学问题导致的经济学问题。

仲大军说:“从85年到90年是中国高峰出生的历史时期,每年新增的出生人口是2千500万到2千800万,这批人口到了今天基本上都到了就业的时候了,也就是说每年要新增至少2千500万个工作岗位才能满足这批年轻人的工作需要。”

*收入分配制约*

除了新增劳动力就业人数外,中国劳动和保障部部长田成平说,“随着企业改革的深化,今年还会不断有一些工人下岗或者失业”,而且“中国农村还有大量的富余劳动力要转移到城市里就业”。田成平同时保证,要继续用经济发展带动就业发展,采取各种措施,努力做好就业工作。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认为,要解决中国的就业问题,不能光靠政府去创造就业机会,只有找到问题的症结,才能对症下药。

仲大军说:“收入分配是制约现在中国就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要撇开就业谈就业。要想创造就业岗位,就必须使中国民间有资源,要有资本。但是由于我们国家最近几年的收入分配出现了很大的不均衡,一些想创业,想开辟新的就业环境的一起企业,企业家不能创造就业,而另外一些资本却在白白闲置和浪费。”

*唐钧:放宽对民间就业束缚*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唐钧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表示,就业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情,如果让老百姓自己去积极地想办法、找生路,效果恐怕会更好。但是唐钧同时建议,政府应该放宽对民间就业发展的束缚。

唐钧说:“比如马路摊贩,这是可以低层次的人就业的;又比如提供人类服务的NGO和NPO民间非盈利组织,象照顾老人啦、照顾残疾儿童啦,这种组织可以提供比较高素质的人就业,但是现在的问题都是政府在这方面给予限制,所以它发展不起来。”

*大学毕业等于失业?*

中国青年报记者问田成平,今年会有490多万大学生毕业,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就意味着失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田成平否认“大学生毕业就等于失业”的说法,但是承认当年大学生毕业只有70%人能找到工作,其余30%的大学生则要加入待业大军。他鼓励大学生要改变就业观念,提高就业能力,到需要人才的基层去,到最需要人才的中西部地区去。

*仲大军:人口资源的结构性矛盾*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说,现在中国存在人口资源的结构性矛盾,体现在一部份人找不到工作的同时,广东沿海等地区却出现了“民工荒”。他认为,大学生就业不光要靠政府的政策引导,关键还要靠市场的调节。

仲大军说:“现在大学生如果找不到工作,有些农村孩子一看上大学花这么多钱还找不到工作,那还不如我就不上大学,初中一毕业我就到南部去,到广州找个工厂打工算了。尽管工厂的活儿比较累比较脏,但是起码我还有活儿干,能挣到钱,吃上饭,总比我辛辛苦苦搞教育投资又没有回报要好得多。这是一种市场因素,最后会改变一些教育结构和一些人的思维方法和思维模式。”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唐钧表示,大学生当年就业率的概念其实并不科学,随着就业的不断市场化,大学生毕业不能立即找到工作将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