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章诒和投书人大无门 改发公开信


中国著名作家章诒和女士向正在北京开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开信,要求制订保护言论出版自由的法律。与此同时,重庆116名“右派分子”及其亲属也以公开信的形式呼吁政府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赔偿。

海内外知名作家章诒和3月12号在一封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开信中说,20多年来,几乎天天在讲“依法治国”,可是,禁书、废书、封书、删书的非法举措又几乎时时都在发生,受害作者遍及各个层面,读者广泛称善的好书也在评审制度下在劫难逃。公开信说:“如此公然违宪,如是肆无忌惮,形成一股改革大潮冲击未退、与人类普世价值悖违的逆流。”

公开信吁请立即搭建《新闻出版法》草拟小组,制止“因人废书”等违宪行为,并就非法禁书成立调查委员会。公开信说,全国人大代表“诸公权重,受之于民,该替百姓管管了”。

*章诒和:不得已而为之*

章诒和对中文部记者说,她以公开信的方式发出呼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在中国,普通公民的意见表达和人大代表的立法之间没有任何渠道,也没有一种可以保障公民行使参与立法权利的机制。

章诒和说:“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我原来写的是议案,最后投递无门,国内的全国人大代表吓死了,都不敢接。后来我又找到港澳代表,港澳代表说,这次开会以民生为主,像我这样的提案根本就排不上队。”

*重庆百多名“右派”要求道歉*

章诒和女士发出公开信的一天前,中国重庆116名“右派分子”同样以公开信的方式致信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要求中国政府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赔偿。

这群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在公开信中说,今年正值反右运动50周年,他们再次以集体签名申诉信的形式,敦促中共最高执政当局把平反右派冤案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中国官方统计,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有55万人之多。1981年中国在给反右运动定性时说,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至今中国还有数十名“右派分子”没有得到平反。也有消息说,没被平反的“右派分子”不超过10人。

*章诒和父亲至今未摘帽*

章诒和女士的父亲章伯钧在1957年被打成“中国头号右派分子”,1969年病逝,至今还戴着右派分子的帽子。章诒和说,邓小平不肯否定反右运动是因为他没有勇气承认他在反右运动中所犯的错误。

她说:“邓小平先生不同意把反右运动彻底推翻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反右运动的中、后期是他搞的。‘又划又戴’、‘划而不戴’、‘管制’、‘帽子拿在群众手里’等等这一系列诸多发明以及把知识分子送去劳改、劳教乃至于消灭都是他定的。我觉得他还没有勇气承认自己错了,所以他就要都保留下来,称反右斗争是正确的。他必须坚持这个调子,这牵扯到他的体面、牵扯到他的权威、牵扯到他的功过评价。”

*章诒和:反右与禁书一脉相承*

章诒和认为,由于邓小平缺少历史眼光,没有利用他在中国共产党内的资格和资本在他主政期间及时纠正毛泽东时代一系列错误的清算,从而让中共后来的领导人一直背负这一历史包袱,迟迟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由于这种传承,章诒和说,50年前的反右跟50年后有关当局对她的书进行查禁是一脉相承的。

章诒和说:“50年前我父亲是右派,他提出建立政治设计院。50年后,我的三本书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屡屡遭查禁?我现在确有证据,人家指的就是我,因为50年后我也是右派。在我第一本书出来的时候,中央统战部某主管民主党派的副部长举着我的书说:‘这本书是反党宣言。’这里说明的问题是,中国的政治制度的改革多么需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50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章诒和近年来出版的《往事并不如烟》、《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和《伶人往事》三本书都成为广受读者欢迎的畅销书,但却上了中国有关当局的禁书名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