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社保改革(2):面临的问题


目前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领导人反复强调所谓的“民生问题”,努力表现出一种关心老百姓生活的姿态。然而观察人士指出,多年来,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很多下层民众最基本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

*社保制度覆盖面过窄*

很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指出,中国社保制度的覆盖面过于狭窄,享受社会保障的人比例过小,是中国社保制度最大的问题。

长期研究各国社保制度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戴蒙德就持这种观点,他把美国和中国的社保制度作了对比。

他说:“美国的(社保)项目覆盖了几乎每一个人,而中国的(社保)项目只覆盖中国人口中很小的一部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怎样为广泛得多的人提供养老保险。中国政府知道这个问题,也担心这个问题。扩大社保覆盖面很难做到,费用也很高,但却是迫切需要的。”

一些中国学者也持类似的观点。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高书生在经济参考报上撰文指出,中国的社保制度主要是针对城市居民设计的,覆盖面过窄,占总人口比例很大的农民和农民工基本上被排除在社会保障制度之外。高书生说,此外,个人支付的社会保险费用也过高。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杜珍博士长期研究中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杜珍说,中国在90年代末期设计的医疗保险制度是为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雇员提供的,而这部分人在人口中的比例正在下降;没有正式工作的人,像自由职业者和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没有正式合同的工人,都无法享受医疗保险;而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不断升高的私营企业往往只为少数人购买医疗保险。

她说:“私营领域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他们可能为核心的管理人员提供保险,为企业里的某些人、但不是所有的人买保险。其他人,像蓝领工人常常没有保险。”

*医疗费用近年来上涨快*

杜珍博士指出,中国的医疗费用近年来上涨得很快,大部分费用都是老百姓自己支付的。由于政府对医院系统的投入减少,医院需要通过向病患收费来获取收入,医院往往小病大医,过度收费。

杜珍说:“这使他们多卖药品,给病人他们不需要的药物,让人们做过多的诊断性检查等等。比如,你因为头疼去看病,最后却要做磁共振成像扫瞄。”

*医院不实行人道救助*

美国西东大学管理系主任尹尊声教授长期跟踪中国的社保改革,也经常前往中国讲学访问。尹尊声认为,中国目前医疗保险制度的一个大问题是医院不实行人道救助。

他说:“政府对医院的支援能力和医院为了保持自身的力量不能真正实行人道救助的问题,使整个医疗保险的问题显得比较突出。”

尹尊声说,中国现在的医疗保险一般可以为看小病支付费用,但真要是看大病,超过几万块钱,很多企业的医疗补助系统根本承担不起。尹尊声教授说,在美国,不管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有急危病人一定接受,看了以后如果钱收不上来,往往由政府支付,但是中国政府目前拒绝这样做,结果一些医疗机构把病人拒之门外。

*政府未提供足够资金*

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政治学教授索林格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指出,改革的目的是把支付社保费用的责任从工作单位转移到个人身上,雇主也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在筹措资金、共同承担风险方面目前存在严重问题。

他说:“因为在工人们需要得到帮助的企业,企业太困难,无法提供多少资金,而经营状况好的企业却不愿意与经营状况差的企业分享它们多余的资金和利润。”

索林格认为,中国社保制度的最大问题是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资金,因此,社保改革的方向应当是扩大中央政府对社保制度的投入,而地方政府应当确保资金能达到那些最需要的人手中。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杜珍博士认为,中国需要全面改革医疗制度。

他说:“他们需要改革医院管理系统,增加对健康的投资,而且要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医疗保健系统。”

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高书生曾在经济参考报上撰文探讨中国社保改革的方向。高书生表示,中国应当把包括缴费率在内的社会保障门槛降低,让农民工和城镇企业职工也参保。由于这些人大都处于青壮年,可以提高在职职工供养离退休人员的比例。

中国政府今年的预算草案把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提高87%,但是,索林格和杜珍都认为这个增幅是远远不够的。温家宝总理在人大会议上表示,在今年年底以前把为农民提供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计划扩展到全国大部分地区。针对这一点,杜珍博士说,到目前为止,这个计划没有发挥有效的作用,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阻力。她说,中国去年取消了农业税,这对农民来说是好事,但却会减少地方政府可以动用的款项,包括用于医疗方面的款项。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