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政协委员希望能加强政协作用


历时13天的中国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星期三闭幕。香港明报报导说,虽然今年政协的议题焦点模糊,讨论缺乏火花,但种种迹象显示,中共有逐渐将政协纳入宪制化的意图,下届以后,政协或许不再被当作普通的政治花瓶。南华早报也报导说,很多政协委员希望政协能恢复建国初期的作用。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中国的政协要想朝立法机构转变很难实现。

*明报:北京有加强政协功能意图*

明报说,近10年来,有关政协改革的呼声不时响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把政协改造成上议院,复议人大通过的各项法规。报导说,虽然该提议涉及国体的改变,需要修宪立法,而且高层暂时还没有批准,但种种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已有意朝这个方向推进。例如,中国当局把政协会议延长,基本上同样重视政协和人大的会议;在总理和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工作报告中,除了请人大代表审议外,还加入了请政协委员提出意见的语句;到访的外国上议院来宾均由政协出面接待。

此外,去年中共中央专门就政协地位做出决议,称人大的选举民主和政协的协商民主是中国式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明报说,花瓶政协能否成为实质性上议院有待观察。

*高新:政协不能同西方议会上院比较*

旅居美国的独立政治评论员高新在接受采访时说,明报记者的良苦用心是在没有从根本上讨论政协这种政体的产生背景和过程的情况下的一种过高的期待。他说,现在要是把政协这种政体跟西方议会制的两院并列起来看的话,很难加以类比,因为西方国家议会的产生方式和中国的政协的产生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高新说:“政协的产生方式首先就决定了中共政权在比过去相对重视政协的前提下,要从体制上改变目前政协的功能,从理论上就不成立。所以,虽然现在他举出来的种种迹象都是事实,但这种种迹象只能说,现在政协的功能已经被加强。但是从法理的角度,把政协由一个鼓掌机器变成一个举手机器是解释不通的,也是无法推理的。”

*全国政协及人大代表无法代表人民*

众所周知,西方实行议会制的国家,他们的议员都是通过真正的民主选举产生的。而中国著名剧作家沙叶新说,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当中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代表中国人民,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由13亿中国人选举出来的。

另外,独立政治评论员高新认为,仅仅从政协的名称来看,它也无法充当立法机构,因为“政治协商”这四个字就决定了它不是一个表决机器。高新说,另一方面,尽管中国的人大有“橡皮图章”之称,但从法理上来讲它反而是名正言顺的。他说,外界有关中国政协将来会在逐步扩大功能的前提下朝立法机构转变的揣测和分析,从表明上看似乎是正确的,但要是仔细想一下就会发现,如果局势真的能发展到这一步,到时候政协就不能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了,它需要改名,然后才可能和人大一起作为议会的两院机构。

*必须打破老邓不搞三权分立戒律*

不过,高新指出,要想使事态朝这个方向发展,中国政府就还必须打破邓小平当年制定的一个规矩。

高新说:“只要邓小平所说的‘中国不搞三权分立’这句话不收回去,现在中国的政治体制就不可能得到根本的改变。而在这种前提下,怎么能够想象中国会采取西方民主制度中的两院制呢!”

香港明报介绍说,中国政协的资格比中华人民共和国还老。1949年共产党政权建立时,还没有人大,开国大典时由全国政协代行议会职权,通过了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政协共同纲领,决定了国都、国歌和国庆节等,因此,当时的政协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个临时立法机构。但在1954年召开首届人大并通过宪法后,政协的原有地位就被取代,变成一个咨询性质的协商机构,其后逐步“沦落”为附和中共政策的政治花瓶。

南华早报报导说,很多政协委员希望政协能恢复建国初期的作用。来自福建的政协委员说,他认为,政协能够在反贪反腐败方面起很大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