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网检制度大蔓延 中国经验在扩散


一项国际研究报告显示,互联网检查制度正在迅速蔓延,全球数十个国家利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堵截、过滤、限制网上新闻和信息流动。

*越来越多国家效仿网络检查*

最近土耳其一家法庭裁定政府有权封闭互联网视频媒体YOUTUBE,以扼杀对现代土耳其国家的缔造者穆斯塔法.阿塔特克的攻击性言论。观察人士说,这项判决显示互联网的新闻检查制度已经突破原有少数极权国家的界线,正在向世界其他地区蔓延。

由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以及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联合发起的“开放互联网倡议”项目对40多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等国家实行严格网上新闻检查制度的经验正在向越来越多的国家扩散,同时,在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条件下,网上封锁的技术也越来越先进。

这份调查报告把10个国家定为“普遍封锁网路消息”的国家,认为这些国家的有关当局经常、系统地阻止网民获得当局视为敏感性的新闻。这些国家包括中国、伊朗、沙特阿拉伯、突尼斯、缅甸和乌孜别克斯坦。

报告指出,一个令人不安的倾向是,目前国际上似乎出现了一种逆流,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效仿这些普遍实行网上新闻检查的国家,全球已经有20多个国家开始或加剧了对网路的控制。

*国际社会警觉和担忧*

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负责国际政治和政府研究的副总裁托马斯.卡罗瑟说,互联网新闻封锁的逐渐蔓延和扩大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和担忧。

卡罗瑟说:“互联网传播得越广泛,对互联网的新闻检查也就越普遍,因为随着互联网对世界各国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不同的国家也就会对互联网制度做出不同的反应。世界上的一些压迫性国家正在试图找出更有效的办法来限制和封锁互联网。”

*中国开创恶劣先例?*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历来是过滤、限制互联网新闻的国际榜样,中国政府操控的互联网审查制度在使用技术之先进,封锁新闻范围之广等方面都让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开放互联网倡议”的报告认为,中国最近通过的互联网管理条例更是进一步从法律和行政管理层面上扼杀了网路新闻自由,在国际上开了非常恶劣的先例。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卡罗瑟说:“中国封锁互联网是举世闻名的。中国政府动用数以万计的人力,包括安全人员和警察,在审查和限制互联网的信息流动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在这个不幸的领域,中国堪称楷模。最近,中东、中亚、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也在紧步中国的后尘。”

*过滤技术越来越先进*

更加令研究网路审查的专家们担忧的是,这些国家目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简单采取限制人们浏览某些网站的手段,而是越来越多地采用最新的信息技术。

“开放互联网倡议”项目的专家举例说,伊朗使用的一种软件能够把提供被禁新闻的网站从宽带伺服器中自动消除;在吉尔吉斯斯坦,如果网民要进入政府禁止的网站,政府技术人员就会采取密集复制进入申请的技术,让网民的申请自动被拒;巴基斯坦不取缔全球闻名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但是通过先进技术,成功地把谷歌的博客部份分离出去。

“开放互联网倡议”项目的专家指出,中国互联网过滤技术更是技高一筹,政府不需要背上取缔某些网站和搜索系统的骂名,但是网民输入关键词句之后,却搜索不到他们需要的,但是被政府禁止的内容。

*西方大公司被称帮凶*

许多西方国家开发的信息技术无形中成为这些国家限制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帮凶。全球最大的互联网路由器生产商、美国思科公司因此招致国际社会的许多批评。这家公司辩解说,他们生产的网络设备的功能都是同样的,可是到了不同的国家就出现了不同的用途。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卡罗瑟表示,他非常理解思科的烦恼:

“寻求封锁互联网的国家都在寻找有效的工具,有些工具,无论是软件还是过滤器,是美国公司生产的。它们并没有封锁互联网的功能,但是被用于这个领域。正如一块木头,你可以用它来盖房子,但你也可以用他来做武器。所以问题不是材料本身,而是使用材料的人。”

但是批评人士指出,的确有一些西方高科技公司为了商业利益屈从于某些国家的压力,比如谷歌同意为出售到中国的搜索引擎安装自动审查装置,微软公司在中国的博客伺服器中删去“民主”等关键词条。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卡罗瑟说,这些情况已经在西方公众和社会舆论中引起了愤怒的反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