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湖北维权人士帮村民受到软禁


中国湖北维权人士刘飞跃和姚立法受到骚扰。姚立法正寻求法律渠道起诉有关部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刘飞跃是湖北随州的学校老师,最近几年办了一个维护百姓权益的民生观察室,为权利受到侵害的当地老百姓讨回公道。北京召开年度人大政协会议期间,刘飞跃被有关部门软禁,不能随便出入。

*失去自由多天*

刘飞跃星期一对中文部记者说,他已经失去自由好多天了。他说:“我是3月11号被他们非法拘禁关在一个招待所里面。3月11号晚上还能够出去,但是从3月12号一直到现在将近十天的时间,他们将我非法软禁起来。”

刘飞跃3月上旬帮助望城岗村民抗议政府和开发商征地,被教育当局软禁起来。从那以后,每天有四五个人日夜看守。另外,当地教育局还成立了一个小组,由随州市和曾都区里的教育部门负责人领导,专门处理有关刘飞跃的“案子”。

刘飞跃说,他被软禁在他妻子所工作的文峰中学学校的宿舍里,可以出家门但不能出校门。他说,他觉得如果他非要“闯出”校门,很可能引起肢体冲突。他认为,这些跟踪看守他的人不是公安部门的,而是教育当局派出的职工。

*教育部门称不知具体情况*

记者给随州教育局打电话查询此事,两名工作人员说,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让给有关学校打电话。记者给曾都区教育局打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也不了解情况:“我们不太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不知道。”

记者再给随州东关学校打电话,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说:“我不知道。他现在不在学校里。”

早些时候,当地教育部门对中文部记者说,他们和刘飞跃被软禁事件,没有任何关系。在民生观察室工作的刘德军说,刘飞跃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了。他说:“昨天教育局通知他去那谈话,去了几次,说是市委书记专门开会讨论他的问题,有可能警方要介入吧。”

*唐荆陵:教师尊严受损害*

非常关注刘飞跃处境的广州法律工作者唐荆陵说,政府通过这样的方式软禁刘飞跃,让他没法去正常的工作,是非法而且不道德的。他说:“我是对那些出面来看守他的人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目前来看守的人本来都是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学校的老师,他们肯定是得到政府和更上一级政府的有关人士的授意。但是这种做法对于教师的尊严以及对教师的职业声誉是一种很大的损害。”

广东法律工作者唐荆陵说,两会结束了,所谓两会的敏感期已经过去了,不知道湖北有关当局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刘飞跃。

与此同时,湖北潜江市原人大代表姚立法,因为公安人员强行没收了他给胡锦涛写的信,3月14号一状把这些人告到了潜江市法院。他说:“根据中国法律,就在潜江市人民法院起诉。我把诉状给送去了,我也把录音、录像的工作都做了。但潜江市法院,根据我们的了解它肯定不会立案。”

*姚立法多次挨打*

姚立法多年来一直致力基层民主选举工作,并多次受到毒打。他说,这些年来,他已经十次状告有关行政部门,但都不了了之。他说:“有的是诉了,他不受理。有的受理了,他不开了庭。有的是受理了,也开了庭,但不判。”

姚立法说,对于他每次告状,基层法院并不敢公开说不受理,而是采取了拖和赖的战术,这样他就没有理由和根据继续到上一级法院去告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