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菲律宾“无肾岛”居民卖肾求温饱


在菲律宾,跟世界上其他贫穷的国家一样,人们出售自己的肾脏是为了解决生存的困境。但是只有最穷的人才会用这个不得已的办法,而他们的获利往往是短暂的。马尼拉一个小岛上很多居民出售了自己的肾脏,那个地方被称作“无肾岛”。

雷纳尔多.叶又度过了一个不舒服的夜晚。在马尼拉一个码头长时间工作之后,身体侧面的一个伤疤让他无法获得充足的休息。

一年多以前,29岁的雷纳尔多卖了自己的肾脏。虽然大体来说他觉得身体还可以,能够搬重物,但他总觉得有点儿感觉不对。他说,天气冷的时候,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动过手术的地方都觉得麻痹,有时候甚至会痛。

在瓦朗巴头岛,很多人都有着和雷纳尔多有着相同的遭遇。瓦朗巴头岛位于马尼拉的巴瑟科区,被称为“无肾岛”。

雷纳尔多在没有钱、没有出路的情况下,决定卖掉自己的一个肾脏,以还清土地贷款。他还用这笔钱买了一些家庭用品,并且把一些钱给了父母。

在仲介者的安排之下,雷纳尔多得到大约1740美元。这对一天靠劳力只赚大约6块钱的他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接受移植者多为外国人*

雷纳尔多的肾脏最后移植给一个加拿大人。这种情形在菲律宾来说并不稀奇,菲律宾当局主管医疗事务的部门估计,在一些大医院,超过一半的内脏移植给外国人。

如果卖方本人决定透过私人安排贩卖肾脏,菲律宾法律并不禁止。不过,由第三者或者仲介者来安排这种交易是非法的。为了避开法律,出售者与仲介者隐瞒彼此的关系,让当局很难逮捕违法者。

穆里略是巴瑟科当地的一个警官。他说:“我们很难查办仲介者。因为仲介者只是陪着卖肾脏的人到医生那儿动手术,不是以仲介者的身份,而是同伴的身份,这种交易只是两人之间的秘密协定。”

*多少人卖肾数字难统计*

这几年来,有多少巴瑟科的居民卖掉了他们的肾脏呢? 要获得实际的数字是相当困难的,不过菲律宾大学的一项研究估计,卖过肾脏的可能多达3000人。

根据马尼拉全国肾脏与移植研究院的调查,从2000年到2005年之间,菲律宾有超过2万3千件器官移植的案例。但是人们并不清楚其中有多少属于买卖肾脏。

*政府宣传割除肾脏的危险*

跟任何大型手术一样,割除肾脏有严重的风险。割除者可能引发感染以及罹患其他并发症。即使大部份人可以只靠一个肾脏健康地生活,但是肾脏割除者未来有可能罹患肾脏疾病或者其他健康方面的毛病。

菲律宾政府几年前展开教育活动,让卖肾脏的穷人了解相关的风险,包括为潜在的卖肾者提供帮助,在全国肾脏与移植研究院举办一个月两次的研讨会,印发宣传手册,以及在全国各地发表演说。

不过,菲律宾卫生部主管内脏移植的贝伦.乌里亚特博士说,必须加强这方面的努力,因为买卖肾脏的交易还在进行。贝伦.乌里亚特说:“我们必须把重心放在贫穷的居民身上,让他们知道卖肾对身体健康与生活的影响。”

*民间组织设法规范器官捐赠*

菲律宾民间组织肾脏基金会制定了一套器官捐赠的规范。基金会提供合格的捐赠者价值大约6000美元的福利,包括免费的年度健康检查、人身保险以及现金等等。但是这个计划到目前只不过实行了一年多,它的成效到目前为止还相当有限。

这意味着,穷人将继续冒风险卖掉肾脏。许多人不懂得如何利用卖器官所得的钱。巴瑟科社区的议员坎彭拉表示,卖肾的人通常把钱用于短期利益。

坎彭拉说:“他们不知道如何用这笔钱投资。他们把大部份的钱都拿来购买物品与装璜房子。但问题是,三四个月之后钱花完了,他们只好卖掉原先购买的物品。”

*全球器官需求巨大*

巴瑟科并不是唯一存在这种问题的地方。在菲律宾的其他地方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有类似的交易。

对器官的需求非常大。光是在美国,根据器官分享联合网络的说法,就有超过9万5千个人等着器官移植,其中大部份的人需要的是肾脏。但2006年只进行了2万9千件个器官移植手术。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需求增加以及不道德的器官走私者让全球的器官交易行为持续增长。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仲介者可能要价高达20万美元,为有钱的病人安排移植手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