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津巴布韦反对派领袖谈挨打批独裁


津巴布韦民主变革党运动领袖茨万吉拉伊说,穆加贝总统对反对派的镇压进入新的阶段。茨万吉拉伊一个星期前被警方关押时受伤,目前茨万吉拉伊在家中养伤。他在家里做出上述表示。

茨万吉拉伊告诉记者,反对党领袖查米萨周末在机场遭到铁条毒打的事件向全体公众证明,穆加贝总统对人民的镇压提高到新的水平。

茨万吉拉伊说:“我猜想任何独裁政权都会不断提高镇压水平,我认为现在就是一个新的阶段,现在出现的不是警察在警察局随意毒打人民,穆加贝用的是打手小分队、不明身份的人和不明身份的车辆,虽然我们还是知道他们是国家特工人员,他们是奉命作这些事情的。”

查米萨在同执政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同僚们一同前往欧洲联盟以参加在欧盟举行的多党论坛时在机场遭到毒打。星期一,查米萨得知,毒打并没有让他的一个眼睛失明。

在警察局被毒打八天以后,茨万吉拉伊的脸仍然是肿的,茨万吉拉伊看起来仍然十分僵硬和痛苦,但是他似乎很放松,舒适地坐在他哈拉雷家中的树荫下。

*安全部长和总统指使*

茨万吉拉伊说,安全部长必须要对这起毒打事件负责。但是,茨万吉拉伊说,这是在穆加贝的指使下进行的。

茨万吉拉伊说:“我能估计出这是谁主使的。这和穆加贝有直接关系。穆加贝是一个暴烈的人,他对此毫不隐瞒,特别是他的权力受到威胁的时候。他用不着借口,也没有遗憾。”

*暴行不得人心*

茨万吉拉伊认为,在执政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高层内部真正出现意见分歧还是第一次,这些人中有很多人不支持针对他和同僚们的暴力攻击。

茨万吉拉伊说:“我认为现在发生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我是执政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我会开始说,该结束了,或者说:‘应该开始结束了。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国际孤立恶化到这种程度,不能恶化到让国际社会谴责我们到这个程度。连我们的朋友都不再支持我们,你要知道,连同情我们的人都不会认为这种野蛮的行为是正当的。’所以,他们从这些事情当中看到自己的未来。”

茨万吉拉伊说,职业警察和穆加贝的青年民兵成员是有区别的,这些青年民兵把他们对茨万吉拉伊和对广大反对派的仇恨化为个人的仇恨。

茨万吉拉伊说,他在警察局等待疗伤的时候,5名中央情报机构的警察盘问了他。警察指控他组织袭击警察,茨万吉拉伊告诉他们,民主变革党运动的纲领中从来没有这项计划。

*安全部长反驳*

在随后的一次电话采访中,安全部长穆塔萨反驳了茨万吉拉伊的指责,他说,那些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他把上星期的事件归咎于茨万吉拉伊和他的党,指责他们无视政府的命令而举行政治集会。穆塔萨说:“茨万吉拉伊不知道真情和谎言的区别。”

与此同时,民主变革党的另一个派别正在准备向法庭提出释放他们的领袖穆塔巴拉。穆塔巴拉上星期六在哈拉雷国际机场准备登上飞往约翰内斯堡的飞机时被逮捕。

另外两位被警察拘留时遭到毒打的反对党著名活动人士被人用担架抬到机场,但未获准登上他们的私人飞机,他们的护照被没收,在警察的护送下被送回医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