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大举反腐却有农村选民盼贿选


中国政府大张旗鼓地反腐败,但是福建厦门农村的一些村民却希望村官候选人能进行“贿选”,也算“获利回吐”,让“利”给老百姓。有专家认为,这种现像非常具有讽刺意义而且也很值得研究。

北京的《小康》月刊3月期报导,厦门东孚镇鼎美村一些村民认为,要想得到村民选票当村干部,候选人应该贿选,让村民得到实惠。

《小康》杂志的上级单位是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小康》报导说,去年该村村委会换届选举,两名姓胡的候选人被宗族安排到关帝庙发誓绝不贿选,结果去年的选举没有贿选事件发生。

*陈先生:当上村主任可以赚很多钱*

但是,一些村民表示不满。一名姓陈的老先生说:“当上村主任可以赚很多钱,吐出来一点,有什么不好?”他的妻子说:“一个人几百元,一家就是上千元。一张票一千元,一家人就是几千元的收入啊!”

《小康》杂志的记者采访了十几户,有半数村民赞成贿选。

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说,1982年的宪法规定,村一级干部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一直到今天,中国还只能实行最基层的单位--村一级的选举,到了乡一级,就又成了任命。张祖桦说,要求贿选的现像,非常具有讽刺意义而且也很值得研究。他说:“由于这种选举实际上仍然是被基层政权实际上是党组织控制,所以各地的选举真正从民主政治角度来讲,意义都不太大。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对选举没有多大兴趣。”

张祖桦说,中国很大,在各地都有一些历史悠久的乡村,宗族家族在村子里各种事务中起很大作用,另外,既然村民觉得没有很大的民主参与含量,还不如能得到一点实惠。

*花巨资竞选村长*

香港明报援引河北全国人大代表刘希光的话说,在内地一些富裕或资源丰富的农村,村长竞选竞争激烈,不少人得花十几万甚至几十万来竞选。

张祖桦说,如果把这种现像看成是一种经济或商业行为,那么,这些发誓不“贿选”的村长候选人不但上任后可能得到更多利益和好处,而且还大大节约了“投资”成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老百姓当然愿意让他们多“吐出来”点。张祖桦说,不过,一个清廉的民主选举,从本质上来说,不应该让金钱来参与和左右。

湖北潜江前人大代表姚立法说,各地许多的选举都是假的。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必然会出现这种“恶果”。他说:“这是中国的现实,把我们的农民的思想、灵魂、世界观和认识问题的基本常识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与中国的文化和农民的本质没有直接的关系。”

*姚立法:现行制度产生的恶果*

姚立法说,这是现行的制度产生的恶果。他说,厦门老百姓这样说,说明他们那里百姓的选票还是有一些份量的,农民这样做,毕竟不是好事情,但根本原因不在农民,而在于制度本身。

姚立法说:“基层贿选的情况,现在看来,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有抬头,普遍存在。但政府很黑,只要对他有利,就不讲法律和道理,有利就一切不讲。这些年来,我一直对这种选举是不看好的,98%、甚至100%都是假的。”

湖北潜江的前人大代表姚立法说,老百姓不应该贪图这个所谓的“实惠”。他说,如果他们认为需要这个钱来进行选举和投票,那么他们就更应该需要争取得到一个公正、公平、自由的选举制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