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罗马教皇拒绝陈日君主教退休申请


教皇本笃16世拒绝了香港主教陈日君的退休申请,要求他继续协助推动梵蒂冈与北京实现关系正常化。有分析认为,主教任命权在梵蒂冈,而不在北京;教皇是天主教最高领袖,但这无损于中国的国家主权。

*要求协助推动梵蒂冈与北京关系*

香港主教陈日君星期三在一项声明中说,他的退休申请遭到教皇拒绝。教皇决定让他继续担任香港主教,并尽其所能,参与梵蒂冈有关中国教会的事务。陈日君表示他将遵从教皇的意愿,但希望教皇任命一位副主教,最终接替他的职位。

美国龚品梅基金会负责人龚民权在接受采访时对陈日君主教留任感到欣慰。

龚民权说:“他的立场是很对的,他说的话、做的事,北京可能不同意,这没什么大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他的立场,他的立场和教宗是完全一致的。
现年75岁的陈日君一直在寻求卸去主教职位,集中精力协助梵蒂冈重建与中国的关系。但他由于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去年未经梵蒂冈批准就任命三名主教是“战争行为”,因此与中国国家认可的教会关系紧张。梵蒂冈也称中国自行任命主教是“严重违反宗教自由”,但仍希望与北京展开对话。

*主教任命归属教皇无关国家主权*

美国贝勒大学教会-国家研究所亚洲项目主任马世凯教授(Christopher March)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说,中国政府,特别是宗教事务管理局主要关心的是,天主教是等级分明的宗教,天主教的最高领袖在中国境外,这和中国的宗教法不符。而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不直接听命于梵蒂冈,中国几乎没有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天主教教会。

马世凯教授说:“香港主教向梵蒂冈报告工作,与中国国内那些由北京任命的主教不同。几千年来,梵蒂冈任命世界各地的天主教主教。而中国的主教由北京任命,这完全违背了天主教的基本教规。”

马世凯教授说,根据天主教教义,梵蒂冈的权威是不容谈判的,世界任何地方、包括中国的天主教主教,都必须由教皇任命。在这一点上,北京必须让步,这无关国家主权。

*国家不应干预宗教事务*

马世凯教授说:“国家主权只应当体现在政治领域。在宗教领域,如果说国家可以发挥什么作用的话,那是在教会的注册、对教会的监督等方面。国家绝对不可以任命教会内部的神职人员。国家管理的是国家和世俗事务,教会关注的只限于宗教事务。北京似乎对教会没有足够的信任,所以中国没有实现政教分离。”

马世凯教授说,前苏联也曾经同时存在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前苏联解体后,留下来的反倒是政府认可的教会。因此,中国可以从中有所借鉴是,假如政府方面能够与真正的天主教会、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地下教会或家庭教会合作,中国很可能既保持了“爱国”教会,而这个教会又是在梵蒂冈之下,这对北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龚品梅基金会的龚民权也谈到,任命主教的权力属于梵蒂冈,教皇在这个问题上不会让步。陈日君主教在这个问题上和教皇意见完全一致,应当是教皇要求陈日君继续做下去的一个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