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地方官追求政绩引发政府经济热?


中国一位资深经济学家指出,中国经济的所谓“过热”,是各地官员为追求政绩引发的“政府经济热”,而不是市场经济运行过热。有分析认为,虽然政府干预在中国经济中仍起着主导作用,但市场力量正在不断增长。

*经济过热并非市场经济运行结果*

经济学家、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宏观研究院原副院长刘福垣日前在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演讲时表示,中国经济近年来保持9%左右的增速实际上并不是高增长,而所谓的“过热”,主要是各地官员为追求政绩引发的“政府经济热”,并不是市场经济运行的过热。

刘福垣说,中国只有政治周期而没有经济周期。他的理由是,中国还处于政府主导的基本机制,因此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政治周期,这些周期与党政换届相对应。一些新任的党政官员只考虑政绩需求,不考虑市场需求,结果形成GDP和固定投资高速增长的虚热现像。

当中央政府通过调控手段把地方政府引发的虚热降下来的时候,就会形成周期性波动。刘福垣因此得出结论说,中国的经济波动基本都属于这类政治周期,而不是经济周期。

*经济中市场作用越来越大*

美国威廉斯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克兰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不同意所谓中国完全没有经济周期的说法。他认为中国还是有一些经济周期的,但正如刘福垣所说的,中国经济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国有经济、国家干预以及背后的政治考虑的影响。

不过,克兰教授分析说,在中国经济转型期,尽管国家干预继续发挥主导作用,但市场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了。

克兰教授说:“几个星期前股市猛跌,但很快反弹,我想和政府有关的投资公司肯定进入了市场,通过买进,努力推动股市回升。不过也有报道说,一些小的投资者没有退出,甚至还有新进去的。这说明,私有经济、市场经济这一部分显然也非常活跃。”

*规范各级政府行为加速管理体制改革*

刘福垣指出,在中国,政府职能缺位、错位,影响了市场机制正常发挥作用。在一些社会资源配置上主要是权力分配,而不是市场分配。因此,应该规范各级政府行为,加速政府管理体制改革。

克兰教授认为,政府的作用,尤其在重大基本建设项目投资领域,还占主导地位,而且其中有许多政治考量,但自中国1979年开始经济改革以来,市场机制的作用逐步增强,而且可以预料,这种作用还会进一步增强。

中国经济10%左右的增长率已经持续了许多年。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过热,如何实现软着陆,一直存在不同意见。许多著名经济学家都预测,如此高的经济增长不可能持续太久。

*为政治考量不能让增长放缓*

但也有经济学家把中国经济比喻为一列正在爬坡的满载的货车,必须保持相当的速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威廉斯大学的克兰教授从政治角度分析说,中国政府不能承担经济增长放慢的政治后果。

他说:“政府不能允许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太多,因为政府的政治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过去的意识形态已经不能保证极权政府的合法性了,但只要有经济增长,就可以作为极权政府存在的理由。”

克兰教授分析说,任何人都不能排除出现某种危机或重大变动的可能性,但中国政府有极其丰富的资源,例如庞大的外汇储备,能在很大程度上应对例如经济危机等重大事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