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曾对女生性侵犯 主动认错被判刑


1984年,维吉尼亚州一位女大学生在校园里遭到性攻击。20多年后的今天,犯罪嫌疑人主动写信和她联系,表示道歉并请求宽恕,女方不相信他道歉的诚意,并为伸张正义向警方举报了这件事。下面我就介绍这个案子的经过。

*女大学生参加兄弟会聚会*

1984年10月5号的晚上,维吉尼亚大学女大学生伊丽莎白.塞库洛(Elizabeth Seccuro)应邀参加学校兄弟会的一个聚会。伊丽莎白年仅17岁,进入大学本科才刚刚几个星期。在这之前,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纽约一所由天主教教会创办的女子高中。

伊丽莎白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在同年级一位男生的陪同下来到聚会地点,也就是兄弟会成员的住宅后,兄弟会成员首先带他们参观了住宅,之后就问他们要不要抽大麻。伊丽莎白拒绝了,但是同去的那位男生跟着兄弟会成员去了。

就在伊丽莎白四处寻找他的时候,兄弟会成员请她喝了一杯他们特制的饮料。伊丽莎白回忆说,她发现自己在喝饮料时,兄弟会成员都盯着她看。饮料下肚之后,她感到心慌意乱,身体软绵绵的,胳膊和腿也不听使唤。正当她准备离开那里的时候,一位兄弟会成员扶她进到一个名叫毕比的男生卧室里。

*伊丽莎白称被校友强暴*

毕比虽然住在这里,但他不是兄弟会的成员。伊丽莎白回忆说,毕比浑身酒气熏天,他一把抓住伊丽莎白,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向她朗诵起诗歌来。伊丽莎白努力挣脱后冲到客厅里,同时寻找自己的钱包准备脱身。她发现钱包被锁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就使劲用脚踢门。这个时候,毕比从后面上来把她了抓回去,她大喊救命,可是无人回应,毕比用手堵住她的口,把她扔到床上强暴了他。

据伊丽莎白的回忆,转天早上,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身上裹着一个带血的单子,坐在毕比卧室的沙发上。她找到自己的钱包后,就走出了这个兄弟会的住宅。之后,伊丽莎白马上来到学校急诊室,把被强奸的事告诉了急诊室人员,并请求医生为她检查身体。

她在那里等候了好几个小时,才有一名护士出来告诉她,校医院不具备采集医疗证据的设备,因此建议她到首都华盛顿或维吉尼亚州其它地方的医院接受身体检查。伊丽莎白只好返回自己的宿舍。

*生活彻底改变*

之后,伊丽莎白向维吉尼亚大学的校方警卫部门举报了这件事,得到的回覆却令她大失所望。学生部主任甚至怀疑她反映的情况不是真的。由于没有医院的身体检查证明,再加上毕比否认强奸了她,因此校方没有对毕比采取任何行动。不过,这个事情之后,毕比很快从维吉尼亚大学退学。

伊丽莎白在正义得不到伸张的情况下,只好诉诸校刊,她用笔名撰文公开了自己的受害经过。但是,这个事件之后,她完全变了一个 人,她离群索居,而且常常受到惊吓和恐慌的折磨,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非常艰难地读完大学。

她22岁时闪电般结婚又离婚。直到后来她遇到现在的丈夫迈克尔,并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生活才趋于平稳。现在,伊丽莎白一家生活在康涅迪格州。

*毕比受良心和酗酒折磨*

毕比的情况如何呢?毕比并没有因为逃之夭夭而从此一帆风顺,相反他一直生活在内疚和酗酒的状态之中。毕比从维吉尼亚大学退学后,自动来到亚利桑那州一个戒酒康复中心接受治疗。但是,接受治疗后不久,他又故态复萌,开始酗起酒来。

两年之后,他一度回到维吉尼亚大学所在的夏洛茨维尔市,但是没有回学校注册。有一天,伊丽莎白所在宿舍的一位女生从餐馆里点了外卖,伊丽莎白恰巧出来开门,令她大为惊讶和恐惧的是,送外卖的就是毕比。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毕比主动道歉*

之后的几年当中,毕比一直生活在恶梦之中,而且他始终没有结婚。他的家人和朋友为他心神耗尽也无能为力。1993年,毕比来到美国“戒酒互助协会”寻求帮助。在那里,他终于戒酒成功。

但是,“戒酒互助协会”的戒酒康复计划要求嗜酒者对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表示悔过,除非这么做会给受害人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毕比在该协会一位指导人员的鼓励下,决定和伊丽莎白联系并道歉。他两次发信给伊丽莎白,但信件都因地址错误而被退了回来,不过他没有放弃,最后一封信终于到达伊丽莎白的手中。

伊丽莎白接到这封信,看到信封回址上写着发信人毕比的名字时,浑身颤抖起来。她打开信,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亲爱的伊丽莎白,1984年,我伤害了你。”毕比请求伊丽莎白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候、与任何人一起与他联系,同时还附上了自己的一个名片。他写道:“我祈祷你一生自由幸福。”读到这里,伊丽莎白哭了。

*邮件往来回忆事发经过*

之后,伊丽莎白发电子邮件给毕比,质问他为什么以及如何强奸了她,同时让他讲述那天晚上事发经过。之后几个月,他们邮件往来很多次,毕比尽可能回答伊丽莎白提出的问题,并且表示愿意为她接受心理治疗提供赔偿以及相关的其它费用。毕比在电子邮件中承认自己那天晚上喝醉了酒,但是没有喝醉到不能记事的地步。

毕比对事件的描述和伊丽莎白的回忆完全不同。毕比说,事情发生时,他的室友不在房间里,他和伊丽莎白关起门来相互亲吻,并发生了性行为。他们之间没有扭打,而且很快就结束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依旧非常寒冷。于是,毕比把一件外套借给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就自己走了。

*质疑毕比道歉诚意*

这个描述让伊丽莎白气愤至极。她开始怀疑毕比道歉的诚意。她怒斥毕比说:“当年,你强奸了我并粗暴地剥夺了我作为处女的贞操,你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利,如今,你重新打开这个伤口时,也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利。”

毕比回覆伊丽莎白说:“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不是有意淡化我强奸过你的事实。我的确强奸了你。我不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那时的我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尽管毕比一再做出解释,伊丽莎白都不相信他道歉的诚意,而且把他的认罪举报了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警方。

*诉诸法律*

伊丽莎白表示,虽然她已经赦免了毕比过去的行为,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毕比为他过去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她重新回到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向警察局进行了举报,并且把毕比发给她的信件和电子邮件上交。

一个星期之后,夏洛茨维尔市两名警方人员就带着逮捕证,来到拉斯维加斯,把毕比从他的家中带走。毕比当时住在拉斯维加斯市,从事房地产生意。

*律师为毕比辩护 否认强奸指控*

毕比后来聘请的辩护律师朗达.夸利亚纳(Rhonda Quagliana)表示,毕比对一旦向伊丽莎白道歉而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是有心理准备的。

她说,“这起诉讼对毕比本人、他的朋友以及家人来说都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历程。他始终不否认自己在对待伊丽莎白的问题上是有错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承认曾经粗暴地强奸了伊丽莎白,或是和兄弟会成员一起从事了其它性暴力行为。这件事之所以能闹到法庭上,就是因为毕比希望为自己在22年前的行为向伊丽莎白道歉。”

朗达.夸利亚纳律师认为,毕比对当时事件的描述是真实的。她说,毕比的行为不是强奸,而只不过是因喝酒太多所造成的性行为。朗达.夸利亚纳律师说,毕比之所以承认强奸,是因为另外一位受害人在帮助他设身处地理解伊丽莎白的立场和想法时建议他要承认强奸。因此,毕比就这么做了。

夸利亚纳律师说,年轻的大学生都会做一些后悔的事,毕比现在做的是为自己过去不成熟的行为做出道歉。

*州检控方起诉*

夏洛茨维尔市检察官办公室的助理检察官克劳德.沃雷尔(Claude V. Worrell)说,夏洛茨维尔市检察官办公室很多年之后才注意到这个案子。他说:

“在那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对这个案子进行过调查。简而言之,我们不知道发生了这个案子,因此没有机会展开调查。有些人士提出这个案子是否过了诉讼时效期,但是,维吉尼亚州法律对重罪是没有诉讼时效的限制的。因此,这个案子即使25年以后才被举报,对此案也没有影响。根据本州法律,这仍然是一个可以被起诉的案子。”

克劳德.沃雷尔助理检察官说:“在维吉尼亚州,强奸罪的判刑在5年有期徒刑到无期徒刑之间。如果这个案子发生在今天,而且被判定为强奸案,这个判刑标准也同样适用。尽管如此,双方还是有可能达成诉讼交易。”

*毕比被叛坐牢18个月*

沃雷尔助理检察官说,毕比后来和检控方达成诉讼交易,毕比承认自己犯有严重性暴力罪,同意服刑2年以下,并与维吉尼亚州政府合作,继续对案发当天晚上的其它案件进行调查。

在这种情况下,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巡回法院在2007年3月15号对毕比一案做出判决,判处毕比18个月有期徒刑以及500小时社区服务。

法庭判刑后,伊丽莎白表示,法庭的判决非常公正。她说,虽然她已经原谅了毕比,但是道歉并不能取代毕比应该受到的刑罚。

*证人为毕比的人品作证*

毕比的辩护律师夸利亚纳本来希望毕比能够得到更加宽大的处理。但是,毕比本人尊重法庭的判决,愿意为自己行为承担后果。

夸利亚纳律师说,“我们邀请一些证人为毕比出庭作证。他们作证说,毕业人品很好,为很多人树立了榜样,也为许多嗜酒者的戒酒康复提供了帮助。他们还作证说,毕比是一个好朋友,好公民,而且再也没有从事过其它犯罪活动等。因此,法官根据他掌握的这些情况做出了上述判决。”

*正义终于得伸张*

夏洛茨维尔市助理检察官克沃雷尔认为,法官的判决恰当合理,因为这个判决让伊丽莎白知道她的声音得到倾听,正义得到了伸张。沃雷尔说:“这个案子重要性在于无论某人犯了什么罪,也无论多久以前犯的罪,即使得到彻底的宽恕也都不够,最终他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维吉尼亚大学性和家庭暴力问题服务部主任克莱尔.卡普兰(Claire Kaplan)对伊丽莎白的勇气表示钦佩。她说:

“伊丽莎白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她是一个勇敢的女性。她把个人的创伤化为实际行动。虽然她受到极大的精神创伤,却努力使正义得到伸张。她通过自己的行动为受害人争取了名誉。毕比被判入狱向受害者发出这么一个信息,那就是,时代不同了,和伊丽莎白有过同样经历的妇女在当今的社会中有更多的机会可以使正义得到伸张。”

*警戒他人*

卡普兰主任说:“我认为毕比作了深刻的自我反省。我希望他的道歉是真诚的。他不仅要服刑,还要公开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时对其他人进行宣传教育。这一点非常重要。他可以向其他嗜酒者说:我和别人都做了这种事情,你们不能再做了。如果他能充当这么一个角色,那实在太好了。”

毕比的律师夸利亚纳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她说:“我认为,如果毕比本人对这个问题上有什么话要说的话,他可能会鼓励那些嗜酗者说:要继续戒酒努力,不要中途放弃,也不要把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看作是他们戒酒努力的一个障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