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若无制度约束清廉者当官也会腐败


中国为确保各级官员的能力和廉洁,除了在换届时加强审查之外,地方政府纷纷出台各种新规定,遏制官员腐败。但反腐专家认为,中国的反腐需从制度下手,否则清廉的人上岗后也会腐败。

中国的31个省区已经有14个在2006年底完成了四级党委的换届工作,还有17个要在今年秋季中共17大召开之前结束换届工作。中国官方媒体报导,中共中央期望,经过严格审查,新的一批年富力强的官员走马上任,更好地贯彻胡温政府的意图,重视民生,给老百姓带来实惠。

*“严禁带病上岗”和上岗后患病*

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反腐败研究机构“透明国际”南亚与大中华项目主任廖燃对美国之音说,中共这次选拔干部的一个口号是“严禁带病上岗”,也就是说,有腐败劣迹的人不能委以重任。不过廖燃认为,一个人在没有权力的时候可能是清廉的,但是在他当官后,是否还能保持清廉呢?他认为,最关键的是用制度来制约官员,保证其清廉。

中国各地政府为保证官员的有为和清廉各出举措。河南省郑州市政府4月3号出台《郑州市行政首长问责办法》的新规定,问责范围涵盖干部效能低下、履行职责不力、违反财经纪律、监管不力和个人行为不检点等,26种情况都可以让郑州市长有权启动问责程序,追究干部责任。

与此同时,南京市委在执行1995年《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之外,日前又出台新规定,对副处级以上的官员加以约束。

规定说,有关官员每年在1月31号之前定期向组织报告个人的10项情况,其中包括:个人婚姻变化、有无因私出国护照、子女以及子女配偶的国籍、出国定居;家人中是否被司法机关追究过刑事责任等。

*有法不依也枉然*

透明国际的反腐专家廖燃认为,中国近年来出台的种种新措施、新规定基本上都是从监督权力的角度出发的,方向正确。但是他说,很多发展中国家腐败问题严重不是因为它们没有法律,比如他到巴基斯坦,该国司法部长对他说,巴基斯坦有世界上最好的反腐败法律,但问题是没有得到执行。廖燃认为,中国也不例外。

廖燃说:“其实在89事件一出来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出台一个禁止干部子女经商的规定文件,但是从那以后,领导干部子女经商的风是越刮越烈。出台这些规定方向是好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执行。”

廖燃说,中国对其党政领导干部有多达40条的“不准”,而干部是否执行,是否申报个人情况就要依靠他们的廉洁程度。廖燃认为,这恰恰是最不能依靠,不能指望的。“透明国际”一直在推动中国建立发达国家那样的财务制度,任何个人收入都是税后收入。廖燃说,缺乏这样的制度就很难公平执法。他以中国当局几年前抓刘晓庆逃税为例说,中国当局希望杀一儆百。

廖燃说:“抓谁与不抓谁就变成一种选择性行为。如果不能公平执法,对社会就没有作用。大家就会觉得,谁被抓住不是一种耻辱,而是他无能,我没有被抓住,也不是一种耻辱,而是我有门路,是一种值得自豪的事情,这样的话社会风气就不正了。”

*外追贪官和内堵漏洞*

中国不完善的金融财政制度和司法制度造成大量贪官外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外逃官员高达4千人,每年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现在中国政府忙着跟世界各国商谈,试图签署双边协议,把贪官遣返回国,把赃款要回来。

“透明国际”的廖燃认为,中国首先应当找到这些钱是怎么出去的渠道,堵住国内的漏洞。他说:“中国很多事情看起来很荒唐,比如说,社会管得很严,但是钱是最该管的事,反而不管。在外国税收是管得很紧的,但是在中国反而是管得最不紧的。正因为这样,中国资金外逃非常严重。”

*官员防记者 权力谁监督?*

除此之外,廖燃认为,中国政府应当允许媒体行使体制外监督职能。但是现在政府官员中普遍流行的口号却是“防火、防盗、防记者”,不让媒体参与权力监督。这不禁令人担忧,今年换届后,“无病上岗”的新干部中到底能有多少人在上岗后可以继续保持廉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