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分析:广东卖血事件政府责任最大


广东揭阳市“卖血村”和有人控制职业卖血人向血站卖血等事件曝光后,广东省当局采取了打击行动。分析人士认为,这起事件政府应负最大责任。

中国国内媒体日前揭露广东揭阳市两个村子有不少人长期非法卖血,卖血人受到“血头”或“血霸”的剥削和控制,这些卖血人被称为“血奴”。

根据中国《献血法》规定,组织人员卖血是违法行为。中国媒体报导说,广东揭阳市的公开卖血形成了几百人的职业卖血团体。“血头”向卖血人抽取部份卖血收入,还要求卖血人购买和服用补血药品,以便能多产血。卖血人每次以献血名义捐血,填写的献血表都由“血头”临时制作。

*血头控制血站采血*

文汇报4月6号报导,业内人士向该报记者透露,“血头”除了控制血站的采血工作,还控制血液的供应。报导说,在广东东部一带,许多县市政府为了找到更多血液来源,就以单位捐血的数量作为评选先进的指标之一,不少单位为了得到表彰,纷纷出钱请血头代为组织血液来源,因此业内人士认为,供养血头者不仅是血站,也有可能是被下达无偿献血指标任务的单位。

揭阳市玉浦村是报导所指的“卖血村”之一。该村居民王先生对美国之音说,他听到该村有非法卖血的事。他说:“按我们这边说法,听说好像是外地人过来卖血。一次200块钱,工人(卖血人)拿120块钱。卖时就觉得钱好赚,越卖越没有力气,到外面去或回家去工作又工作不了,就又回来卖血。”

针对有组织卖血事件,揭阳市委书记万庆良要求当地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卫生部门必须立即清查和上报血站的情况。揭阳市4月4号展开打击行动,抓获一名“血头”和5名卖血的人。广东省卫生厅调查组进入揭阳市的血站调查。揭阳市政府星期四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打击“血头”等情况。

*常坤:非法采血现像不正常*

设在北京的公益民间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的研究员常坤说,他认为,非法采血现像能大规模长期存在是不正常的,这牵涉到经济利益问题,血液制品有利可图以及可能有官方和地方利益盘结和管理漏洞等等因素,非法采集来的血液质量令人担忧。

常坤说:“采血的流向我们不知道,血液被收走之后是否会进行病毒处理我们也不清楚,采血过程中是否做了检测我们也不清楚,所以对于血液的质量应该提出质疑。”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很不平衡,许多地方非常穷困,有人不得不靠卖血维生,而市场上对血液制品的需求又很高,但却没有合理的政策,因此政府应当承担最大责任。

*蔡咏梅:有腐败问题*

蔡咏梅说:“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应该实行有效率的监督,但却没有这么做。这形成了“血霸”、“血头”这样的剥削贫苦农民的群体出现,因为他们就是要卖血,直接到医院去还不能卖,要通过中间人,这里就有腐败问题。他们通过垄断卖血行业,把很多要卖血的人变成奴隶一样。所谓“血奴”这种情况早就存在很久了,但官方媒体一直掩盖,不许披露。”

蔡咏梅说,非法卖血行为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出现,这些涉及到人权、公共卫生环节、医疗制度等等,问题十分严重。

揭阳市的非法采供血事件得官方重视之后是否有助于改善全国性的类似问题,蔡咏梅对此并不感到乐观。她说,除非民间能做到权力制衡和监督制衡,否则单靠中央政策无法解决问题。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