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称国际制裁苏丹将产生新问题


中国表示,对苏丹实施制裁将会产生新的问题。中国敦促国际社会共同努力,解决达尔富尔的人道危机。不过,海外媒体报导说,国际社会对中国没有做出足够努力向苏丹政府施压提出批评,甚至有人要抵制在中国举行的2008夏季奥运会。

*翟隽:国际外交努力有效*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刚刚结束了对苏丹的为期4天的访问返回北京。翟隽在中外媒体记者会上通报了他访问苏丹的情况。翟隽声称,国际社会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外交努力是有效的,和平解决该问题的前景是乐观的。

刚刚从苏丹回到北京的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星期三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回答记者关于中国是否担心,如果中国的外交努力失败,北京的声誉会否受损的问题时,翟隽说,他不认为中国会因为和苏丹的关系比较好自己的形像就会受到影响;中国从来没有包庇过苏丹,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

新华社援引翟隽的话说,“在我访问苏丹前后,非盟主席、南非总统、美国常务副国务卿、马来西亚总理等相继赴苏丹做工作,我认为,这些外交努力是有效的,前景是乐观的。从目前的形势发展来看,我们不主张用施压和制裁的手段。苏丹政府已进一步显示了灵活姿态,国际社会努力的目标也一致”。

*美英提议对苏丹实施严厉制裁*

但是,美联社报导说,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流血冲突仍然在继续,苏丹总统巴希尔拒绝接受联合国和非盟混编维和部队,促使美国和英国提议要对苏丹实施严厉的制裁。

据报导,制裁措施包括对29家苏丹企业实行经济制裁,限制这些企业在国际上涉及美元的交易,这些公司的瘫痪将会导致苏丹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另外还有报导说,美国考虑在达尔富尔地区上空设置“禁飞区”。

美联社报导说,从民族冲突4年前爆发以来已经有至少20万人被打死,250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多次提出制裁苏丹的提案,但是拥有否决权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称自己是苏丹的朋友,中国和俄罗斯一起阻止联合国制裁苏丹的议案通过。

*分析:中国外交转向国家经济利益*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黄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翟隽的讲话没有脱离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一贯立场。

黄靖说:“这实际跟中国的一贯立场并没有太大区别,因为中国一贯认为苏丹问题应该通过交流和沟通,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制裁只能起到反作用。当然外界的解读不是这样,认为中国在那里有太多的利益,特别是苏丹的石油资源。实际上,我们也知道,苏丹问题不是国际制裁能够解决的,它是一个国内的内政问题。”

黄靖还说,尽管中国是一个一党独裁的国家,但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已经无法控制中国社会和经济的每个层面,中国石油公司进入苏丹、并且从苏丹大量进口石油就是一个例子,中国政府的一些外交决策现在也越来越脱离文革时期的意识形态的禁锢,而转变为考虑国家的经济利益。

*抵制08年奥运不会形成共识*

针对国际社会中出现因为中国向苏丹政府施压不够而提出要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声音,中国外交部部长翟隽表示,这是别有用心的。

新华社援引翟隽的话说,抵制北京奥运会以抗议中国的达尔富尔政策,说这种话的只是个别人。他说,有的人可能因为无知,既不了解达尔富尔的情况,也不了解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和作用;还有的人可能是别有用心。

翟隽说:“这与国际公认的体育非政治化原则不符,与奥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驰,也违背世界人民的愿望。我相信,明年的北京奥运会将成为一届让世界人民都满意、成功的盛会。”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的黄靖博士也认为,达尔富尔人道危机是一个国际问题,把这个非洲国家出现的种族屠杀的责任完全归咎于中国而抵制奥运对中国是不公平的。

黄靖说:“抵制奥运会,不但中国是反对的,而且也是不能成功的。第一,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是国际社会的一个共识,如果对它进行抵制,抵制的不仅是中国,而且是整个国际奥运;第二,很难形成一个所谓的统一战线在奥运问题上反对中国,中国的崛起是通过融入,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达成的;第三,一般来说,国际社会不会赞同使用抵制奥运这类激烈的行动。在苏丹问题上,整个世界并不像当年苏联入侵阿富汗那样能够形成一个共识。在国际社会没有形成共识的情况下,提出这样一个口号,实际上只能是自我孤立。”

不过,黄靖认为,海外舆论对中国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向苏丹政府施压而提出的批评是有一定道理的。华盛顿邮报曾发表过一篇社论,对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立场提出批评。华盛顿邮报社论说,美国为阻止苏丹种族屠杀的悲剧所做的努力比其他国家还多,但是,美国的努力却受挫于中国与俄罗斯两国政府。社论说,中、俄两国销售武器给苏丹,更运用他们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否决权阻挠联合国通过制裁苏丹的提案。华盛顿邮报敦促布什政府应该对苏丹采取强硬措施,化解这场毁灭种族的惨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