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韩的两难困境:战饥荒和保政权


北韩最近再次发生粮食危机,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向北韩伸出援手。然而专家认为,北韩解决粮荒的根本出路在于推行改革、开放市场,像中国、日本和韩国一样加强出口、获取外汇、增加粮食进口。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北韩由于其政权的合法性极其脆弱,任何开放政策都可能危及政权的稳定,导致其推行改革政策比其他集权国家难度更大。

华盛顿智囊团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诺兰德曾经是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高级经济师,也是西方世界对北韩饥荒研究最为深入的学者之一。

*诺兰德:北韩利用外援减少粮食进口*

诺兰德说,他与哈格德合著的《北韩的饥荒--市场、援助和改革》一书记载的最令人不安的事情就是1995、96、97年国际粮食援助进入北韩时,平壤政府却开始减少其粮食进口。甚至直到经济开始复苏的1999年、整体进口都在增长时,粮食进口量却仍然没有增加。

诺兰德:“所以北韩政府基本上是利用国际援助来抵消进口粮食,而不是把援助当作一种补充。如果政府把援助当作补充,把粮食进口维持在1993年的水平,人口的正常粮食需求可以得到满足。即使没有援助,如果粮食分配均匀,人口的基本需求也能够得到满足。遗憾的是北韩政府没有这样做。”

*诺兰德:部份援粮被倒卖*

一些逃离北韩的异议人士批评国际援助实际上支持了平壤的独裁政府。对于这一点,该书的作者说,他们提供的证据显示援助确实被挪用了,不过除了转移到军队或党的高层手中,也转移到了市场 。诺兰德辩解道,被转移的国际援助其实在哺育北韩的粮食市场。

诺兰德:“我们的论点可能有点怪,就是认为粮食援助项目其实是一种润滑剂,支持了市场的发展。有人出售他们的财产,有农民把农产品拿到市场上来卖,重要的是有来自北韩体制内的重要人物,他们获得了粮食援助,希望把它卖掉。这一过程从粮食买卖开始,很快普及到了其他产品。”

诺兰德认为,从长远来看,解决北韩粮食危机的根本途径并不是在北韩生产更多的粮食,而是振兴工业经济,赚取外汇,进口粮食,就像它的邻国韩国、日本和中国所做的一样。

*文贯中:若开放则政权危*

但是,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副教授文贯中说,如果要走这条路,北韩就必须允许相对自由的进出口,外资可以自由地去投资,而这样做的前提是一定要开放。但是,开放将打破北韩现有的封闭状态,打破当权者对民众的思想控制,人民将可以接触外部世界,看到外部世界的真相并不像北韩领导人所说的那样。

文贯中:“金正日和他的父亲金日成总是描绘外部世界如何险恶、如何凶残,大家都要来欺负他们北朝鲜,幸亏这位伟大领袖和他的儿子,坚强地保卫了这个民族。然而他们的这种说法跟实际情况完全不能吻合起来,在人们了解了真相之后,他们的政权就摇摇欲坠了。”

文贯中说,这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金正日多次去中国取经但是始终未能放弃意识形态统治而推行改革路线,以及他为什么在过去10多年处理饥荒的过程中,在对待民间自发兴起的粮食市场,对待国际援助和国际监督方面始终来回摇摆。

*文贯中:权力来自世袭 难学中共改革*

文贯中:“我自己在想,北朝鲜的政权实在太脆弱,因为其合法性完全建立在他是金日成的儿子上,他们必须把金日成所做的一切都描绘成正确英明,然后他这位儿子的正统性才得以建立。”

文贯中说,北韩同中国和越南有很多可比性,都是共产党领导的集权国家。相比之下中国的情况不同,共产党把过去所犯错误的责任一部分归于毛泽东,一部分归于四人帮,然后再换一批人,像邓小平,就可以出来领导改革。越南一开始就没有把权力集中在一人手里,所以推行改革路线比较容易。但是金正日没法这样做。

文贯中:“因为他只要一松动,党内挑战他权力的人马上就会提出让他下台这样的问题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