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隐瞒矿难事故现像越来越严重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报导说,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平均每星期就有一起掩盖矿难事件。一些矿主和管理人员在矿难发生后,为了达到隐瞒的目的而毁坏证据和转移尸体。有分析人士说,瞒报事故事件增多与中央政府过于简单化的惩罚政策有关,政府应该加强法制,对真正的肇事者进行惩罚。

*第一季度平均一星期一起瞒报*

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发生的15起事故瞒报中,有12起为煤矿事故瞒报,平均每星期出现一起矿难事故瞒报事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本月18日在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联络员会议上说,瞒报事故问题比较突出,要坚决打击这种歪风。

李毅中说,这些事故发生后,有关责任人隐瞒不报,破坏现场,销毁入井记录和资料,转移遗体,相关人员逃匿。他说,接到举报后,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核查处理,目前逃逸人员大部分已被缉拿归案,相关责任者已经受到或即将受到严肃处理。

新华社报导说,今年3月,中国煤矿发生事故99起,遇难和失踪279人,分别比2月上升了153.8%和244.4%,特别是3月18日至29日,发生4起特大事故,造成72人遇难。

据安监总局分析,3月份41%的煤矿重特大事故由非法违法生产造成;81.8%的重特大事故发生在个体私营煤矿。

*中央政府一刀切政策使问题更严重*

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央政府在追究矿难责任时采取的“一刀切”政策是目前瞒报事故问题日益严重的主要原因。他说,巨大的利益以及利益的共同性使一些地方政府和矿主被绑在一起,联合瞒报事故。

他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主要就是,现在中央政府采取的严厉惩罚发生事故的矿主以及地方官员。这样做有它的好处,它使一些地方官员和矿主承受了压力;但是它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矿主和地方官员的利益更加一致。如果出了一个事故,那么,我要受惩罚,你也要受惩罚。这样,就逼使地方政府和当地矿主勾结起来,共同隐瞒事故。”

*地方政府与矿主勾结隐瞒事故*

蔡崇国说,由于中国的工人没有权利,再加上外界的记者和其他人员难以进入矿区,因此,地方政府一旦和矿主勾结起来,那么,他们隐瞒事故的成功率就非常高,这种事情也就越来越多,而官方对矿难事故次数的统计数字与实际发生的矿难数字相距甚远。

他说:“报导出来的隐瞒事故比实际上的隐瞒事故要少得多。据中国新闻周刊在今年初的报导,有个煤矿业内人士讲,中国的小煤矿不下5、6万个,一个小煤矿一年死1、2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看来,中国的煤矿每年至少会死5、6万人。而大部分煤矿事故,特别是死1、2个人的那种煤矿事故,很多都没有报上来。”

新华社报导说,截至3月底,全国煤矿整顿关闭第二阶段已经关闭小煤矿2393处。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说,今年年底要确保完成关闭4000处,到年底要达到3年累计关闭超过1万处。

*中国煤矿产业一笔糊涂帐*

不过,中国劳工通讯驻欧洲代表蔡崇国说,李毅中声称要关闭那么多的小煤矿,但实际做起来谈何容易。蔡崇国指出,中国的煤矿产业整个是一笔糊涂帐,就是说,中国的中、小煤矿多如牛毛,具体数字到底是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上级机关对众多小煤矿的监管一方面是力不从心,另一方面,有些监管人员也开始有了腐败行为。

他说:“有些县里的煤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只有7、8个,但是这些县里的煤矿却有几千个。5、6个人,7、8个人要检查上千个煤矿,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现在存在的一大问题是,煤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成员开始腐败起来。这4、5年来,有100多个地方的煤矿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办公人员、公务员被逮捕或是被撤职。”

蔡崇国认为,中国的中央政府、省、部这些上层机构对煤矿安全还是很重视的,他们层层向下面施加压力,特别是许多大、中型国营煤矿对安全生产的重视要比过去强得多。但是,中央政府在处理矿难时不根据具体责任而惩罚矿主和地方官员的做法是不可取的。蔡崇国指出,中央政府应该注重法律,调查并确定事故的责任人,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惩罚,这样会有利于中国的煤矿产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