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新闻界渐从喉舌走向专业化?


尽管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强对媒体的管制,但人们注意到中国媒体正试图摆脱“党的喉舌”的定位,设法行使舆论监督的职能。有专家说,新闻专业精神正在中国媒体工作者当中悄悄崛起。

*频频报导百姓关注的问题*

中国媒体近来连续不断报导中国老百姓特别关注的各种问题。比如,羊城晚报、新京报、重庆晨报纷纷报导,中国房地产价格高涨与一些政府官员蔑视法令、官商勾结的密切关系。财经杂志报导,北京市海淀区长周良洛因涉嫌房地产权钱交易、违规批地而被调查。新快报日前报导麦当劳、肯德鸡等洋快餐涉嫌付给一些打工学生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以及中国新闻社记者日前用龙井茶水充当尿样到杭州10家医院检察,多数获“发炎”结论,引发中国医生医德问题的讨论。

中国时报日前发表署名文章评论说,中国媒体一直被广泛视为是“党的喉舌”,然而现在通过中国媒体对各类社会问题的多方报导,可以看到“一种政治缺位下的新闻专业主义,正在中国大陆老百姓、知识界的新闻从业人员心中生根”。不过,文章评论说,这种“政治缺位下的新闻专业主义,虽然是病态的,但也是无奈的,而解决之道或许不会是媒体,而是在政治”。

*喻国明:功能日益丰富多样*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认为,中国媒体从党的喉舌到监督职能的定位的变化发生在20年前。从那时开始,中国媒体的基本功能就是监督政府、企业、社会机构,只不过有一个涉及的对象和层面,从过去的比较单一,量比较少,到现在内容比较多样化,调查手段比较丰富的过程。他说,中国媒体正在成长。

喻国明说:“伴随着改革开放,中国媒介的功能日益地丰富、日益地多样,而且逐渐地从完整意义上的党和政府的驯服工具开始变得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行为模式了。”

*周兵:对媒体仍然严格管制*

香港媒体专业人士周兵说,中国媒体在两个领域仍然被管制得很紧,一是国内政治,二是国际重大事件。他说,除此之外,媒体在报导经济犯罪、各种社会新闻方面,空间比起过去有了很大的扩展。他认为,中国引人关注的新闻专业主义的兴起出于两个原因。

周兵说:“第一他们要报导以事实为主的新闻,而不是宣传性的新闻。第二,专业主义的兴起也是对记者的保护,如果上面的部门批评他们的话,如果事实确切的话,他们也能很容易地化解批评。”

周兵说,中国媒体和中共宣传部门之间过去若干年一直在进行一场拉锯战,人民为获得知情权和政府展开长期博弈,要求媒体行使监督职能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周兵说,中国政府对媒体的管制却越来越严。

他说:“中共中央下了很多文件要求对媒体进行管制。曾经有一段时间,灾难性报导,突发事件,或者是他们所谓的‘易地监督’,也就是从另外一个省进行监督,这样的做法都是允许的。有些记者突破了一些原来的一些禁忌,扩大了他们的报导范围,现在都收回去了。”

*推动专业化南方报业有功*

中国时报的文章认为,追溯中国的新闻专业主义的兴起,南方报业集团的努力功不可末。香港城市大学新闻学院的李金铨教授曾表示,他钦佩南方报业集团董事长范以锦,在中国险恶的政治环境中表现出顽强的夹缝生存能力,范以锦得以安全着陆、全身而退。

然而南方报业集团中的一些人却不那么幸运。旗下的南方都市报因报导孙志刚案和萨斯疫情得罪广东地方当局,当局以财务不清问题出重手严厉惩治主编程益中、副总编辑喻华峰、和南方报业集团社委李民英等人。

中国青年报报导,南方都市报记者温冲也曾被一群身份不名的歹徒毒打,被切去两个手指。李金铨教授表示,中国缺乏监督政府的体制,媒体试图填补这一空白,这个角色难度过大。中国已经有不少新闻从业者为行使监督职能,为新闻专业精神,为职业道德付出了沉重代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