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美政治关系背后牵制力分析报告


美国国会研究处针对台美关系发表的最新报告指出,过去十年来,台湾驻美代表处的功能削弱,是因为陈水扁总统不信任出身国民党的驻美代表,而第一位民进党籍的驻美代表吴钊燮上任后,将可以有效改善台北与华盛顿之间的沟通。不过曾主管对台事务的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薛瑞福认为,台美关系存在许多先天障碍,他建议布什政府开放台美高层互访的限制,以加强沟通。

美国国会研究处在上周五针对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发表了一份总长33页的报告,报告的名称为“在台美政治关系背后的牵制力”。

*吴钊燮或改善台美关系*

这份报告是由美国国会研究处台湾事务专家邓凯丽执笔。国会研究处撰写报告主要的目的,是呈交国会参、众议员以及各委员会的成员,向他们分析各种因素,好让他们在研拟法案、制定对台策略的时候作为参考。

这份报告认为,台湾新任驻美代表吴钊燮上任之后,将可能有效改善台北与华盛顿之间的沟通。

*陈水扁对驻美代表处不信任*

报告并指出,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TECRO,也就是外界所称的台湾驻美代表处,在过去十年间地位下滑,影响力也大不如前。

报告分析,台湾驻美代表处功能削弱的主要原因是陈水扁总统对驻美代表处的不信任。

报告指出,两千年台湾总统大选对驻美代表处的地位与功能有极深远的影响。

民进党政府在苦无适当人选的情况下沿用蓝营的外交人才,但是对于曾经“效忠”国民党的前后两任驻美代表,甚至是整个驻美代表处的官僚体系,却又充满了不信任感。

在华盛顿的一些观察家认为,陈水扁总统的这种不信任感,使他怀疑驻美代表处能否忠实地向美国传达民进党政府的决策,并且精确地转达布什政府对于扁政府的观点。

甚至还有些观察家认为,台湾高层这种对驻美代表处的不信任感,其实早在1990年代末期、前总统李登辉的时代就已经出现。

*薛瑞福:台美关系本质上的限制*

曾主管对台事务的前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薛瑞福在接受中文部专访的时候表示,台、美沟通出现问题或误解的原因很复杂,不能简化为陈水扁总统对驻美代表的信任问题或是驻美代表处的功能不彰。很多时候沟通的困难其实是来自于台、美关系本质上的限制。

薛瑞福说:“我们自己设下了许多限制,因为我们把台湾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定位成非官方的性质。两边的总统无法直接对话,外交部长也不能直接沟通,因此这不光是驻外单位和外交官的问题。

“美国在台协会AIT的驻台办事处处长杨苏棣是个非常优秀的外交官,他总是尽他最大的努力,而之前的两任台湾驻美代表--程建人和李大维,就我在国务院亚太司与两人合作的经验,他们两位也都是非常出色的外交官,非常尽职地代表他们的政府,但是台美关系在运作层面上的问题和限制,使他们在华盛顿的工作变得异常困难。”

*李大维:台美沟通有许多可改进空间*

吴钊燮的前任李大维,任内曾多次表明,身为驻美代表,一旦失去母国的信任和驻在国的尊重,去留都不是问题。李大维在离职之前也坦承,台、美之间的沟通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空间,他期许继任的吴钊燮努力加油。

*第一位民进党籍的驻美代表*

吴钊燮是自从2000年台湾政党轮替之后第一位出身民进党籍的驻美代表,他出任驻美代表之前在陆委会主管两岸政策,深受陈水扁总统的仰赖和信任。民进党政府希望吴钊燮上任之后能够更精确的转达陈水扁总统给布什政府的信息,化解台美之间的歧见与误解。

而美国国会研究处的这份报告也认为,民进党籍的吴钊燮上任之后,将可以改善台北与华盛顿之间的沟通品质,提升台湾驻美代表处的地位以及舒缓台美关系过去这几年所经历的一些在沟通上不顺畅的情形。

*施兰琪:让美国政府对他有信心*

美国在台协会执行理事施兰琪本月15号在杜勒斯机场迎接吴钊燮到任时,曾经告诉中文部:“任何一位可以忠实反映台湾政府政策、同时可以让美国政府对他有信心的代表,都是美国政府现在需要的。”

*薛瑞福:吴钊燮将面临艰难挑战*

薛瑞福也以他过去在美国国务院内与台湾驻美代表以及台湾高层官员打交道的多年经验表示,担任台湾驻美代表这个职位,获得陈水扁总统的信任的确至关重要,但薛瑞福也强调,吴钊燮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薛瑞福说:“我认为大家对吴钊燮的期望如果只是基于他是第一位民进党籍的台湾驻美代表,那么这样的期待很可能会是一个过度的、或是错误的期待。我认为,吴钊燮的确有很好的机会来改善台美之间的沟通管道,但是有许多本质上的限制,是在吴钊燮抵达华盛顿上任之前就存在的,这些限制现在也没有消失,因此他将会面临非常艰难的挑战。”

*台湾驻美代表处功能地位下降两大因素*

另一方面,美国国会研究处的报告指出,台湾驻美代表处的功能和地位下降,背后还有两大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在华盛顿代表台湾的不同声音,彼此之间互相竞争。代表泛蓝阵营的国民党和亲民党,在华盛顿位于白宫附近也设立了一个 “国亲驻美代表处,”由袁健生出任“国亲驻美代表”。此外,对美国国会游说十分积极的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代表的则是台湾内部较为倾向支持台湾独立的声音。

第二个因素是台湾国内的蓝绿政治对立牵制了驻美代表处的工作。报告指出,台湾驻美代表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台湾当前的政治环境复杂,使得台北试图传达给华盛顿的信息总是分歧而混杂的。这让驻美代表的工作很难专注,与美国官员沟通时也很难展现说服力。

*薛瑞福:中国对美国的游说*

除了这两个因素之外,薛瑞福还根据他的观察,补充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来自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强大竞争压力。

薛瑞福说:“我认为中国驻美大使馆近年来在美国的游说力量越来越强大,对台湾的外交工作造成很大的竞争压力,中国不只有训练有素的外交官,他们还有美国企业团体的支持,在许多议题上结合这些企业的力量,向美国政府反映对中国有利的观点与立场,因此中国对美国的游说工作已经在华盛顿成为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

*吴钊燮:提升台湾对美国国会影响力*

而吴钊燮本人也在抵达华盛顿上任时强调,他未来驻美工作的重点将会放在因应中国势力崛起所带来的挑战,提升台湾在美国国会的影响力。

*薛瑞福:建议解除台美高层互访限制*

此外,薛瑞福也建议布什政府,解除台美高层互访的限制,他认为台美高层直接对话可以加强台美沟通,这恐怕才是解决台美之间沟通障碍的治本之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