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在中国做维权律师被指为危险行业


中国官方一再强调要依法治国,但是一些法律人士认为,中国的司法不独立,刑事辩护律师面对许多困境,而维权律师则是最危险的行业之一。

一场题为“中国维权律师与法治”的研讨会日前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主办单位原本邀请7位内地的学者和律师参加,但有5位没有获准出席。其中一位受邀人对主办单位之一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说,有关当局不允许他去参加香港这个“反动组织”召开的活动。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这就点出了问题。

*刑事辩护律师风险大*

得以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北京著名律师莫少平谈到了中国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的困难。他说,大陆刑事辩护律师的职业环境比起其他领域的职业律师,可以说是最糟糕的。莫少平说:“其原因无非就是两条:第一,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风险非常大;第二,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的收费比较低。职业风险大的核心就是中国刑法里的306条,306条通常被俗称为律师的伪证罪。”

莫少平说,中国有几百名律师曾因涉嫌伪证罪被关押或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在云南执业的律师王一冰遭受两年牢狱之灾,之后二审法院判为无罪,但他对中国司法心灰意懒,于是出了家。

莫少平认为,刑法第306条的内文没有具体客观标准,实践中很容易导致对律师的职业报复,而且缺乏制约机制。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莫少平说:“在侦察机关、公安机关,它对被告人证人讯问的时候,起码是我作律师的亲身体验,所谓诱导性的讯问是非常普遍存在的,有些是直接威胁或诱骗。大陆经常说的顺口溜“坦白从宽,你是牢底坐穿,抗拒从严,你是回家过年”,确实有这种情况。你对这些侦察机关的人员你没有规定改变证言得罪。”

莫少平说,刑事辩护律师很容易受到律师伪证罪的牵连,结果导致刑事律师的出庭率大为下降,官方统计,大陆的刑事律师出庭率不足30%,有些地方甚至更低。

*王友金:带着镣铐跳舞*

曾经在中国内地担任法官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友金用“带着镣铐跳舞”来形容中国维权律师的处境。他说,大陆地区有几百名律师被关,还有许多律师被跟踪监听,这是中国的悲哀。此外,王友金认为,虽然律师法对律师的定义作过几次修改,但律师的地位仍然是负面的。他说:“国家从意识形态、从开始就养成:律师是为坏份子辩护,这是改不过来的。”

莫少平律师分析说,大陆司法制度没有按照司法独立的原则设计,中国现有的体制跟公认的民主法治理念相冲突。他说:“中国现存的体制是党管干部,由组织部门来最终确定谁任一定级别的官职。第二个冲突是党管军队,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非常明确的现存体制,跟现代民主要军队国家化,中立化有冲突。第三,党管意识形态,也就是通过中宣部对媒体进行管制,这与现代民主法治,也就是言论自由的理念是有冲突的。最后是党管司法,这和司法独立的民主法治理念是冲突的。”

*民众维权意识高涨*

最近几年中国民众的维权意识高涨,维权行动层出不穷。王友金教授认为,维权行动对中国法律有很大冲击。他:“维权问题都是涉及很多社会腐败。法官、律师和检察官为了一个案件互相勾结在国内是很严重的。有维权律师的话,就可以警戒律师队伍的道德职业。当然,在政治上,法律上是更重要的,维权律师主张一切按照法律程序来办案。维权律师对中国司法改革起了很大作用。”

中国资深民运人士任畹町观察到,目前中国的维权律师借着为个别案件伸冤,来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他认为,民主维权人士有责任配合维权个案进行广泛动员,来支持依法抗争的维权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