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外界希望借助奥运会推动中国变革


现在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中国希望把这次奥运会变成一次公关机会,这一愿望似乎已经在影响某些问题的政策。同时,人权活动人士,甚至好莱坞都把这次奥运会作为在中国这个专制国家推动变革的契机。

随着中国的国力和影响力的增加,中国对内和对外政策也日益受到外界的瞩目。

*国际社会在苏丹问题上聚焦中国*

目前正在努力缓解苏丹达尔富尔地区人民疾苦的人权活动人士,已经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中国。中国与苏丹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直到最近,中国一直不愿意和国际社会一道呼吁喀土穆结束对阿拉伯民兵的支持。外界指责阿拉伯民兵制造了达尔富尔的大部份暴力事件。

好莱坞电影演员和活动人士米娅.法罗呼吁抵制她所说的在北京举行的“种族灭绝奥运会”。本月早些时候,她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举行的一次听证会上说,苏丹卖给中国石油的收入被用来向政府资助的达尔富尔民兵提供资金。

法罗说:“中国通过提供资金已经卷入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没有石油收入,情形将会完全不同。”

法罗说,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支持苏丹政府。她说:“苏丹在联合国安理会中收买了为他们服务的监督人中国,致使安理会提出的每一个决议都不具约束力。”

但是,中国官员说,批判人士对于北京在达尔富尔问题的立场一无所知。最近,中国开始改变其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态度。自从反政府武装在2003年发动叛乱以来,已经有20多万人死于非命。喀土穆被指控支持阿拉伯民兵镇压反政府武装的暴动。

*北京在达尔富尔问题立场有所转变*

在胡锦涛主席今年2月访问达尔富尔时,他敦促喀土穆跟反政府武装进行对话。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向暴力猖獗的达尔富尔地区的3个村庄派遣一个特使。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傅士卓说,一些因素致使中国政府发生明显的改变。

他说:“或许是诸多因素导致中国政策的改变。我认为,这一变化在逐渐纳入中国的外交政策日程。当然,来自中国外部的不同团体的抗议,来自联合国的压力,来自美国的压力,都使中国认识到,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立场并不像以前那么站得住脚。”

*北京关切在奥运期间国际形像*

傅士卓说,中国对其在奥运会期间的形像的关切起了相当的作用。

他说:“当然奥运会是中国相当关注的一个问题。中国不希望很多记者在奥运会期间批判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立场。”

作为奥运会展示努力的一部分,中国聘请了美国电影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担任策划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顾问。

斯皮尔伯格在最近写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里谴责达尔富尔地区的族群灭绝行为,并且敦促中国使用在那里的影响力。斯皮尔伯格的发言人利维说,导演最近才获悉中国在苏丹的影响力。

利维说:“在那时,他感到需要这样做,特别是因为他是北京奥运会的顾问,能够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做一些事情,因为他在那里已经具有某种能力。”

分析人士看到中国其它方面的政策也在改变。最近,中国放松了对外国记者的限制,就人体器官交易实施了新规定,并且授权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死刑,采取步骤减少死刑。以前是省级法院拥有这种权力。

人权组织估计,中国每年处死的人比世界其他国家处死的总数还要多。确切数字不得而知,因为这是国家机密。人权观察驻香港研究员贝科林认为,国际媒体的关注帮助加快了两个案子中被关押人的获释过程。另外,中国对其在举办奥运会期间的形象的关注也在推动这类改变。

*奥运是人权组织施加影响机会*

贝科林说:“ 这是核心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奥运会是人权活动人士的一个重要机会,因为这个正在设法通过奥运会展示自己的国家清楚地知道,它的人权记录是这个形象的一部分。”

**

弗里德伯格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他说,华盛顿推动中国对达尔富尔施加影响一直很难,其他国家和好莱坞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弗里德伯格说:“我认为,的确大有好处,因为中国政府不喜欢被孤立,曝光,尤其不喜欢遭到道义方面的批评,它们喜欢在道义上站得住。我不知道这是否足以迫使中国改变在苏丹问题上的立场,因为中国在那里有许多利益。但是,这是中国会感觉到的东西。”

弗里德伯格说,好莱坞和欧洲的压力有帮助,因为在对中国的日程表上,美国政府已经列入了其它问题,从来没打算把苏丹问题放在这个日程表的首要位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