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佐利克:中国应承担更多全球责任


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星期三在华盛顿表示,从美中两国发表《上海公报》到现在,35年过去了,两国关系发生巨大变化。他指出,美中两国的双边利益密不可分,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应当承担起更多的全球责任,和美国携手建立起一个更好的世界。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同时再次提醒中国,中国的改革固然需要时间,但改革的速度太慢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风险要远远大于快速的改革。

星期三,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行《中国资产负债表》新书发布研讨会,两位布什政府的中国政策的核心人物都到会发表了重要的讲话。一位是罗伯特.佐利克,另一位是亨利.保尔森。

佐利克曾经担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和副国务卿,曾经主导美国的对华政策。他在担任副国务卿的时候首次提出中国应当成为现存国际体系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概念,这一概念至今仍是美中关系的一个指导原则。

保尔森是现任财政部长。布什总统把他从高盛集团招聘到财政部是要借重他的中国经验,让他担负起调整美国对华政策的重任。保尔森上任后和中国方面共同建立了双边战略经济对话,力图把双边复杂多样的摩擦和冲突纳入长远的双边关系发展的框架。到目前为止,美中双方都对这一战略性对话给予高度重视。观察人士认为,这一关系发展框架将会在今后相当一个时期继续影响双边关系的发展。

*美中关系用双方的一致赞成来界定*

佐利克借星期三的机会回顾了美中双边关系的发展历史。他说,35年前,美国和中国签署了《上海公报》,恢复了两国中断20多年的关系。佐利克认为,《上海公报》所显示的分歧远远多于共同利益,由于当时双边没有什么经济关系,所以公报只提了一下,主要是承认双方在许多问题上的不同看法。他说,唯一的共识是,双方都反对霸权,暗指当时的苏联威胁,可以说,当时两国走到一起是为了共同反对一个东西,也就是当时的苏联。

而现在,佐利克指出,美中双方关系已经相当成熟,不再是为了反对什么,而是为了一致赞成什么才走到一起。

他说:“今天,我们有着一个更加成熟的多层次的关系。《上海公报》的一个基本理念值得我们学习。公报认为应当建立一个战略框架来指导双边关系的发展。为此,公报表示要携手防止双边关系受到公众舆论和临时性的忧虑的左右。1972年的战略框架是反苏,界定我们关系的是我们一致反对什么。但2007年,我们的关系应当用我们的一致赞成来界定。这就是我在担任副国务卿的时候提出‘利益相关者’的概念的原因。”

*增加世界安全繁荣也符合中国利益*

佐利克说,提出利益相关者不是要把中国划入一个特类,而是考虑到中国的规模和中国正在上升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中国和世界其它主要国家在加强和改善现存世界体系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他说,增加世界的安全和繁荣,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不仅符合世界其它主要国家的利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

佐利克认为,在北韩核问题、伊朗核项目问题、苏丹问题和能源安全问题上,中国都不能置身于外,不能说北韩是邻国才愿意出面,而伊朗较远就不积极参与解决问题的努力。他说,无论是伊朗和苏丹或者其它地方,局势一旦失控,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周围地区,也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在那里的投资和资源供应。

*美国可以在多方面帮助中国*

佐利克现在是高盛集团的副董事长。他指出,中国领导人面临严峻的国内挑战。他认为,中国政府在解决国内问题的时候应当采取一种国际的角度,在解决国内问题的同时又加强了中国溶入世界的努力。

他说:“我建议,中国官员和美国同行密切合作把中国的发展和提供进口、服务和投资的机会结合在一起,这将符合两国共同的利益。保尔森领导的战略对话已经提出了这么一个框架。但是,战略经济对话要取得政治上的成功将取决于对话的成功是否能够让人们感到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是互利的,是公平的。”

佐利克提出,在中国发展内地方面,在缩小城乡差别方面,在解决城市化问题方面,在安置移民问题方面,在发展基础设施方面,在开放资本市场和服务业方面,在建立医疗保健体系方面,在发展知识产业方面等等,美国都可以给中国提供帮助。

*保尔森:加快改革步伐有利中国自身需要*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和中国副总理吴仪这个月晚些时候将在华盛顿展开第二论双边战略经济对话。保尔森星期三再次提醒北京,加快改革步伐不仅是保证双边关系平稳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国经济自身利用的需要。

保尔森说:“现在,时间是最关键的,因为我懂得的一件事是,在有利的时候进行改革总是比较容易的。经济强劲的时候,情况表现不错的时候,是进行改革的好时机。我认为,对于中国来说,慢慢改革的风险要大于快速改革。中国经济庞大而复杂,从计划体制转向市场体制的过程中,改革的难度在增加。

“我还要指出的是,中国等的时间越长,改革遇到的阻力就会越大。随着国内银行和投资银行利润的增加和实力的壮大,它们的即得利益越来越大。那些拥有良好资本市场和市场经济的国家最希望的是保存市场竞争而不是强大的竞争个体。”

保尔森还强调,美中关系发展的同时,紧张的因素也在增加。他说,两国国内都有很多人对双边贸易是否真的能够带来好处、这些好处是否能够得到公平的分配感到怀疑,这些挫折和失望的情绪如果不能够得到及时的安抚将会给双边关系的正常发展带来危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