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津巴布韦穆加贝政府继续倒行逆施


主持人:以罗伯特.穆加贝为首的津巴布韦政府吊销了所有非政府组织的执照, 其中包括那些为津巴布韦饥民提供粮食救济的团体。 津巴布韦政府对非政府组织采取行动说明他们在加紧压制和暴力打击独立的声音。 几十个反对派领袖和其他一些人遭到殴打和逮捕。

由于国家经济崩溃, 政府政策失败, 津巴布韦的抗议示威活动越来越多。据人权团体说, 政府保安部队以老百姓、反对派和民权领袖为打击目标,被殴打和监禁的有反对派领袖摩根.茨万吉拉伊。他谴责穆加贝的残暴统治。

茨万吉拉伊:“穆加贝镇压人民,许多人被打得骨折,成为强奸,拷打的受害者,还有很多人死亡。 这就是津巴布韦的现实,提倡和平变革的人不断无缘无故地遭到攻击,这种攻击必须停止。 ”

主持人:穆加贝政府还对国际媒体工作者和外国的外交官进行威胁。 津巴布韦政府的喉舌“先驱报”公开威胁要杀害一位英国外交官, 因为他呼吁人们关注警察虐待被拘留者的问题。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汤姆.凯西对津巴布韦政府打击政治反对派的行径发表评论说:

凯西: “任何人都不应当因为试图聚会, 自由表达观点和谈论政治问题而受到骚扰、恫吓、殴打和肉体虐待──殴打和虐待的情况看来是越来越经常了。我认为, 这种情况再次向国际社会表明了穆加贝政府压制的本质,显示出他们会如何不择手段地阻止人民参与政治进程。 ”

主持人:美国国务卿赖斯把津巴布韦列为严重践踏人权的国家之一。

赖斯:“在过去一年中, 我们太频繁地痛心地看到,尽管人权不言自明,但却不能自行实现, 尽管人类向往自由生活,而且有权享有这种生活,但是他们的愿望却没有得到普遍的尊重。 ”

主持人:美国都采取了哪些行动来影响津巴布韦政府和帮助津巴布韦人民呢?非洲国家应当采取哪些行动呢? 今天我们邀请了两位专家来讨论这些问题。他们是美国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沃尔特.坎斯坦内, 以及自由非洲基金会主席,美利坚大学的经济学家乔治.艾提。 首先请问沃尔特.坎斯坦内,津巴布韦政府在国家闹饥荒的时候把非政府组织赶出津巴布韦,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坎斯坦内:这个迹象表明,我们以前所了解的津巴布韦的多元化体制分崩离析了。非政府组织是最后几个获准运作,而且能够运作的组织之一。现在他们也被关闭了。

主持人:乔治.艾提, 非政府组织被镇压是更大问题的一部份,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艾提:这表明津巴布韦政府越来越惊慌,这个政府是非洲的耻辱。津巴布韦独立已经27年了,但是对大多数津巴布韦人来说, 这个纪念日完全没有意义。 20世纪80年代,我们很多人都把穆加贝视为民族英雄,因为他给人民带来了独立。 可是现在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杀人的暴君。 这不是我们所寻求的非洲自由。关闭非政府组织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是一个绝望的政权为了保住权力而采取的绝望的措施。

主持人:沃尔特.坎斯坦内,你认为这个政权有多绝望呢?

坎斯坦内: 你看看他们的经济就知道了,他们完全无法维持。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率是全世界最高的。 他们的经济实际上处于崩溃之中。 失业率大约在百分之80左右。政治局势已经变成完全的极权主义。 正如乔治所说的,是独裁者统治,所以局势很严重。 人们都上街抗议。我们看到反对派运动的领袖之一摩根.茨万吉拉伊被殴打, 我相信穆加贝政府感到不妙,他们越来越绝望了。

主持人:乔治.艾提, 津巴布韦的经济出了什么问题?经济糟糕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艾提:津巴布韦的经济已经完全垮了。 通货膨胀率高达百分之1700, 是世界上最高的。失业率大约为百分之80 。货币完全不值钱。除此以外,津巴布韦的艾滋病感染率是世界上最高的, 经济管理不力, 这一切都是从强制重分土地开始的, 这样做是否合法,津巴布韦人要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 津巴布韦政府没收了在津巴布韦定居了一些时间的白人农场主的土地。

艾提:是的, 在殖民时代, 有人把黑人的土地拿过来,给了白人农场主。 到了独立的时候, 国家最好的土地中,大约有百分之90 都在占人口少数的白人或是白人农场主手里。我认为这是一个合法不合法的问题, 确实需要解决。 但是穆加贝总统处理得非常不好。 事实上,美国和英国都出钱,希望津巴布韦以自愿买卖的方式来重新分配土地。 比如,英国为津巴布韦的土地重新分配计划提供了六千四百多万美元。

主持人:这些钱都用到哪里去了呢?

艾提:根本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 穆加贝把收购的土地给了他的亲信。 至于真正的人民,很多土地根本就没有分到他们手里。 这个土地计划管理得一塌糊涂。所以我们很多人都说, 穆加贝有20多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他完全辜负了津巴布韦人民,所以现在要换个人来试试。

主持人:沃尔特.坎斯坦内,重新分配土地后无家可归者大量增加, 人们住在临时搭起的简陋小屋里, 穆加贝政府又把这些无处可去、无处可住的人赶出了城市。

坎斯坦内:的确如此, 我们现在看到两大人口现象, 其中之一就是外逃, 大约有三百五十万到四百五十万人离开了津巴布韦,设法逃离绝望的政治和经济局势。

主持人:这些人都逃到哪里去了呢?

坎斯坦内:主要是逃往邻国博茨瓦纳和南非。 有些去了莫桑比克,但大多数人都是往南走。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政府对首都哈拉雷以外的城镇进行清理。 多年来那些城镇有不少非正式的定居点。 因为经济很糟, 人们都住在简陋的住房里, 但是政府的推土机在一个星期内就把这些住房都推倒了。政府决定要清除反对派的潜在据点,结果就造成大约75万到80万人无家可归。

主持人:乔治.艾提,政府想铲除反对派,他们成功了吗?

艾提:第一,政府并没有试图铲除反对派,即使他们企图这样做, 他们也永远不会成功。他们清除哈塔雷的贫民区, 造成80多万人无家可归,这简直就是疯狂。 人们要问, 比如,这些人跟殖民遗产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在设法自救。政府辜负了这些人,清除贫民区完全是出于政治动机, 因为穆加贝怀疑当地居民是支持反对派的, 他就要把这些人赶出城市。

主持人:可是穆加贝一再指责反对派是前殖民势力的代理,他指责反对派主张某种形式的帝国主义。

艾提:这是一顶旧帽子。 每当非洲国家政府在当地变得不得人心的时候,他们就会使出这个伎俩。他们不得不找个理由, 他们通常把反对派说成是受到西方殖民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的支持。这简直就是胡扯。 穆加贝滥印钞票, 国家通货膨胀率高达百分之1700,人们大量失业, 这些都跟殖民主义毫无关系。 穆加贝为自己修筑宫殿, 在马来西亚银行里有一亿美金的存款, 这也跟殖民主义毫无关系。 津巴布韦领导人,津巴布韦政府就是拒绝为自己的失败承担责任。

主持人:我们来谈谈美国目前对津巴布韦采取了哪些行动,以及美国应当采取哪些行动的问题。美国国务卿赖斯说:

赖斯: “我们再次承诺要帮助新生民主国家实现本国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再次承诺要跟那些为自由和权利而斗争的勇敢男女们站在一起,我们再次承诺要让一些政府为他们的行为负责。 这些政府认为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有可无,而不是, 用布什总统的话来说, 人类尊严的不可讨价还价的要求。”

主持人:布什政府特别强调支持民主制度, 强调支持 一些国家的民主反对派,这个政策对津巴布韦是否特别适用呢?

坎斯坦内:简短的回答是:我不确定。 赖斯国务卿对寻求民主和多元化的人表示支持,她说的很好,我们都支持。 但布什政府是如何支持的, 我就不能肯定了。

主持人:艾提,你认为美国对津巴布韦采取了或是应当采取哪些行动呢?

艾提:首先, 赖斯国务卿说美国对缺乏民主表示关注,这很好。我认为国际社会必须谴责非洲践踏人权的作法。 穆加贝是黑非洲的耻辱。我们必须采取强硬的立场。 看看后殖民时代的非洲,他们说,我们要独立, 我们的领袖给了我们独立。 他们从白人殖民统治那里赢得了独立。可是在这些领袖的统治下,一个又一个的非洲国家走入经济萧条。从加纳开始, 还有津巴布韦, 坦桑尼亚和肯尼亚。我们要改变这个记录。

非洲大陆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他们必须扭转经济衰退的趋势。是的,国际社会必须谴责违反人权的作法。 我们曾为自由而战, 可是非洲大多数地方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我的意思是说, 以津巴布韦为例, 那里并没有自由。 不过我个人相信非洲国家必须采取更多的行动,特别是南非。

主持人:我们就谈谈这个问题。南非总统姆贝基说,在对津巴布韦施加压力方面,区域国家所能做的并不多。他还说, 我们的棒子不够大。他是否低估了区域国家对津巴布韦的影响力呢?

坎斯坦内:可能是吧。 但是他是在公开场合低估的。津巴布韦的邻国──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成员,最近在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开会, 穆加贝也出席了会议。显然他们私下进行了会谈, 就政治解决问题对穆加贝施加了压力。 会议结束后,人人都表示要寻求以和平和适当的政治途径来解决问题。

说的都是好听的话。 但是我希望他们在幕后规定了严格的日期, 明确地向穆加贝提出了某种期限。我希望我们在今后的几个月里会看到津巴布韦的邻国提出的一些确实和艰巨的目标会有结果。

主持人:南非总统姆贝基说, 解决津巴布韦的问题就要集中关注未来新的选举。 津巴布韦反对派领袖茨万吉拉伊对选举前景的看法是:

茨万吉拉伊:“反对派连续遭受打击, 你怎么参加选举呢?没有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媒体被禁, 在这种情况下, 你怎么参加选举?管理选举的机制本身被军事化了, 你怎么参加选举?”

主持人:艾提, 你认为津巴布韦开放空间,举行自由竞争选举的可能性有多大?

艾提:这种可能性是零。 我认为姆贝基总统不够真诚,推翻津巴布韦暴政的机制应当同南非取消种族隔离制度所采取的机制是一样的。

主持人:那要怎么做呢?

艾提:我们非洲有自己解决危机的方式。 在村里,村庄的头领会召集村民开会,把问题提出来, 人们通过辩论达成共识。现代化以后,这种方式 就演变成主权全国会议。 贝宁就是用这种方式建立了民主制度。 南非也采用了这种机制,南非的机构被称为民主南非大会。 各政党和公民社会各阶层的代表一起开会,就如何让国家更进一步达成共识。 我们在津巴布韦也需要同样的机制。 南非总统姆贝基试图把这个方法推销给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现在是时候了, 他也应当把这个模式推销给邻国津巴布韦。

主持人:坎斯坦内,你认为这类模式的前景如何?

坎斯坦内:我认为茨万吉拉伊的话是对的。如果没有多元化社会的机制,怎么能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呢?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政党权利,人们一聚会就受到攻击──不管是政治聚会还是什么别的聚会,他们就会被逮捕, 被投入监狱。 所以我认为津巴布韦能够在目前的统治下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是很牵强的想法。

主持人:艾提,美国是否能采取更多的行动,进一步对津巴布韦施加压力呢?

艾提:美国可以采取更多的行动,但不是直接地,而是,比如说,通过非洲联盟来采取行动。 美国还可以通过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来施加压力, 因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部份预算来自西方。 西方捐助国可以对他们施加压力。

主持人:坎斯坦内, 你认为联合国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呢?

坎斯坦内:联合国的确可以发挥作用。 事实上,我希望安理会能着手处理津巴布韦的问题。我们看吧, 新上任的联合国秘书长也许能办得到。

主持人:艾提,津巴布韦的反对派受到政府的打击, 他们有没有争取进展的空间呢?

艾提:前景很渺茫, 因为穆加贝控制各级权力。 公民社会必须有某种自由空间才能生存发展,而要有自由空间就要有自由和独立的媒体, 这是第一。第二,还要有中立和专业的保安部队,这样人们才能上街, 向政府请愿, 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抗议,而不会被警察殴打。津巴布韦没有这些,甚至对言论自由缺乏基本的尊重, 根本没有言论自由。 穆加贝应当看看非洲联盟宪章中有关人权的内容。第九章说的就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津巴布韦也是宪章的签字国, 为什么还要践踏这些权利呢?

主持人:坎斯坦内 ,你认为津巴布韦反对派应当采取哪些战略来传播他们的声音呢?

坎斯坦内:我认为津巴布韦反对派依靠的是外来的帮助,特别是邻国的帮助。 茨万吉拉伊到南非访问, 希望南非人和津巴布韦邻国的领导人能保证为津巴布韦的政治反对派开拓空间,能保证提供这种空间的只能是津巴布韦邻国的非洲领导人。 我认为这就是茨万吉拉伊的策略和希望。 目前这是他所能依靠的最好的策略。我们希望邻国领导人采纳他的意见, 起而应变,为他们提供这个空间。

主持人:艾提,你认为津巴布韦的局势在朝哪个方向发展?

艾提:我们正在设法动员国外的津巴布韦人,组建津巴布韦变革联盟。我认为国外的津巴布韦人能够向国内反对派提供资源和建议,从而在促进变革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希望看到津巴布韦和平变革,不希望它像卢旺达、索马里、布隆迪或是利比里亚那样出现大的动乱。

XS
SM
MD
LG